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新玩法|社区支持农业正当时(附4个案例)
数据抓取 2018-08-17 10:50:32

[ 导读 ] 好的农产品如何给由需要的人群?

作者:马云华

做这篇文章之前,我也想了几个问题:农民和消费者到底是顾客关系还是敌对关系。

好的农产品如何给由需要的人群?人如何找可信赖的农产品?农产品如何销售出去?

当下有一个时髦的农业合作形式:社区支持农业。

到底啥叫社区支持农业?

社区支持农业(Community Support Agriculture)简称CSA“社区支持农业”(以下简称CSA)的概念于20世纪70年代起源于瑞士,并在日本得到最初的发展。当时的消费者为了寻找安全的食物,与那些希望建立稳定客源的农民携手合作,建立经济合作关系。

社区支持农业(CSA),是一种城乡社区相互支持,发展本地生产、本地消费式的小区域经济合作方式。

同时,在种植季节之初,消费者(份额成员)预付给农民这一年种植的收益,相当于变成了农民的股东,与农民共同承担种植过程中的风险。收获时由生产组织者负责将当季蔬菜按时送到消费者家中。

CSA背后所蕴含的理念是,建立起本地的食品经济体系,并创造一个环境,在这个环境下,农民和消费者一起工作,来实现食品保障和经济、社会与自然环境的可持续性。

我的理解,社区支持农业应该是一种友好的合作形态,产品可以不局限于种植,还可以衍生出养殖产品,比如猪、鸡等高频消费农产品。

社区支持农业存在几个理由

1、消费升级,绿色、安全农产品需求量大。

我国居民消费结构升级、消费水平提高增加了对进口农产品的需求。随着国内居民消费结构的不断升级和可支配收入水平的不断提升,人们对健康、高品质农产品需求日益上升。

因存在对国内环境污染、食品加工安全的担忧,与国内农产品相比,一流国内农产品和进口农产品在品牌、质量、口碑、功效等方面更能满足消费者的要求,也越来越受到国内消费者的青睐和认可。

2、国家推行农业可持续发展

不能为了金钱,而破坏农业资源。

2015年5月27日,《全国农业可持续发展规划(2015-2030年)》正式发布。

国家顶层建筑也非常重视农业可持续发展。按照国务院部署,农业部会同发展改革委等部门,共同编制了《全国农业可持续发展规划(2015-2030年)》。这是今后一个时期指导农业可持续发展的纲领性文件。

3、农民增收成全社会聚焦

今年,国家推行“乡村振兴战略”,其从为农民增收开始!

未来,国家将会一定要建立一个更多的依靠农业,更多的依靠农村,可持续的、稳定的农民增收长效机制。

多年,农民增收绝对不是一个孤立的概念,需要全社会的参与。

4、国家扶持小农户

中国农业的基本面还是小农户,所谓合作社就是小农户间的合作,家庭农场就是小农户生产的专业化和经营化。

为了促进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中国2018年将针对小农生产研究制定专门的扶持政策意见。其中,包括扶持小农户发展生态农业、设施农业、体验农业、定制农业,提高产品档次和附加值,拓展增收空间等。

这里面也隐藏着巨大市场机会。

社区支持农业3大特点:

1、本地化

社区支持农业参与者是本地的生产者、本地的消费者。

这有几个好处:1)解决配送时间和成本问题;2)解决参与度的问题。方便参与者随时农场或者基地体验或劳作。

2、消费者参与生产

社区支持农业消费者不仅仅是投入钱,还要让参与者一起参与农产品的生产和管理,也就是投入时间。这也是社区支持农业的一大特色。

3、共同承担风险

传统农业里面的风险都是农民或者经营者独自承担,但社区支持农业的风险需要生产者和消费者共同承担。

这也可以帮助农民或者经营者降低风险,精心生产、便于确保农产品品质安全。

4、共享收益

消费者除了收获固定的农产品供应之外,还可以额外获得多余农产品的红利或者收益。

专家称社区支持农业是世界性潮流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郑风田认为,实际上这是世界性的潮流。比如像发达国家,包括美国,欧洲,这样一种社区支持农业是很常见的。为什么?

因为现在的农业都是大型的工厂化农业,生产效率很高,他把原来很多小农场都摧毁了。本地化的这些农民如果跟这些大农场相比,可能最后就没有竞争力了。

但是这些消失之后,对本地居民可能不是好事,所以美国、瑞士这些国家,你只要是本地的农民,你生产的东西,本地居民愿意多出一点钱养活这些农民。为什么?最大的好处就是产销直接对接,我能够直接到田地看到这些东西。农民也知道这个东西是卖给谁,消费者也知道是谁种的这个东西。

国外社区支持农业模式

1、瑞士模式

瑞士是社区支持农业模式的发源地,就目前瑞士社区支持农业农场的发展现状来看,截至2012年5月,瑞士已有40家独立自主的社区支持农业自发组织,签约总人数达8200人。

瑞士的社区支持农业是有协会统一安排和管理,消费者是生产者也是消费者,都市的人通过租赁土地的方式获得菜园和农产品基地。

2、美国模式

1985年,美国马萨诸塞州出现了第一个登记的社区支持农业农场。起初的参加成员选择以购买份额的形式加入。之后,新罕布什尔州的威尔顿寺庙农场(TempleWiltoncommunityFarm)也开始进行社区支持农业模式。

2001年,全美登记的社区支持农业农场达到761家,其中,加州地区占66家。2007年的美国农业部的统计资料显示,美国已有3852家农场采用社区支持型模式开展生产。

新华社在对社区支持农业的报道中提到“一家名叫LocalHarvest的农业研究组织说,其数据库里登记的社区支持农业农场超过2500个,2008年新增557个,且增加的速度还在加快"。

美国社区支持农业模式是农场。主要有农场管理和生产,城市里的人成为会员,可以获得一定数量的农产品还是可以参与生产、参观、体验等活动。

3、日本模式

而在日本,当前的社区支持农业"Teikei”模式的发展则困难重重,主要是参加人数日益减少,参加主体的家庭主妇和学生人数逐渐降低,而老人、双职工以及有小孩的家庭又很难加入劳动;另外,消费者在固定单调的供给面前变得越来越麻木。

进入20世纪80年代产生的连接消费者和生产者的新型模式“产直市场"(Sanchoku),强调有机生产和产品直销,而不用消费者参与劳动,和进入20世纪90年代由政府主导的地方食品运动"chisan-chisho”模式,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Teikei”模式的不足。

日本的模式也是采用单个个体农户或者家庭农场与消费者签订合约,共同获得收益和承担风险。日本的农业基本上是采用有机农业的生产模式。

4、其他国家

全球其他地区,如加拿大,社区支持农业模式的农村比较知名的约有35家。澳洲、新西兰、英国、瑞士、巴西、墨西哥、匈牙利等国家和地区的社区支持农业模式也得到了较快的发展。

中国社区支持农业的玩家们

1、中国CSA第一人:石嫣

2012年,中国CSA第一人、女博士石嫣创建了分享收获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在北京市通州区西集镇马坊村50亩基地,开始经营分享收获项目,采用生态农业方式做农业。

石嫣认为,“简单点说,就是农场和消费者建立直销、互信的关系。”“消费者以预付生产定金作为投资,农民有稳定的市场保障,消费者也能吃到更健康的食品。”

同时,石嫣采用发展会员方式,把消费者吸引到农业生产和经营当中。“直销,本地,友好”,石嫣试图用这三个词来准确形容农场的模式,“生产者和消费者互助。

截止目前,加入“分享收获”的消费者会员已经有800多个,生产基地也从一个扩展到2个,已经先后创建了属于自己的基地和品牌,拥有200多亩农场,如今年收入800多万。

2、90后社区支持农业模式玩家:汤尔滨

汤尔滨是浙江柳市人,90后,坚持使用原生态的种植方式。

2015年,他说服了市岭村的200多户村民,向他们租来一片荒山自留地,种下各式各样的果蔬。市民可以来农场租块地自己种菜,体验农耕,也可以向农场付费,给家庭预订一整年的有机果蔬。

其,模式是用户支付预定款而农场提供新鲜安全的当季农产品作为回报,直接运送给订户或分配给销售网点。

同时,客户通过微信下单,再由农场人员送菜上门。目前,订购蔬菜的客户数量已达到300多户,平均每天需要配送15份订单

3、艾维塔CSA菜园院长:何铮

何铮,工程师出身,先后从事过机械工程和市场总监职位,2009年,先后创立了环保公司和艾维塔水果电子商务网,拟将水果店搬到网上,实现网售水果。

艾维塔CSA菜园占地600多亩,种植蔬菜面积达300亩,位于深圳东部沿海地区的大鹏镇生态创意农业园内,是深圳首家大型社区支持农业(CSA)项目、已经发展为蔬菜种植及配送、田间体验、生态养殖、其他生态农产品的宅配等。

该菜园的盈利模式:

把兴趣做成事业,把资源变成现金。何铮设计出3个盈利模式:1)配送蔬菜 分家庭宅配、社区配送、社会团体礼品回赠客户等。)采摘、体验式采摘。3)现场活动 农耕文化活动 生产体验活动 美食主题现场烹调活动。就是城里人少参与的活动,他们才愿意付费。这些要根据地理位置决定的。我们菜园处于深圳东部海边旅游度假区。配送以外的应收占我们收入的20%。

4、绿手指份额农园操盘者:邹子龙

农场主邹子龙,2011年本科毕业于北京大学经济学系,现在是中国人民大学农业推广专业硕士研究生。他的另外两名合伙人,妻子陈弈好和研究生同学钟倩琳都是中国人民大学毕业生。

2010年,刚毕业的邹子龙放弃高薪工作,回乡当起了“种菜农夫”,创办绿手指有机农业园。邹子龙主修经济的他希望借鉴欧美国家经验,采用全新的“CSA”(即社区支持农业)模式来运营农场,尝试在种植者和消费者之间建立一种共担风险、共享收益的关系。

该有机园采用:根据城市居民按需订制(先有需求再生产),然后预付全部费用,农园聘请当地农民按订单种地。生产者承诺不使用化肥、农药和其他有毒有害物质,消费者则要与生产者共同分担种植中的减产风险。

还实行差异化模式——有机餐厅。为了走出差异化,邹子龙还创办了一家有机餐厅,这个餐厅大概有70%的食材,是我们绿手指有机农园自产的,同时,邹子龙还用西餐分食的形式进行展现,将中式烹饪与西式摆盘进行有机结合,赢得女性消费者的心。

经过八年耕耘,北大毕业生邹子龙已在珠海开辟了三处有机农场,总面积300亩,常年为上千个家庭餐桌提供有机菜。

从以上案例来看 ,随着消费升级时代到来,社区支持农业的消费者和创业者都遇到最好的时代,其中玩社区支持农业的人接受教育程度都比较高,这也表明,社区支持农业的行为得到高层次消费者的认可和青睐,尤其是这不人群对绿色、安全农产品的重视程度。

当然,社区支持农业的商业模式还需要探索,目前会员制是为主要商业模式。

如果,社区支持农业影响的是中产阶层及以上的话,未来开展个性化定制和2B模式非常有必要,其产品走向高端餐厅、酒店、高端生鲜电商等都有很大市场机会。

更多干货、市场分析、重磅案例、实战课程欢迎订阅 [农业行业观察]公众号:nyguancha

0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新农业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