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牛告别:一场阴谋败露后的惨案
云掌财经 2018-10-10 07:40:00

红牛的告别来得猝不及防,没有轰轰烈烈的落幕,甚至看不见反抗。

9月29日,是红牛中国经营期限的最后一天,如果不出意外,等待它的就该是撤销清算。

对于一家正当红的企业而言,红牛的“死因”未免太过儿戏,股东间的矛盾居然会拖垮公司,泰国天丝与华彬集团都是名副其实的“狠人”。

一个品牌,三位富豪

红牛背后的华彬集团你可能不太熟悉,但提到战马,提到果倍爽,大家或多或少都会有些印象。华彬集团的董事长叫做严彬、外界称他为“红牛之父”,但深入了解后发现,产品的研发与制作和他并没有什么关系。

红牛真正的发明者和品牌拥有者是泰籍华裔许书标,早些时候他曾在医药行业打拼,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发现来自日韩的功能饮料在泰国很受欢迎,遂转行做起了饮料生意。

转折出现在1982年,奥地利人迪克·梅特舒兹在曼谷喝到了红牛,认为这是重大商机,见面之后两人意气相投。1984年,梅特舒兹与许书标分别投资50万美元创建了红牛集团,双方各持股49%,剩下2%归许书标儿子所有。在梅特舒兹的经营下,红牛的初期发展一帆风顺,不仅在泰国与奥地利畅销,产品还进入到全球171个国家和地区。

1993年,许书标返回祖籍海南成立了海南红牛饮料有限公司,当时中国功能饮料市场还是一片空白,加之许书标对新的市场环境缺乏了解,红牛的扩张之路举步维艰。

紧要关头,严彬出现了。同为华裔的两人有着相似的奋斗经历,这让他们很快就达成了共识。

1995年3月,二人先是成立了红牛维他命饮料(泰国)有限公司(红牛泰国),许家和严彬的持股比例分别是68%和32%。同年12月,他们又在深圳注册成立了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红牛中国),许氏家族和严彬的持股比例分别是54.24%和45.76%。

凭借严彬的资源和人脉,红牛如愿获得了中国市场的准入资格。此后的20年间,它也展现了惊人的造富能力。2017年胡润全球富豪榜上,红牛创始人之一现年73岁的迪克·梅特舒兹以120亿美元的资产名列第98位;同为创始人兼发明者的许氏家族靠着93亿美元资产,排在第145位;而中国红牛的严彬坐拥110亿美元身家,排名第107位。

“阴谋家”与“投机者”

这本该是个白手起家的励志故事,直到2012年,许书标的去世让这个看似牢靠的铁三角首次出现了裂痕。

许馨雄接任其父成为泰国天丝医药董事长后,敏锐地发现了公司经营中的一些猫腻。据许馨雄透露,中国红牛在2015年之前长达20年没有召开过一次董事会,作为第一大股东的许氏家族甚至没有得到过一分钱分红。这明显与红牛在中国的经营状况不符。种种迹象表明,严彬打算将中国红牛的业务据为己有。

2014年,许氏家族委托环球律师事务所调查红牛中国。这让严彬感觉到了一丝危机,相比许氏家族的后知后觉,他在十几年前就有自己的盘算。

自1998年起,严彬就开始抢注商标,到了2014年底,除了饮料所在的32类商标,其他类别的红牛商标他已经拿下大半。不仅如此,放眼整个红牛中国的产销体系,严彬也有着绝对的主导权。天眼查显示,严彬先后在湖北、广东和江苏等地成立了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兼备生产和销售业务,这些公司均由严彬的独资公司华彬投资(中国)有限公司持股。

一个是初出茅庐,一个是老谋深算,这场商标争夺战看似严彬胜券在握,但许氏家族却处在一个的翻盘的时间点。2016年10月6日,中国红牛的商标许可即将到期,如果泰国天丝不再续约,今后红牛中国生产的红牛饮料都属于非法生产,要知道,红牛商标对严彬来讲至关重要,即便如今的华彬集团力争多元化发展,球场、酒店应有尽有,但这些产业其实都是靠着红牛饮料的收入做支撑,为了保住品牌,严彬选择了暂时妥协。

2014年12月,严彬将此前注册的红酒品类商标及外观专利悉数转给了天丝药业,并签署了商标和外观设计专利转让协议。辛苦经营十余年,反为他人做了嫁衣,相安无事过了两年,商标到期前夕,许氏家族再度发难。

据了解,许氏家族声称发现了严彬曾利用关联交易将合资公司资金转移到自己公司的证据。于是一天之内,将红牛维他命分布在湖北、江苏、杭州、广东等地的公司连同经销商一起告上了法庭。更狠的是,天丝方面还拒绝续约,并以最大股东的名义对红牛中国出具《委派及罢免函》,移除严彬的法人及董事长职务。

结局还是开端?

利益纠纷被搬到台面上来,严彬也就彻底没了顾忌,除了上诉要求撤销此前签署的商标及外观转让协议,还拒不出让公司法人职务,有关工商信息的变更,也一直拖着没有办理。

华彬集团坚称一切都是严彬合法经营所创造的劳动成果,泰国天丝不过是坐享其成。而在许氏家族眼里,严彬试图分离红牛中国行为本身就是一种背叛。当势均力敌的“斗牛”演变为“投机者”与“阴谋家”的博弈,双方在互泼脏水的同时其实也都有着自己的布局。

许氏家族找到了新的“中国合伙人”,联手广州曜能量饮料推出的红牛安奈吉,不仅外观与中国红牛高度相似,味道也相差无几。华彬则继续执行多元化战略,先后购入了美国椰子水品牌唯他可可、儿童饮料果倍爽、挪威高级瓶装水品牌VOSS等家知名品牌的股份。除此之外,其全力扶持的战马品牌也企图复制红牛,为公司带来新的盈利点。

可惜20年发展形成的品牌积淀绝非一朝一夕能够取代,2018年战马营业目标为8亿元,与红牛动辄百亿的销售额差之甚远。

直到今天,功能饮料极具潜力的市场也不乏新的入局者。除了东鹏特饮、黑卡、尖叫等一众老面孔,娃哈哈时隔13年再度杀回功能饮料市场,也引来各方势力对其虎视眈眈。

可以预见,未来国内功能饮料市场的渠道和营销之争将会更加激烈,中国红牛将会成为首个牺牲品?涉及上万人的就业问题,谁也不敢轻易断言。

309
来源:云掌财经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红牛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6)

长天2018-10-10 23:33:26
以前就看过一篇文章讲红牛的,二十年不开股东会不分红,严彬确实太不厚道了。一个好好的品牌,就因为一己私欲,全毁了,想吃独食,却搞得两败俱伤。
『小祥子』2018-10-10 23:03:00
吃顾?吃
雾里看花2018-10-10 22:39:22
严彬的手段卑鄙无耻 行为和我的合伙人如出一辙
六六大顺2018-10-10 16:19:01
连分红都没有,哪有什么坐享其成
分享2018-10-10 14:46:52
泰国来凑什么热闹,坐享其成不好
fine2018-10-10 11:02:33
真的要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