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周其仁、张维迎等深夜聚议专车管理办法
王南山 2018-10-30 08:39:48

  题记2015年10月16日晚,北京大学朗润园致福轩,一场关于交通部专车新规意见稿的座谈会举办。周其仁、张维迎、薛兆丰等十多位顶尖学者云集。会议亮点是“不请自来”的交通部党组成员、运输司司长刘小明,及随行的意见稿执笔者和两位相关专家。这样的嘉宾构成,让现场讨论有了争鸣,也使得这场座谈会成了自意见稿公布后最高规格的“华山论剑”。

  10月9日,改革先锋杜润生的离世,让北大校内的朗润园弥漫着一股忧伤的气息。

  朗润园居鸣鹤园、镜春园之北,万泉河之南,现为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办公场所。朗润园被称为中国学术界的“少林寺”,网罗了一大批“武功高强”的经济大师,在中国的经济界各领风骚。在粮食、土地、农民工、住房、交通出行等几乎所有关系国计民生的重大决策中,都有朗润园发出的声音,让这里成为受到高层领导瞩目的国家决策高级智库之一。

  10月16日晚,参加交通部专车新规意见稿研讨会的专家包括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张维迎、薛兆丰,工业和信息化部电信研究院政策与经济研究所副总工程师何霞,东南大学交通法治与发展研究中心顾大松等。

  会议的亮点是,交通部党组成员、运输司司长刘小明也亲临现场。“今天是我们主动要来的,因为看到了网上的报名...我觉得到这个地方来听一听,肯定会有很多的收获和启发。”刘小明司长表示,部里注意到北大座谈会的网上通知,所以虽然没有收到主办方邀请,也特地赶来参加。其随行的还有交通部出租车管理处处长王秀春(意见稿执笔者),广州市交委客运管理处处长苏奎及交通专家徐康明。

  作为座谈会主持人的薛兆丰教授,在会议伊始做背景介绍时就直言,意见稿是为专车量身订作的六大杀手锏,从登记管理、车辆性质、数量管控、价格管制、劳动关系、市场占有率控制等方面使得专车丧失发展空间。他甚至直言不讳的说:“我也要感谢交通部在这个时候公布这样一个管理办法,让我们有机会用(推动改革的)实际行动来悼念杜老。”

  何霞副总工程师从“社会需求”、“市场治理”等方面论证专车出现的必然性,提出政策制定者要明确监管目标。她认为从消费者的利益、产业的发展两个监管目标看,意见稿还有修改空间。价值中国联席会会长张晓峰认为,“互联网+”改变了商业运营模式,改变了社会治理的基本逻辑。在这一背景下,尊重人性及其意愿是最大、最根本的逻辑。在“互联网+”的时代,政府既不应该是旁观者,也不应该是主导者。

  国家发改委城市中心综合交通规划院院长张国华认为,在“互联网+”下,可能在不同的地方也出现了这样那样的问题,可能存在这样那样的不确定性。“不确定性就是我们可以冒险,冒险成功了那就是我们的创新。”他认为,对于这种不确定性,应该非常坚决、积极地去拥抱它、克服它,而不是通过计划经济的手段将其扼杀在萌芽之中。

  国务院研究室原工业交通贸易司司长唐元表示,应以提高群众对城市交通满意度为目标,进一步明晰网约专车规范的思路,明确网约专车为出租车,完善法规、制订标准、出台政策,规范地方政府的行为。中国政法大学朱巍副教授表示,他认为法律和权力对像专车这样的互联网+的新生事物应该持有五个基本的谦逊,让消费者和市场去选择,而不是政府替代他们来进行选择。

  中国政法大学王军副教授表示,如果交通运输部的意见稿按照目前的规范生效,就把很多人们认为是正当的活动宣布为非法营运。法律的制订要想清楚怎样去处理发生的法律后果,不然很容易陷入“制订了法律,但是没有人真正去尊重这个法律”的困境。顾大松说,网约车和出租车应该区别对待,不应把网约车放在出租车领域进行管理。同时,网约车发展和出租车改革的路径应当是,包容一定程度的自发探索,从运营模式、服务形式、所有制形式、治理方式等四个方面进行联动改革。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吴一兴说,专车“重在专属”,不是另一种出租车,而是城市出行方式的有机组成部分。“对于一些偏远地方,可能出租车司机是绝对不愿意去的,但是专车出于他的临时性或潮汐性的特征,它可以满足更广、更深入、更细分化的市场”。汪涌律师说,政策制定部门要倾听民意,在看不准的情况下解决具体的问题,可以先让各个地方去试行。这样经过一两年之后,也许可以摸索出一些行之有效的方法,一些地方也可探索出一些成功的经验,或者把一些问题都曝露出来了。这时候再把利益的机制调整好,这样会更好一些。

  笔者朋友圈里,一位现场旁听的记者调侃道,这样火药味的建议,是否让现场列席的交通部童靴如坐针毡。就笔者在三米开外的中距离观察发现,刘小明司长在会议过程中一直认真聆听专家们发表的意见,并不时记述。

  专家们的“呛声”,相关部门也有话要说。座谈会的“争鸣”由意见稿执笔者王秀春处长向主持人薛兆丰“亮牌”开始。“我有一个请求,你刚才‘批判’了我十分钟,我也申请有相应的时间(回应)。”王秀春用三个信息不对称说作为自己的辩解:其一,专车意见稿只是出租车改革意见稿的组成部分之一,应整体看待;其二,交通部并未简单否定“上海试点”,而是看到其积极作用和意义;其三,交通部面对专车这个新生事物也在摸索,而且此次对顺风车、拼车等实际上留下监管余地。

  随后,刘小明司长也回应称,在改革的过程中,肯定会有不同的声音。意见稿其实给了专车一个合法的地位,但应该实行什么样的准入机制、什么样的价格还是需要考核。他说,新的业态给老百姓出行带来很大的便利,但也存在问题,比如专车可能带来的城市交通拥堵。尽管各方提出“让子弹多飞一会儿”,但如果太晚推行管理,专车会“积重难返”。

  刘小明认为,目前很多国家对专车采取完全禁止的态度。但交通部对专车整体上是持包容的态度,这也是一个在听取多方观点之后的结果。“改革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刘小明强调,新旧业态并不是势不两立,而是旧业态汲取“互联网+”的过程。

  张维迎、周其仁对前述学者、官员的发言做最终评述。

  座谈会从晚上7时,一直持续到10时30分许。

  【专家观点】

  张维迎

  1、互联网专车是创新,是好事,但这个《暂行办法》如果按照现有内容真正实施,则各方推动创新、发展新业态的好事就做不成了;

  2、不要与消费者为敌。政府制定政策法规,归根结底是要保护消费者的利益;

  3、要尊重商业自由和生产者权益。如果我们按照马车夫的利益来约束汽车的话,我们就不会有汽车了;

  4、竞争是最好的监管手段,市场是靠声誉机制来维持秩序的。专车并非必须改变车辆性质(从私家车到营运车辆)才能保障营业的安全。关于司机的资格问题,我敢打赌,没有交通部的规定,这些专车公司自己会写出更严格的规定;

  5、关于意见稿中出租车经营管理费用的相关规定,这个初心当然是好,但应该认识到这跟管理是相矛盾的。网络约租车平台的出现,可能会消灭传统出租车行业长期存在的权利寻租积弊。

  周其仁

  1、公共交通的主要敌人不是出租车,对手是私家车。如果没有良好的公共出行服务,大家就不得不自行购买私家车,反而增加拥堵;

  2、专车新规不要急急忙忙出台,使很多专车一下变成法律地位不明,把一批人现在从事的职业轰到非法范围当中去;

  3、传统出租车模式是解决不了有效的出行服务要求的,内生矛盾就是这样。网络约车真是天下掉来一个帮助克服这问题的方法。专车的司机他不是全职,专车炒到现在最有价值的就是的司机不是全职,而是有弹性的;

  4、我本来希望(交通部)不要发这个意见稿,但是今天听起来,你们可以发一个指导性的文件,来鼓励创新探索,鼓励各个城市针对不同情况探索最合适的模式,然后过段时间交通部来总结,看哪些地方做得更好,约定个时间来进行全国的经验交流,同时可以委托学术界、新闻界进行第三方评估;

  5、抓住重点城市化高速进行当中的出让它变得容易,探索一个中国的低碳方便公共交通为主这是个大局。在这过程当中,非正规的有弹性不管价格网络约车公司,我觉得是非常值研究的搞不好会把一百多年来出租车没有解决的问题,利用这个手段就了。

  6、《暂行办法》如何无论要简化一点,把里面最有争议的几条不要推出去。上海两级管的方法也可以试,出了问题找当地政府,找上海交委,你们是他们的上级。但上海如果做出经验那就变成了全国经验的组成部分,有何不好。

1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专车  管理  办法  交通部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