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公司,靠捡垃圾2年赚了近1000万
网络综合 2018-11-15 10:19:58

想必大家都能真真切切感受到,我们赖以生存的环境已经糟糕到惨不忍睹的程度。

今天要讲的这位创始人就是个一意孤行的行动派,为了改善千疮百孔的环境,他毅然决然地辞掉了几十万年薪的微软工程师工作,开了一家垃圾公司。

他就是绿色地球的创始人汪剑超。

80后的汪剑超话不多,做事清晰、沉稳。他没料到自己的职业生涯里会出现“超级破烂王”这个环节。从中国科学院软件研究所毕业后,他进入微软中国,担任研发工程师和产品经理5年。他认为,“改变世界可以不指向某个遥远虚幻的群体,我想看看自己能伸手为身边人做点什么小事。”

他辞职前的工作环境是这样的

辞职后工作环境却是这样的

即便是工作环境存在大的落差,但汪剑超依旧不管不顾,一头扎进垃圾堆里,因为在北京市周围有500个垃圾场,每个垃圾场都深入地下100米还被堆成山。

长久以来,人类处理垃圾主要有两大手段:填埋和焚烧。显然,这种做法懒惰且不够聪明,捉襟见肘的城市用地和穷凶极恶的空气污染便是证明。

如果用装载量为2.5吨的卡车运输这些垃圾,卡车连成一串能绕三环路一圈。

诺大的北京

已经被几百个垃圾场团团围住

显得孤立无援

汪剑超花了8年时间处理了上亿吨垃圾,将垃圾填埋和焚烧率从90%降到了20%。

最酷的是他还找到了一种新鲜的商业模式,可以一边美化环境,一边大把大把赚钱,每年公司至少盈利上百万。

辞掉微软高级工程师去捡破烂,别人都以为他脑子进水了。

在和垃圾打交道之前,王剑超有着令人羡慕的学霸人生,中科院研究生,高级工程师,几十万年薪,高端外企,无数精英标签贴在他身上,但他却突然决定辞职捡破烂。

但由于身份的反差太大,老婆和家里人怎么也无法接受,怎么会有这种“不靠谱”的念头,但发现汪剑超是认真的,无论如何都要辞职,他说主要原因说两点:

第一,对下一代未来生存环境的担忧,妻子怀着孕吸着霾的时候他难受,皱着眉看完纪录片《垃圾围城》时他难受,他不想让女儿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也不想自己得过且过。

第二,偶然发现国外有可复制的商业模型。时国外出差,发现美国和日本的民众很自觉,垃圾分类做得非常仔细,专业的垃圾处理公司也能赚很多钱,他就开始关注这一领域。

“其实90%的垃圾都可以回收,现在却全浪费了,就像干净的水白白流走。如果中国人把每天上万吨的垃圾从源头认真分类,把有用的垃圾进行回收,创造的商业利润也一定相当惊人。”汪剑超说,开一家利国利民又能赚钱的公司真心令人心动。

时机成熟后,2011年,汪剑超放弃舒适生活,放弃优秀事业,选择在成都创办中国第一家专业从事城市生活垃圾回收及资源化的企业,决定身体力行,为垃圾分类探索一条可行的商业化道路。

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汪剑超最开始的灵感,源自美国一家名叫“再生银行”(Recycle Bank)的垃圾公司。2004年1月17日,美国费城最贫穷的社区West Oak Lane门口,突然竖起一块巨大的广告牌:“我们离星巴克有多远?——10磅垃圾。”

这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广告,后来成为美国环保产业的里程碑。住户每投递10磅可再生垃圾,“再生银行”即向住户支付5美元,划入专门开立的银行卡,住户可用它在参与该计划的任一商家消费。

绿色地球为“再生银行”的聪明机制设计了更接地气的中国版:为每户开设账户,详细指引垃圾分类,把回馈绑定在积分体系上。居民每投递100克可再生垃圾积1分,用积分可以兑换小至香皂、电影票,大至手机等生活用品,一块除菌香皂可用100克可再生垃圾兑换。

如果小编没记错

乔布斯和Uber创始人都捡过垃圾换钱花

汪剑超的绿色地球通过返现金和生活用品的形式鼓励民众做垃圾分类,分三步:

1.居民把垃圾分类后,在袋子上贴上一个二维码贴纸,这个动作为它赋予了某种独一无二的身份感——一个条形码对应一个家庭账户。

2.把垃圾投递到专用垃圾箱,方便称重扫描。

3.每月居民可以在手机上查看垃圾的积分,定期兑换礼品或返现,现在的成都一到周末,很多小区居民已经养成习惯,排队拿着大件垃圾在楼下边唠嗑边兑换积分。

看起来很顺利很简单,但在中国做垃圾分类却相当不易,常常吃力又不讨好。

第一,大家不知道怎么分类。“绿色地球”项目刚开始时,创始人一年365天,每天都带着团队在小区楼下摆摊宣传,常常累得口干舌燥,但换来的不是冷嘲热讽,就是爱答不理。

小区大妈们不仅不理解,还把他当成传销,当成故意获取用户信息的诈骗公司,搞得汪剑超很是无奈,“虽然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但每次去宣传心理都都很受打击”。

第二,在中国做垃圾分类,需要从头开始。大部分西方国家、日本和中国台湾省,扔东西得付钱,收垃圾能赚钱。一袋垃圾会被老百姓自觉分成二十类,而且每一类都有专门的厂家负责加工回收,但中国人却连垃圾分类的观念都没有,更没有产业链,一切都需要从头打通。

更可怕的是,做这个项目超级烧钱:定制专业垃圾桶、买十辆收运车辆、建分拣流水线、开发垃圾追踪系统、发工资。。。作为一个理工男,汪剑超基本承包整个研发工作,已经很省钱好不,但前期投入就像无底洞,花个100万却连个水花都看不见。。。

有一天,70个员工等着发工资,供货商追着要钱,汪剑超着急上火,最后老婆回家拿出了自己全部的私房钱。汪剑超在央视采访视频中讲到过这段,眼泛泪花,说内心最对不起的人就是默默支持自己这么多年的家人。

但是,天无绝人之路,就在团队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成都锦江区政府帮了他们一把,拍板花400万买了他们一年的服务,让他们在一个区先做试点,不仅解了燃眉之急而且有了政府做背书宣传起来顺利多了,这次咱不黑政府。

靠着政府救济的400万他们扛下来了,8年时间里越来越好,成都已经有63万户家庭参与到垃圾分类,公司已经实现盈利,虽然相比起14亿人口微不足道,但垃圾是宝贝的观点开始在这座古老的城市里生根发芽。。。

2008年至2014年4月,绿色地球用不到6年时间,将服务扩散至成都市锦江区107个小区,共计57000户居民家中。如今,绿色地球每天收运垃圾超过3吨,其中可再生垃圾率超过90%。公司网站首页滚动刷新着垃圾回收背后的隐形价值:相当于少砍伐8740.58棵树,节省石油15845.23桶,减少二氧化碳排放8445.68吨。

8年来绿色地球让人们看到了行动的力量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河。如今不仅成都人民知道了绿色地球,全国各地很多人都在关注这个组织,关心他们过得好不好,关心他们有哪些问题需要帮助,并且天天在微信后台摇旗呐喊,呼唤他们开到全国!!你们感受下:

前几年接受央视采访时,汪剑超说希望用十年时间,让1000万家庭参与垃圾分类。小编想说,十年才1000万人步子太小,难道不应该是14亿人都加入嘛,这样的企业早就该开遍全国每一座城市!希望这家公司,早日带着全中国大妈赚垃圾的钱。

一包垃圾的再生旅行

这是一包体重240克的垃圾。它由两本杂志、几个塑料瓶和一叠利乐牛奶包组成。此刻它静静躺在成都市锦江区比利华小区田阿姨家中,即将开始一趟与其他垃圾同类大相径庭的旅程。

出门前,它被田阿姨贴上一张二维条形码——这个动作为它赋予了某种独一无二的身份感——一个条形码对应一个家庭账户。小区里一只灰色的垃圾桶专门负责接收这类已经被居民细致分类的垃圾。

“嘀”一声,它的体重被计算出来,换算成积分,自动计入田阿姨的账户。当天夜里,它与3吨回收垃圾一起,出现在锦江区边缘的某个半露天垃圾场。这个垃圾场挺干净,像一群有整理癖的人横扫过的平原,纸和纸、塑料与塑料、金属同金属整齐扎堆,组成势均力敌的小山头。田阿姨家垃圾的身份再一次被扫描录入,在分拣线上最终各自找到同类。几天内,它们将分别被送往成都某纸厂、塑料厂和牛奶厂,重获新生。

这个颇像“卖废品”又与之截然不同的自助式垃圾回收体验,是绿色地球最为重视的链条。

“绿色地球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刷新与扔垃圾有关的一切用户体验。”公司总经理李力说。

田阿姨家如今累积了4199分,已投递419.9公斤可回收垃圾。田阿姨向记者展示成果:“每月底会收到一条绿色地球的短信,显示当月我家累积的可回收垃圾重量。以前有用的垃圾,觉得可惜,又不得不扔,有心无力。”田阿姨的焦虑正被一种可量化的成就感取代。

过去的那么多年,

我们应对垃圾的态度,

比垃圾还要糟糕。

trash is cash 垃圾就是金钱,

别说你想改变,但是你什么都没做!

人生有限,但创造的价值可以无限。

664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j998_)
标签环境  商业模式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4891)

商界朋友
商界朋友2018-11-22 15:21:39
谁有这个老板的联系方式?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