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要往远处看
滕斌圣 2018-09-17 14:23:26

贸易战只是中美双方进入全面竞争的一声发令枪,这场竞赛以及伴随的摩擦将长期存在。

这个夏天,中美贸易战持续升级。7月初,双方各自对340亿美元的进口货品收取25%关税,后又增加160亿美元。几天后,特朗普宣布将再对2 000亿美元的中国货品收取10%~25%的关税,以后甚至可能对所有5 0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货品征收惩罚性关税。这一次,商务部并未以同样额度进行回应,只是说我们坚决反对,并将进行“必要反击”。

作为晴雨表,股市“跌跌不休”。8月初,特朗普得意地在推特上表示,从3月份宣布贸易战以来,中国A股跌了27%,而美国股市依然坚挺。虽然有人核算后说实际跌幅不到20%,但之前的某种乐观,“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的底气,显然有些不足。

在这个节点,我们需要对未来有所判断。就像孙正义说的,“眼前迷茫的时候,尽量往远处看”。而且必须要意识到,美国准备打一场持久战,而贸易争端只是一个相对容易的抓手,背景是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即对崛起的中国以及随之而来与美国全球抗衡的高度不安。

虽然美国国会有意限制特朗普发动全球贸易战的权限,但总体而言,在通过美国国内法301条款,打击“中国制造2025”,阻碍中国成为全方位竞争对手这一点上,美国朝野上下达成了高度共识,一时难以改变。当年,为压制日本制造业,美国在1985年与日本达成《广场协议》,通过日元汇率上升等一揽子交易,间接促成日本资产泡沫在1991破灭,带来“失去的20年”。

中方希望通过谈判去避免这样的结果。从目前来看,美方对中方有4条主要诉求:1.摈弃重商主义,大幅减少对美贸易顺差;2.开放更多市场;3.减少行政干预,尤其是对国企的特殊待遇;4.停止不公正获取美国技术。

第一条可以用更多的美国订单,尤其是波音等大额采购去帮助平衡。由于美国禁止不少高科技产品出口到中国,而其他产品(除农产品)又竞争力有限,虽会有改良,但短期内不会有质变。

第二条开放市场则已经启动,《人民日报》公开欢迎谷歌回归中国,特斯拉被允许以独资形式在上海临港设厂生产。这在贸易战之前是难以想象的,因为中国在加入WTO谈判时就坚决反对汽车行业有开放时间表。同样,在WTO框架下,中方也成功避免了金融行业的开放时间表。这就是为何特朗普和贸易代表莱特希泽等认定,2001年中国加入WTO是一个对美国非常不利的协议,而现在他们要做的正是打破这种多边框架。

第三条,要中方改变“国家资本主义”经济模式,弱化指导性强烈的产业政策,对民企和外资一视同仁,停止对国有企业的倾斜和补贴,在国内引起了复杂的反应。一部分人认为,应该落实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精神。如果贸易战能“倒逼”国企改革,让市场而不是产业政策去驱动发展,将推动中国经济市场化转型。另一些人,从中兴事件得出结论,唯有发挥制度优势,举全国之力扶持国家队,才能像京东方在面板领域一样,在关键领域死磕过关,补齐短板。在芯片和人工智能等领域,后一种观点目前显然是主流。

至于获取美国技术,相信会达成某些协议,中方将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弱化对外资和合资企业的技术转让要求,不再要求跨国公司提供源代码等关键信息,或者要求制造企业逐年增加国产化率等。这些改变虽然会减慢我们在高科技领域的进步速度,但我们可能会透过其他渠道、在全球范围内通过合纵连横方式缓解。

贸易战只是中美双方进入全面竞争的一声发令枪。这场竞赛以及伴随的摩擦,将是21世纪的主旋律之一。“风物长宜放眼量”,有所妥协和隐忍,是一种智慧,如同肯尼迪说的:“绝不因惧怕而谈判,但也绝不惧怕谈判。”

[编辑 陈俊伶 E-mail:sjplcjl@163.com]

2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中美贸易战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219)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