为什么必须救民营企业?
老九论财经 2018-12-06 10:55:00

如果不是股市上大面积的爆仓风险,民营企业可能很难得到当前如此高的关注度。

几个月前,人们还在讨论“国进民退”,讨论民营经济是不是完成了历史使命,现在到了该离场的时刻。忽然一夜之间风向全变,民营经济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政策关怀。

来看看近期的民企都享受到了哪些待遇?

为了解决上市公司的爆仓风险,地方政府和金融机构成立各种类型的纾困基金,规模超过4000亿元。

为了帮助民企在银行获得更多贷款,银监会主席郭树清提出了一个“一二五”的计划,在新增的公司类贷款中,大型银行对民营企业的贷款不低于1/3,中小型银行不低于2/3,争取三年以后,银行业对民营企业的贷款占新增公司类贷款的比例不低于50%。

为了解决对民营企业的乱执法问题,司法部长傅政华表示,对民营企业经营中的一般违法行为,“可以通过说服、建议、协商等手段解决的,要以教育为主。”

为了解决民企被拖欠账款的问题,李总理表示,“要抓紧开展专项清欠行动,切实解决政府部门和国有大企业拖欠民营企业账款问题。”总理还表示,“不论是政府部门还是国企,都要坚决杜绝拖欠民营企业账款。政府部门这样做更是有违‘人民政府为人民’的基本职责。”

如果对中国民营经济发展的历史有所了解就不难发现,目前这一轮对民企的政策扶持,可以算是有史以来民企享受到的最高礼遇。而换一个角度来看,当前民营经济受到的扶持力度越大,反过来越说明当前民企遭遇的困境之深。

新中国成立以来,民营企业一直在夹缝和争议中艰难成长。直到1987年,私营经济才首次得到官方的正式认可,当年的十三大报告指出:“私营经济一定程度的发展,有利于促进生产,活跃市场,扩大就业,更好地满足人民多方面的生活需求,是公有制经济的必要的和有益的补充。必须尽快制订有关私营经济的政策和法律,保护它们的合法利益,加强对它们的引导、监督和管理。”

在获得合法地位之后,民营经济开始高速发展,在中国经济的体量中很快就超过了国有企业。对于民企的重要性,最常引用的数据是“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国内生产总值,70%以上的技术创新成果,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企业数量”。那么,一直高速增长,在中国经济中超过半壁江山的民营企业,为何突然呈现崩塌之势呢?

丁集镇里的婚纱作坊(黄宇摄)

时间推回到2016年,民营经济发生了两件重要事件。

这一年,高速增长的民间投资突然出现了断崖式下滑,以至于国务院不得不派出9个督查组奔赴18个省市考察,以检查各地是否出现了阻碍民间资本准入的情况。

另外一件事情是,民营企业的利润增速突然被国企反超。在过去很长时间里,民企的利润增速都是远超国企,但是在2016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国企和民企的利润增速分别是6.7%和4.8%,到了2017年,国企的利润增速更是达到惊人的45.1%,而民企只有11.7%,国企对民企实现了全面反超。

有了这两件事情的铺垫之后,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今天会有大量民营上市公司在股市上面临爆仓风险,其实问题并非始于今日,早在两年前就已经埋下了种子。

插图:吴怡凡

那么,2016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会使得这一年成为民企命运的分水岭呢?

2016年,供给侧改革开始推进,尤其是去产能,成为供给侧改革的重中之重。在去产能的过程中,很多被处置掉的过剩产能都由民营企业来承担。原冶金部副部长赵喜子就曾经表示,“全国去除4500万吨钢铁产能的任务,河北省占了三分之一,在河北去除的1600万吨钢铁产能中,97%是民营企业的产能”。当大量民企被迫退出市场,自然也就会出现投资和利润增速大降。

大量过剩产能被清理之后,长期困扰中国经济的产能过剩问题得到缓解,上游原材料得到了释放的动力,煤炭、钢铁、水泥等开始大幅涨价。我国的上游行业多为国有企业所垄断,而民营企业主要集中在下游产业,因此,上游原材料价格大涨,使得国有企业成为主要受益者。2017年,中石油的净利润同比增长了189%、宝钢股份净利润增长了111%,中国神华的净利润增长了98%。相比之下,下游的民营企业则承受了较大的成本上涨压力,利润空间受到挤压。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国企的利润增速会大幅反超民企。

当然,民营企业自身的盲目扩张,也在很大程度上加剧了困境。从统计数据来看,国有企业近年来的负债率出现下降趋势,但是民企的负债率不降反升,这说明在国企降杠杆的同时,很多民营企业反而在逆势加杠杆。很多民营企业盲目扩张,在主业之外进入房地产等高回报产业,一旦市场环境发生变化,就会出现资金链断裂的风险。

经过这一轮前所未有的拯救行动之后,预计民企短期之内的资金问题应该会得到控制,风险继续升级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不过,民企的融资难和市场准入等顽疾也很难在一夜之间就得到解决,如果目前这场纾困行动不能解决长期性的问题,而只是一场运动式救援,未来民企可能还会重陷困境。

对于中国经济而言,民营企业的重要性早就超过了半壁江山,假如民企崩塌,中国经济将会怎么样呢?

从GDP来看,民营企业对GDP的贡献超过六成,如果民企大面积崩塌,中国GDP将很难保6,甚至更低。这几年国有企业虽然利润大增,但是依靠上游涨价带来的增长模式很难持续,中国对原材料并没有太大的定价权,如果原材料价格回落,上游垄断国企的利润随时会下滑。仅仅依靠国有企业很难止住经济下滑的势头。相反,如果民企能够重现辉煌,或许是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一线希望。

民企对中国最重要的贡献来自于就业,贡献了高达80%以上的城镇就业。就业稳定是社会稳定之源,从这一点来看,民企对就业贡献的意义甚至远超对GDP拉动的意义。

中国民营企业吸纳就业的能力远超国企。对当前中国而言,如果仅仅是经济增速放缓,这样的压力还可以应对,但是如果出现大规模失业,才是真正的风险。上世纪90年代的下岗潮,当时的民企为分流下岗员工起到了重要作用。时隔20年之后,失业压力再度隐隐出现,和上一次相比,当前的中国经济更需要民企挺身而出,为就业和社会稳定再次做出贡献。

改革开放40年,已经证明了“民企兴则中国经济兴”,相反,民企如果崩塌,无论是经济增长还是社会稳定,都会遭遇重大挑战。

254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j998_)
标签民营企业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1299)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