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巴菲特”钟爱女摄影记者
东方愚 2018-09-18 15:10:42

2010年2月28日这天,段永平少有地穿上西服,来到北京。他要参加一个仪式,向中国人民大学捐款3000万美元(逾2亿元人民币),这应当是人大校友中最大的一笔个人捐赠。

段永平这次在人民大学捐出巨资,由头有二。

一是他曾于1986年至1988年在这里攻读经济学硕士学位,二是“因妻之名”——人民大学也是段永平妻子刘昕的母校,更是见证这对郎才女貌姻缘开始的地方。

所以,捐款仪式是以段永平、刘昕夫妇的名义进行的。

被坊间称为“中国巴菲特”的段永平,如今长住美国,只为了曾经对妻子的承诺。

而他的妻子 刘昕,这位曾夺得全美摄影年赛冠军,获取普利策奖提名的女性摄影记者,又有着怎样的魅力,能令段永平如此沉醉呢。

女记者的转身

刘昕是西安人,1968年生,比段永平(江西南昌人)小7岁,是其在人民大学读研究生时的师妹。1989年,段永平南下广东创业时,刘昕还在新闻系读大三,第二年毕业后进入《中国青年报》做记者。

她是《中国青年报》彼时唯一的女摄影记者,第一次参加“希望工程”主题摄影,作品就被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买下来做了招贴画。这也促使她确定了以后的摄影方向和风格:用犀利的手法还原妇女儿童真实的生存境遇。

女记者给人的印象一般是率真、干练,若对摄影情有独钟,对弱势群体关注有加,大多是外柔内刚的主了。刘昕正是此种类型。她是个对自我要求极为严格的人,非常希望自己能有大视野和大思考,作品更加厚重。1993年,她从中青社辞职,赴美深造。

这个时候,是段永平在广东中山执掌小霸王电子工业公司的第5个年头。一个亏损的小厂,在他手中咸鱼翻身,正向10亿元的年产值冲锋。连他自己也想象不到,他将来会与美国结下不解之缘。

刘昕去的是美国俄亥俄大学视觉传播学院(攻读硕士学位),这是美国一流的传播学院。刘昕在这里待了3年,受益良多,她完成了一种思维转换。1996年毕业前夕,她到《迈阿密先驱报》实习,拍摄主题仍是社会弱势群体。

顺便一提的是,段永平在2009年年初的时候抄底GE(通用电气)股票,是这一年度中最漂亮的一战,有人估算其单笔赢利超过1亿美元。

段永平对CE前总裁杰克·韦尔奇颇有研究,由此爱屋及乌,以为GE根基扎实,纠错能力超群。

有趣的是,韦尔奇在离职前夕的2002年年初传出婚外情,“第三者”是曾深入采访韦尔奇的《哈佛商业评论》主编苏茜·韦特劳弗,而苏茜在1996年进入《哈佛商业评论》(任高级编辑)之前,曾在《迈阿密先驱报》做过记者。

也就是说,刘昕和韦特劳弗都曾在同一家报社干过,虽然正好错开了,但刘昕对这位“前辈”的江湖事也一定了如指掌。这会不会是日后段永平了解GE的另一种渠道呢?

这当然是一种戏谑了。段永平如果看到我作这种推测,一定会觉得很无厘头。为什么呢,先听一个典故。

美国导演Dan Mirvish在著名政治博客网站Huffington Post中发布了自己的一个“惊人发现”:只要有好莱坞女星安妮·海瑟薇(Anne Hathaway)的新闻见诸报端,巴菲特旗下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股价便会上涨。他称之为“Hathaway效应”,因为他们的名字中都有Hathaway,美国证券市场参与者的信息筛选系统,总是自动将这位女星的新闻也抓取到巴菲特公司的新闻中来。

对这种猜想,段永平不以为然称:“见过无聊的,没见过这么无聊的。”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段永平和韦尔奇有一个共同点,那便是皆钟爱女记者。段永平与刘昕的结合是在1998年,韦尔奇也于2004年和韦特劳弗领了结婚证——他是典型的天蝎座性格,敢爱敢恨。

刘昕随后加盟《棕榈滩邮报》(The Palm Beach Post),任首席摄影记者。她的天赋在这里得到了充分发挥,先后获得美国南部最佳摄影记者、亚特兰大全美摄影年赛冠军等荣誉。

1997年,她入选总部设在荷兰的世界新闻摄影基金会大师班。这一基金会是1956年由荷兰三位著名摄影家成立的,次年开始每年在阿姆斯特丹组织一次世界性新闻摄影比赛和展览,即“荷赛”。

此时的段永平,自从于1995年从中山“出走”后,到东莞建造一个全新的品牌——步步高。两年后首次在中央电视台黄金时段投放广告。

1998年,刘昕回国探亲,3个月后返回美国,向朋友们宣布了一个重磅新闻:“我结婚了!”

此时,刘昕30岁。

刘昕与段永平

点击图片,查看更多内容

妇唱夫随

听到这一消息,刘昕的朋友几乎无人相信。一来,闪婚也不是这么个闪法;二来,对在美国5年换了不下7座城市、喜欢自由、似乎永远“在路上”的一位女记者,怎么安心就这样走进婚姻的殿堂呢?

更何况,彼时的段永平,是在东莞一间“世界工厂”里埋头苦干的实业家,给人的印象是言语不多,缺乏情调。

但这确非谎言。刘昕和段永平,在前者回国探亲“缝隙”间恋爱两个月,而后走到了一起。双方约定,段永平将步步高推上一个新台阶后,到美国和刘昕会合并长居美国。

而刘昕婚后即辞去了媒体的工作,做起独立摄影师和自由撰稿人。她的作品见诸《时代周刊》、《新闻周刊》等著名传媒。

可圈可点的是,刘昕在此期间的作品《双胞胎》获得了普利策奖提名。主人公是对漂亮的孪生姐妹,妹妹是正常人,心智健康,开朗活泼,而姐姐却双目失明、不会说话、无法站立,近乎植物人。姐妹俩由年迈的奶奶抚养,老奶奶的儿子正在监狱中服刑。“巨大的反差让我想到两个字——命运。”刘昕在接受一家时尚媒体采访时说。

她在跟踪报道老奶奶及孪生姐妹的半年多的时间里,心灵受到了极大的触动。

一方面,刘昕马上就要做妈妈了;另一方面,老奶奶并非她想象的那么脆弱,相反有时表现得很坚强,会因为担心刘昕的情绪受到孪生姐妹境遇的影响而试着讲笑话。

“老奶奶对将来充满信心,总是往好的方向去想,”刘昕回忆说,“老奶奶的魅力让我着迷,也使我意识到,报道弱势群体,并不等于记录悲惨世界,满足读者的猎奇欲和同情心,我要传递的是这一群体所打动我的热爱生命的精神。”

1999年是段永平和刘昕夫妇人生中的高光时刻之一。刘昕的《双胞胎》完成于1999年底,与此同时,大洋彼岸的段永平以“清晰的远见和创新能力”,被《亚洲周刊》评为亚洲20位商业与金融界“千禧行业领袖之一”,他领导下的步步高,在这一年豪掷1.59亿元人民币,成为央视“标王”。

所谓“华丽转身”,段永平显然是半主动半被动。虽然他常到美国看望刘昕,但他认为拿到美国绿卡并非一件易事,他太爱步步高了,他想把步步高做到极致再走。然而未曾料到,2001年年初,刘昕为段永平申请的美国绿卡批下来了。他不得不在这一年年中到美国先“落地”。

第二年年底,他正式移居美国,和妻儿团圆。

段永平学习能力和创造能力很强,是一个走一步看三步的人。在赴美之前,他就一直在思考:自己到美国后可以做什么、怎么做。现在众所周知的是,他后来选择了股票投资,且独树一帜,人称“中国巴菲特”,但是要知道,段永平做步步高“甩手掌柜”之前,是没有碰过股票的。

“妇唱夫随”给段永平的人生增色不少——他再也不用在东莞工厂里日理万机了,更给他的事业开拓出一片新天地。

摄影与投资相通

2002年后的刘昕,变化大了起来。之前天马行空的刘昕不见了,有的只是一个温柔贤惠、相夫教子的刘昕。在刺激、有趣的拍摄项目和与自己的孩子待在一起这两种选择之间,刘昕首先考虑的是后者,她坦言自己忍受不了两个月见不到孩子的那种想念。

“我以前是一个绝对的完美主义者,”刘昕说,“但过了(获奖与成名)这个阶段后,应该改变心态,我的转变和做母亲有很大关系;美国是一个多元化的社会,别人的目光左右不了你,对我来说这是一次‘欢天喜地的解放’。”

如果说站在全美摄影大赛领奖台上的刘昕,是一个受西方文化影响颇深,执著演绎生命精彩的女孩。后来的刘昕,某些方面正向东方传统回归。她懂得“舍”与“得”之间的平衡,正如段永平在投资股票上的权衡和拿捏。

段永平的投资之路其实也如孩子蹒跚走路,并非一帆风顺。

2003年他对纳斯达克挂牌的餐饮公司Fresh Choice的投资,就以失败告终,而他曾因错失腾讯这一近年来香港资本市场上最为疯狂的中资黑马股而感到惋惜。

正因为此,段永平从来都对“中国巴菲特”这一称号不以为然,对今日之成就,他常谦卑地称自己只是“正确的时机,买入了正确的股票,然后又在正确的时间卖出”。

“像我这个年纪和这么理性的人,”段永平在博客中写道,“不大会是任何人或东西的fans(粉丝),我甚至不是巴菲特的fans。”

刘昕与段永平可谓殊途同归。刘昕做摄影记者时名噪一时,巧合的是,后来她轻描淡写道:“(做突发新闻记者)很多时候是运气,正确时间、正确场合遇到正确的人,仅此而已。”

这种理念上的相通,使得他们一家相处融洽。段永平有次回国时参加一档电视访谈节目,主持人问他对年轻人有何忠告,他一时为难起来,“如果一定要说,那就是享受生活,”老段说,“这是人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目的。”

现在他们夫妇两人的生活状态有条不紊,他们有两个孩子(一子一女),有趣的是,从这一家四口的名字中各取一个字,连起来正好是“开心平安”(谐音)。

刘昕现在偶尔会接一些项目,或出席一些学术活动。

2010年5月19日,她在美国深造时就读的俄亥俄大学视觉传播学院院长Terry Eiler来到她的母校中国人民大学交流,刘昕一路陪同。Terry是俄亥俄大学视觉传播学院的创始人之一,曾担任美国著名杂志《国家地理》专职摄影师20余年。

也是在这一天,刘昕受聘为中国人民大学董事会副董事长,这与他们夫妇3000万美元的捐赠息息相关。是刘昕而不是段永平来担任这一职务,这也是段永平低调风格的一处注脚吧。

段永平继续享受着投资的乐趣,并与国内步步高团队分享着一步更比一步高的喜悦——步步高OPPO品牌在中国市场上持续获得了巨大成功。

段永平和刘昕于2005年成立了家庭慈善基金Enlight Foundation。段永平投资的一些股票转移到了基金会里。夫妇两人的共识是,不能把太多的财富留给子女们,“我很羡慕巴菲特,他可以一次性将自己的财富捐给比尔·盖茨夫妇名义下的基金会”。段永平诙谐地说,他们是在替美国政府保管这笔钱,每年要捐出去上百万美元。

与Enlight Foundation对应的是,2008年9月,他们又在中国民政部门注册成立了心平公益基金(全国性非公募基金),主要用于教育捐赠。他们亦学习比尔·盖茨,将基金会的账本公开。

段永平和刘昕,每个人的经历、角色转换,以及两人的结合与共识,都是中国企业家家庭少有的标本之一。

像段永平一样,与女记者结为良缘的中国企业家并不少,譬如郭广昌与王津元、王梓木和敬一丹、丁健和许戈辉、郭为和曾涛等,但如段、刘两人丝毫不顾虑外界评价,各自完全追随自己内心行事但又非常默契的搭档却并不多见。

2011年,段永平50岁。他是3月初的生日。生日这天,他出去打了一场球,回来的时候惊讶地发现家里来了亲朋好友、左邻右舍近百号人。他曾对刘昕说生日不搞任何活动,刘昕口头答应,但还是精心筹备了这一场Party,段永平很是感动,生日过去近一周后他还念念不忘。“(Party)准备工作肯定很不容易,”他说,“现在我心里都还暖暖的,生活真美好!”

25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段永平  刘昕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208)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