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多多:企业家的“本分”
人造天堂 2018-10-26 08:48:55

金秋十月同期发布两份企业家榜单,对比很是耐人寻味。

一份是胡润财富榜子榜《80后富豪榜》,又包括白手起家和财富继承两部分。一份是全国工商联发布的《改革开放40年百名杰出民营企业家》。

在胡润白手起家榜名列第一的是饱受争议的拼多多创始人黄铮。据说拼多多要求员工的价值观是本分,这两份榜单也促使我们思考,企业家的本分是什么。

胡润榜的排名标准是即时财富值,黄铮的财富主要来自拼多多上市的估值,其估值又来自短期刷出的GMV数据。胡润榜创立20年来也饱受争议,竞争失败尚属商业的常态,有两位数的上榜富豪身陷囹圄。导致富豪们有的趋之若鹜,有的避之不及的怪现状。 胡润江湖人称榜爷,游走于豪门,本人也曾因牵涉上市公司造假,被证监会罚了五万块钱。

而40年百名民营企业家,有一些不是那么富有和著名,另一些耳熟能详的名字没有上榜,却有傻子瓜子创始人年广久,今天来看算不上大企业家,但在关键时刻推动了历史。当然,改革开放40年这个前缀已经表明,这份榜单的评价标准与胡润榜截然相反:长期价值和社会价值。

40年来企业家的路数无外乎两条,一种做增量,成功溢出。经济学所说的外部性,带动行业、商业和社会成功,掌握核心技术、创新商业模式和生态,推广一种生活方式,甚至推动体制变革等等,社会早晚会给予物质和精神的回报。

另一种钻空子,各种空子,人性、体制和行业机遇的。空子是外部环境赋予的,并且钻空子的心理,总是想方设法把成本扔给环境,也就是负外部性。当然社会也早晚会加倍地报复。

就是急功近利的胡润榜,如果把眼光放长远,综合对比二十年来的榜单,也能看出趋势。那些有溢出的企业家,财富更稳健持久,而钻空子的如过江之鲫来来去去。但钻空子短期成长地更快,对做增量的企业家构成逆淘汰,尽管他们最终也会被淘汰。

拼多多显然属于后者。其短期GMV的爆发,正好打了一个电商基础设施已齐备,而三四线城市消费升级将发未发的空档。黄铮自己也毫不掩饰:“感谢阿里前面十年给中国电商行业的极大贡献,快递、支付、电商的基础设施,我们都得益于阿里。”

如果没有拼多多,三四线城市的消费升级将以一种稳健的方式展开。随着收入水平提高,基础设施的延伸,最终赶上一二线城市。实际上各大平台、品牌都在部署。但半路杀出个拼多多,裹挟大量山寨品牌严重地阻碍渠道下沉,这些黑工厂以商标外观高仿知名品牌著称,以致于网友给这家公司起了一个“并夕夕”的外号。

另一方面,拼多多鼓励一种无视质量,仅仅追求从众和沾便宜的心理的消费文化,一种最畸形的

消费文化,使得消费水平停滞。如同文化产品消费,消费升级不只是产品升级,也是消费者升级,要有识货的眼光。

正如段子所说,拼多多只是重新定义了穷人:价格敏感型用户。

国外一项关于“穷人为什么穷”的研究表明,穷人总是将有限的资源全部消耗在眼前,不能投资长远。这既有外部压力的因素,也有自身局限的因素。

理解这个后,估计也就能理解拼多多所谓的本分。本分在封建社会是用来约束下人的,下人只能被动承受,而对拼多多来说是主动的选择,满足于这种低水平的商业模式。并且用来要求员工,员工平均的消费水平和消费观,总是高于拼多多的用户。身在互联网行业,谁没受过乔布斯的激励,还有外部的舆论场,上网总要被人嘲笑,很难认同这种商业模式,拼多多用本分来麻痹员工。

轻松获得的值,让黄铮产生了不切实际的幻想:“在现在的营业额基础上再翻两三倍,接近行业头部企业,成为行业第二名,甚至第一名。”但靠借来的势总是有限的,说明黄铮并没有真正地理解自己所说的“感谢阿里”云云,他和他所操纵的消费者一样,只看见有便宜可占而沾沾自喜,看不到长期搭便车只会构成瓶颈。

熟悉商业史的老人会联想起一家叫三株的企业,参考吴晓波《大败局》,当年如何预测自己的增长率。还有一本叫《货币战争》的奇幻小说,罗斯柴尔德家族二百年前的300万美元,按年收益6%增长,现在有60万亿美元。

看到拼多多这么接地气,如果你想当然地以为黄铮是卖保健品或成功学出身,那可大错特错。黄铮有一份金光闪闪的履历,淅大毕业、海归、曾任职谷歌,完全不属于拼多多的用户那个阶层。

海归创业是争论已久的话题,通常被认为太清高,所以失败者居多,但一旦想通了放下身段,你可以看到他们的底线有多低。但他们掌握的手段比本土派有力得多了,相应对社会的毒害也大得多,中国自1840年以来的痛苦,大多与此有关。

胡润榜主打的标签是80后,年轻创业者和海归创业者的黑化也有相通之处。贾樟柯最近的电影《江湖儿女》里面,黑社会的老一代发生纠纷,还要请关二爷来仲裁纠纷,而年轻一代为了上位,完全不讲规矩。

拼多多不只借了产业的势,还有社交引流。

可谓东食西宿,业界也有人士犀利地评论,拼多多不过是腾讯养的“一只电子宠物”。众所周知,腾讯在电商领域屡败屡战,自己缺乏商业基因,最终靠扶持联盟曲线进入。腾讯的平台战略,早就有脱实向虚,资本化的倾向。拼多多单纯的数字增长,使腾讯高层产生一种“我给阿里制造了大麻烦”的幻觉。

舆论一直抨击国企的行政垄断,而企业家之所以有价值,是在市场竞争中体现的。八四一代、九二一代的老企业家们,在那样恶劣的环境中生存壮大。互联网也曾经是完全竞争的行业,但随着腾讯垄断社交流量,也出现类似行政垄断的态势。

在这个意义上,拼多多不是白手起家,而是一个垄断下的蛋。这不是我们想要的互联网。

0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拼多多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