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失败不以基因定论
洪波 2018-11-12 16:01:59

互联网产品的失败,很多人归因于基因问题,然而对用户需求的错误认知才是其失败的主因。

10月18日,Path的所有服务正式关闭,这个运营8年的产品至此画上句号。

而不久前,Google也宣布将于明年8月彻底关闭个人版Google+服务。Google+晚于Path半年发布,和Path一样,瞄准Facebook的“错误”和“软肋”,旨在提供更可靠、更安全的社交服务,却也像Path一样,在其生命的第8年彻底关闭服务,不免令人唏嘘。

不少人会提到基因问题,Google没有社交基因,所以做不好社交产品。类似的,阿里巴巴没有社交基因,所以做不好来往;腾讯没有电商基因,所以做不好拍拍;百度也没有电商基因,所以做不好有啊。

假设Google+的失败真的是因为Google没有社交基因,那么Path的失败又是因为什么呢?Path的创办者戴夫·莫林可是Facebook的早期高管,也是Facebook平台和Facebook Connect的联合创建者。

关键还在用户需求。Path并不是一个基于用户需求的产品,而是一个基于某种观念的自以为是的产品,对其需求场景的错误判断是其失败的主因。

Google+也差不多,其意在撕开Facebook的铁栅栏,同时为Google的产品架构添加至关重要的社交层。不过Google打出的旗号却是让社交更私密,把不同的好友放进不同的“圈子”。Google想用互不干扰的一个个“圈子”,重建用户的互联网关系链,但很多时候圈子的界限实际上是模糊的。就像大部分人的书架不会像图书馆那样分类放置,井井有条。就算一开始是分类放置的,但要不了多久就全乱套了。

Google希望我们的好友列表是有序的,有组织的,但无序才是我们生活的常态,有序反倒是反人性的。

Google巨大的用户规模和产品矩阵,让它导入用户相对容易,但让用户持续使用,就难了。

用俞军的用户价值等式来表示:用户价值 =(新的体验-旧的体验)-替换成本。

Google+带来的新的体验,并不见得比Facebook旧的体验更好,可是替换成本却极其高昂。原本在1个平台就可以保持联系,现在需要用2个平台,显然不符合用户习惯。

因此,Google+的失败,跟Google有没有社交基因毫无关系,而是因为Google+从来都没有提供一个比Facebook更好的产品,同时社交网络的转换成本高到无法承受。

同样的,阿里巴巴把来往做砸,不是因为阿里巴巴没有社交基因,而是因为它用它习惯的大促、拼命刷存在感、高调PR等手段,去推一个必须靠用户主动拉动的东西,并且这个东西必须比微信做得更好、更细致,才稍微有点机会。

在社交战场上,后来者往往是急功近利、没有耐心的。他们渴望一招制敌,渴望后来居上,然而这从来都是妄想。

按说有社交基因的腾讯,不该把微博、微视做死才对。可事实是,微博、微视这种社交化媒体,腾讯从来都没做好过。

同样,子弹短信冲进社交会否成为微信的威胁?我的看法是没有一个产品是因为做了另外一个产品的精简版而成功的。

很多时候,我们会觉得某个产品功能太多,过于臃肿,但恰恰是这些臃肿的功能,才是真正让我们无法割舍的。产品的简洁,让人喜欢,但你不会真的长期使用它,更不会依赖它。

现在不是可以再做一个即时通信工具的时候了,综合社交产品,做第二名是没有意义的。因为第一名几乎满足了所有用户的所有需求,第二名无漏可捡。

罗永浩说:“子弹短信在特定的需求领域里转化几千万甚至1亿用户是没问题的。在通讯工具里拿到10%~20%的份额,可以做成几十亿甚至上百亿元估值的公司。”他未免过于乐观,Google+曾经比他更乐观,也曾经比他看上去机会更好,结果是拖了8年才承认失败。

[编辑 周迎 E-mail:sjplzy@163.com]

6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社交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48)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