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亿新中产,正在变成“心中惨”
佩奇兔 2018-10-17 14:34:13

凌晨2点,这是李希今年第67次失眠。

前天她还沉浸在买了人生中第一套1000块护肤品的满足感中,然而就在昨天晚上,闺蜜竟然拉着她去专柜买了一套6000元的护肤品。

十公里之外的老潘也失眠了。大盘跌了五个点,一天亏了十几万。

与此同时,他家楼下的黛西则在抱着被子哭。方案改了十一稿,越急越改不出来。若不是笔记本太贵,恐怕当场就失控砸了。

那天夜晚,这座城市崩溃得绝不止他们三个人。

图片来源:《360“椒绿”人群研究》

焦虑,秃掉了一代又一代中国人

你这否在上述描述中看到了自己的身影?

报告显示,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焦虑犹如跟着人走的乌云,时刻笼罩在这届国人的头顶。

数据来源:《360“椒绿”人群研究》

去年,微信爆文《北京,有2000万人假装在生活》集中展现了北漂一族的户口焦虑、房子焦虑和工作焦虑,揭露了一个残忍的真相:北京只有少数人的梦想和多数人的工作,你只是假装在这里生活。

数据来源:《360“椒绿”人群研究》

虽然这篇文章遭到了很多人批评,但是不得不承认它能够刷屏确实是因为戳断了无数北漂脆弱的神经。

今年研三的小芳因为户口的事,每天都掉一大把头发。如今户口紧缩,只有大型国企和公务员能百分百保证户口,但是那条独木桥她能闯过去吗?她一无所知。

不仅小芳这种初来大城市的人会对生活充满无力。

每天凌晨五点,被闹钟强行唤醒的大李都很焦虑。年初,北漂13年的他终于在昌平买了一套属于自己的小房子。为了省高速费,又怕堵车,天不亮他就要开车走京藏高速辅路去上班。

苏楠的焦虑比他俩加起来还多。疫苗事件曝光后,她查了三天终于确定儿子打了问题疫苗,差点没疯了。而10月2日丰台抢孩子事件,让她再次陷入恐慌,她想不明白,养孩子怎么就这么难?

没错,在北上广深等大城市,焦虑就像瘟疫一样在人群中蔓延。

为了缓解这份无助,焦虑经济由此而生。Ayawawa认为向焦虑女性贩卖生意最容易成功,何止是女性,向所有焦虑人群贩卖生意都容易成功。不仅是ayawawa、咪蒙,还有无数知识付费课程内在逻辑都是如此。

很多人成为这些人或内容的拥趸,他们一定是笨或无知吗?

他们也许恰恰是中国受教育水平较高的一群人,只是在焦虑面前慌乱了手脚。

数据来源:《360“椒绿”人群研究》

绝大多数焦虑人群都是受过良好教育的城市泛白领,用当下最时髦的词来说,他们就是所谓的新中产:

80、90后为主力军,25-40岁的人群占比高达61.4%;

教育背景良好,本科以上学历占比59.7%;

多居于国内一二线城市,年收入10万以上;

追求有品质、有态度的生活。

没错,这并不是一个“秃头鉴定指南”,也不是“知乎用户画像”,就是一群在烈火烹油中沉沉浮浮的普通人。

数据来源:《360“椒绿”人群研究》

不过,这群普通人中最惨的并不是我们通常认为的处于婚育期的女性,而是鲜少发声的80后男性。

焦虑的80后男人,崩溃得不动声色

有一群80后男人,他们在大城市有体面的工作、有车有房、有老婆有孩子,集所有美好标签于一身。

数据来源:《360“椒绿”人群研究》

但是,大数据显示,这些被外人所艳羡的人却是中国焦虑最深的一群人。

33岁的贾飞前天抽了一夜的烟,因为4岁的儿子问他:“爸爸,我能和潇潇上一个小学吗?我不想和他分开。”

贾飞的同事张力的孩子已经上小学了,但是同样很焦虑。

这还不算完,孩子让人操心的事想都想不到。

就算拚了半条命,搞定了眼前的事,还有毒疫苗、校园霸凌、猥亵幼童、公然抢孩子等骇人听闻的事件发生,让这些已经筋疲力尽的男人随时崩溃。

有人因此得出一个结论:孩子是原罪,不生,坚决不生!

但是不生就能从此就告别焦虑,走向人生巅峰了吗?还真不一定。

今年春节前夕,《流感下的北京中年》一文让郭栋哭得像个孩子。因为那时,他的父亲已经第二次被下了病危通知书。

除了这些教育、医疗等常见焦虑,理财焦虑也很致命。

“股市一片绿比头顶一片绿还让人难受”,自贸易战开打,老潘已经损失了一百多万。九月好不容易缓过点劲,国庆后一开市,每天都跌三四个点。但是他从来没有和家里人说过这些,只是11号晚上,他独自在天台待了很久。

图为老潘10月11日的股票数据。

总之,钱、教育、安全问题,就如三座大山一样狠狠地压在这些而立男人的肩膀上,让他们的每一丝反抗都显徒劳。

比较,焦虑的罪恶之源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焦虑。焦虑不仅是人类的原罪,更是现代人的通病。

数据来源:《360“椒绿”人群研究》

但是,阿兰·德波顿认为在基本的生存压力解决后,现代社会大多数焦虑源于比较。

首先,人类对自身价值的判断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不确定性——我们对自己的认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人对我们的看法。

为了提高自身的社会评价,有时候,我们会做一些“滑稽”的事。

10月9号有则新闻:小谢逛超市时遇见了前同事小张。而就在几个小时前,小谢看到了小张发得在迪拜度假的照片,小谢还随手点了个赞。小谢向小张打招呼后,回去小张就把小谢拉黑了。

小张之所以这么做,虚荣之心肯定有。但大概率也朋友圈焦虑“逼出来”的,在所有人都在全世界旅游时,不晒点什么总感觉低人一头。

其次,现实无数次的告诉我们,社会始终在对处于不同社会地位的人区别以待。

客观上,社会地位高得人毫不费力就能得到医疗、教育、安全等各种稀缺资源,而社会地位低的人即使拼尽全力也可能一无所获。

主观上,在打破封建君主制后,人类陷入精英崇拜的怪圈:有钱有能力代表一个人勤劳智慧;平凡清贫,代表他懒惰没出息。连小朋友都知道,说自己要成为科学家会迎来掌声,说自己要成为一个司机只会得到嘲笑。

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放大了这种比较焦虑。

十年前,我们的世界很小,只认识几百个人;我们的距离很远,看不见的地方我们一无所知。但是微博扩大了我们的世界,微信拉近了我们的距离。

今年4月社交媒体上有一波引发全员讨论的焦虑,来源于一篇名为《膜拜创始人胡玮炜套现15亿:你的同龄人,正在抛弃你》的文章。

然而网络一次次打开我们的格局,同时也会一次次放大我们的欲望,当欲望无法满足,只会导致无可估量的焦虑漩涡。

为了缓解焦虑,有人选择吃喝玩乐。

但是,阿达吃了3个小时鸡后,加班工作到凌晨4点。雯雯晚饭后塞了一个汉堡和一杯奶茶,事后偷跑到厕所催吐。

数据来源:《360“椒绿”人群研究》

有人选择买买买。

但是,“剁手一时爽,还钱火葬场”,长长的账单让李洋明白:“隐形贫困人口”才是最无助的人。

数据来源:《360“椒绿”人群研究》

当然,更多的人选择了继续努力,想着“得到了,就不焦虑了”。可是他们终究会失望地发现,一旦得偿所愿,就会增添新的欲望与焦虑。

然而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好办法呢?

终于,我们逃无可逃,有些人选择了丧,有些人选择了佛。

276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j998_)
标签焦虑  新中产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2200)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