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多宝停产陷危局:大面积缺货,资金链紧张
梁耀丹 2018-09-26 07:07:00

东莞长安镇,既是“凉茶大王”陈鸿道的桑梓故里,亦是他的发家之地。

不过,近日时代周报记者实地探访,陈鸿道在此地所建的第一个凉茶生产基地已经停产。加多宝的东莞长安生产基地里冷冷清清,仅余几位保安和清洁人员在里面偶尔走动。

加多宝旗下其他工厂也出现类似的情况。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加多宝杭州工厂在近日也已停产,并对工人欠薪,四川加多宝工厂“一个月只生产几天”,而位于清远的两家加多宝工厂则出现了大幅裁员。

一位接近加多宝的知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由于全国多地工厂停产,加多宝已经出现全国大面积缺货的现象—经采访的全国各地多位经销商亦进一步向时代周报记者证实了这点。

全国各地工厂“告急”背后,指向的是加多宝趋向涸竭的资金链。上述知情人士指出,由于资金短缺,加多宝不得不裁减一部分生产线。

与此同时,一场轰轰烈烈的内部革命正在加多宝上演。时代周报了解到,近期,加多宝内部正在进行“开源节流”的大调整。于是,裁员、精简机构、合并部门轮番上演。节衣缩食,能否助加多宝度过寒冬?

c07.png

工厂停产

台风“山竹”过后,位于东莞长安镇长青路上的加多宝工厂门前一片狼藉。

与隔壁街道的整洁干净格格不入的是,加多宝工厂门前堆满了被风刮落的树枝和叶子,厂区内两位清洁人员正在忙着扫地,显得应接不暇。

时代周报记者透过工厂栅栏看到,工厂内既没有机器的轰鸣声,烟囱也没有冒烟,显得格外安静。在一间厂房的门口,停着一辆红色的卡车,却没有任何运货的迹象。一个下午的时间,厂内只有保洁员、保安以及少数一两个工作人员走动,仅有一辆疑似来拉货的小型货车进入过工厂。

工厂对面饭店的一位店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从今年年初开始,该工厂便已停产,“工人也辞得七七八八了。”该店员表示。

另一家饭店的停车场保安员向时代周报记者进一步证实了这一点,他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与从前相比,最近一段时间来工厂拉货的车明显少了很多”。

当时代周报记者以求职为由,向工厂门口保安和一位穿着制服的销售人员进一步询问情况时,对方第一反应均是“现在肯定不招人了”,但问到工厂是否已经停产时,又以“不清楚”为由婉拒了记者进一步的问询。

位于东莞长安镇的加多宝工厂成立于1998年,是加多宝在国内的首个生产基地。加多宝集团官网介绍它为—“加多宝凉茶的发源地,加多宝集团文化和人才的摇篮,加多宝凉茶从这里红动中国,走向世界。”

位于工厂门口宣传栏上的海报尽管已经褪色,里面一段文字依然清晰可见:“加多宝是一家集原材料种植、饮料生产及销售于一体的大型企业。公司创立于1995年,1996年首创并推出了第一罐红罐凉茶。1998年,加多宝在广东省东莞市长安镇建立首个生产基地,其后为满足全国及海外市场扩展的需要,又相继在浙江省绍兴市、福建省石狮市、北京市、青海省格尔木市、湖北省武汉市、浙江省杭州市、广东省清远市、四川省资阳市、湖北省仙桃市等地建立生产基地。”寥寥数语,概况了加多宝20余年的发展历程。

但如今,类似的情形同样在加多宝的其他工厂上演。

根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位于广东清远的两家工厂处于“半停产”状态,其中一家工厂出现大幅裁员;位于四川加多宝工厂目前生产也不顺畅,工人称“一个月就生产了几天”;而位于杭州的加多宝工厂已经停产,员工被欠薪正在发起维权。

工厂停产引起了加多宝在全国范围内的大面积缺货。多地经销商均向时代周报记者反馈,从今年夏天开始,就很难从加多宝处拿到货,这是从前没有出现过的情况。

而据《界面新闻》报道,记者走访北京的一些流通渠道发现,在部分永辉超市、全时便利店,加多宝已经处于缺货状态,仅有少部分超市,可以看到加多宝的产品。不过,时代周报记者走访广州多家超市发现,尽管加多宝在广州没出现缺货现象,但货架上的生产日期普遍较旧,大多为2017年生产。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曾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这是由于之前加多宝为了与王老吉抗衡,打价格战,大量生产,积压了大量的库存所导致。

资金涸竭

接近加多宝的知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停产的原因是加多宝资金短缺导致的。“加多宝可能是资金有点小紧张,所以裁减了很多生产线,现在整体产能严重跟不上。”该人士表示。

加多宝的资金状况并非无迹可寻。此前,时代周报记者曾报道,在与中弘股份的“重组罗生门”中,加多宝的财务数据首次被曝光。中弘股份披露的公告显示,加多宝2015–2017年未经审计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100.4亿元、106.3亿元和70.0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89亿元、14.8亿元和-5.82亿元,负债总额也达到131.67亿元。2017年,加多宝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出现大幅下滑。这与此前媒体报道加多宝2015–2017年销售额分别约为250亿元、240亿元、150亿元的业绩有较大出入。

但加多宝随后发表声明称,中弘股份在公告中所述有关加多宝集团的经营情况及财务数据与实际情况严重不符。

不过,朱丹蓬认为,这组数据与加多宝近年来呈现的市场情况较为相符。“可以说,加多宝的资金链是非常紧张了。”

资金涸竭,或许和加多宝与王老吉竞争留下的“后遗症”有关。

“最开端,一箱凉茶的出厂价是70多块钱,终端卖给消费者是80多块钱。可是在打‘价格战’期间,加多宝一箱凉茶卖到50块钱,而竞品有时候却只卖到30多块钱,咱们都过得很困难。” 加多宝总裁李春林曾对媒体描述过打价格战时期加多宝的状态。李春林指出,直到2018年,加多宝才主动退出了价格战。

企业战略定位专家、上海九德定位咨询公司创始人徐雄俊曾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实际上,加多宝和王老吉是两败俱伤,两家近年来的利润均不高。对于加多宝而言,由于重新推金罐,更是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及财力”。

近日,在接受一家媒体采访时,李春林也承认了资金链曾经出现过严重问题,但他表示现在加多宝已经解决了问题。他说:“加多宝此前经历的几场‘战争’,包含换品牌、换包装,每一场对咱们来说都是灭顶之灾,但加多宝挺过来了……加之当时国内企业的流动性均相对较紧,加多宝的现金流呈现短时的严重,我以为是比较正常的,不严重反倒不正常了呢!但咱们及时采纳了各种开源节流、提质增效的办法,信心得到了很大提振,现金流正逐渐趋于正常。”

或提前上市

一场激烈的变革正在加多宝内部发生。

据李春林对媒体所透露:“3月份以来,加多宝撤销了干部食堂,一切职工共用一个食堂;通过引入先进的办理系统,进步智能化程度,IT办理及数据处理团队从300多人精简至6人……而在架构调整方面,加多宝紧缩了办理架构层级,总部部分直接分担事务单位,施行扁平化办理。”

上述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由于加多宝个别分公司裁员幅度较大,为了节省办公资源,加多宝干脆把员工转到经销商处共同上班。不过,时代周报记者未能就该说法在加多宝方面获得证实。

3月,加多宝在2018–2020年中期发展规划中表示,未来的战略目标为二次创业、开源节流、整合优势资源、三年内实现公司成功上市。

加多宝的上市计划很有可能要提前。近日,李春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针对加多宝的上市计划,2018年四季度是加多宝上市进程的关键节点。“目前,加多宝已经邀请国际专业审计机构对公司进行全面梳理,同时进行报表合并等方面的准备工作。如果进展顺利的话,加多宝很可能提前完成上市计划。”李春林称。

不过,业内普遍认为,上市是加多宝的无奈之举。朱丹蓬此前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迫切上市,代表加多宝资金极其紧缺。

对于久处动荡之中的加多宝而言,上市并非易事。要实现上市,加多宝需要良好的财务表现来支撑业绩。此外,加多宝的实际控制人陈鸿道至今出逃在外,这也成为加多宝上市阻力之一。

此前,加多宝还因未履行协议先后与国内两大包装巨头—中粮包装和奥瑞金闹翻,这也为加多宝发展前景增添了许多变数。为了制衡加多宝,中粮包装先后对加多宝提起了仲裁和诉讼申请,在半年报中,中粮包装明确表示已经对加多宝停止供罐。

不过,加多宝与中粮包装的关系在近日似乎出现了转机。中粮包装投资部相关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我司已恢复对加多宝的部分供罐,但是考虑到清远加多宝合资项目的现状,供罐都采用先付款后供应的形式,以保护和实现公司及股东利益。”不过,该负责人也同时表示:“仲裁事宜按照法律流程推进,同时我司已实现对加多宝商标的诉讼保全。”这意味着加多宝仍然需要面对中粮包装的仲裁和法律诉讼。

对于与加多宝的合作关系以及是否同样采取对加多宝停止供罐等问题,时代周报记者向奥瑞金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如何解决产能紧缺的问题,留给加多宝的时间不多了。

161
来源:时代周报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加多宝  停产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4)

琥珀2018-09-27 10:57:26
和国企过招,要形象后果
꧁往2018-09-26 17:15:00
去非洲和中东为主战场吧!那里天气比较炎热
萝卜g2018-09-26 14:03:58
兔子在真转我
z航2018-09-26 13:28:18
到处是战争 支持加多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