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仑:民营企业的生存密码
商界深圳 2018-09-11 08:28:29

2018年9月10日,由博商会主办,商界传媒联合主办的第三届深圳市民营企业家盛典在深圳宝安体育馆开幕。本届盛典以“全球化时代的中国民企”为主题,旨在借此致敬改革开放四十周年。6000余名民营企业家参加此次盛典。

万通集团创始人、御风资本董事长、商界思想家冯仑先生来到现场,讲述他心中《民营企业的生存密码》,演讲实录整理如下:

最近为什么会想到民营企业生存密码与发展的方式呢?大家知道每天都有很多关于民营企业的新闻,从最近这两天来说,大家得到一个新闻,今天的新闻是马云宣布明年退休,前天的新闻是赖昌星心肌梗死,这个礼拜前的新闻是一位企业家在外国外的事情,每天都有很多新闻。

所以改革到了40年的时候,前一段在跟湖畔同学交流的时候,就讲了一个40年您的角度看下来,民营企业活着是为什么,活下来是哪些人,未来还有哪些人发展得会更好,死了,病在哪里?错了,失误在哪里?我们能不能找到一些跟看病一样,直接的一些答案。这样的话我们就梳理了一遍,今天跟大家分享的是梳理以后简单的我们的思考。

我们做了一个模型,民营企业活下来40年,最重要的原因首先是你的基因,然后在一个环境里,这个基因和环境之间发生了互动,然后决定了你采取什么行为。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思考?说起来也很偶然,20年前,我因为一个偶然的原因,被误诊为癌症,当天晚上送到了医院,连夜检查确诊为小腿上有一个红疹,就说是癌症,而且必须住院。过了两天,就必须要手术,要把腿锯掉。

结果我已经被麻醉之后,推进了手术室,等我醒来的时候,我一摸腿还在。我就很诧异,我说怎么又回来了?人家说,因为炎症,大家知道炎症发炎的时候是不能做手术的,你炎症太厉害,得先回来消炎,消炎了再锯。

那会儿当你生病的时候,你就是个动物,任人宰割,而且他锯的时候还得感激他,本来锯到膝盖,后来锯到大腿上,还是要感谢他,因为他没从腰上锯。

人在特殊环境下思考很奇怪,幸运的是,消炎了一个礼拜之后,炎症没有了,医院分成两组,一组人摸完了腿认为是癌症,走了。我就很紧张。又来一组人,摸了说是炎症,我又活过来。于是有十几天,天天是癌症炎症,弄得我很煎熬。于是我就问他们,到底来这看病能不能看好?你们都没谱。

最后有个人说了个实话,他说,病都不是看好的,是体检查好的。我不理解,我说为什么?他说,你以为人长寿,都是锻炼,吃药,看病维持的吗?不是,最主要的是要经常体检,花钱花时间体检,省钱省时间看病。

就跟车一样,你每出一次车就保养,这个车永远不会出问题。但是从来不保养,一开出去几十万公里,终于有一天彻底死了。我觉得也有道理,后来我就出院了,我也懒得折腾这个事,出院以后不管,最后就活着一直到现在,还站着。

但这件事情给我一个特别大的印象,于是我就开始体检,现在每年体检三到四次,全世界找地方体检。因为医生告诉我,体检最重要的是注意三件事情,一个人健康取决于三件事情:

第一,基因,你遗传基因怎么样,基因里面如果有问题,你一定就得小心,否则的话你的行为如果又加剧了基因的恶变,你可能死得快。确实是这样,我有一次去一个地方吃饭,有人帮我预定,他说我不在,我出去玩了,因为我快死了,所以你这次找谁谁谁。我当时一想,他才不到40岁怎么就快死了呢?后来我见到他就问,他说我没病很健康,但是我们家人到45岁都死,基因所致。他说我也快40了,还剩五六年了。后来这两年都不敢问他,因为他说他们家的人45岁上下基本上就结束了,是心脏病,而且是突然间的骤停,基因非常重要。

第二是环境,医生说如果你不注意,比如说有很多大气污染,有化工厂,每天在那里,再好的身体,架不住环境对你的污染和损害。

第三是行为,也就是吸毒、打架、斗殴,没事就像我们前两天看见的龙哥,拿刀动不动捅人,最后反被白衣男干掉了。这个行为你去看这个视频,纯粹是自己导致。

所以他讲这个话以后,我就梳理这四十年民营企业,事实上民营企业同样是这样,一个企业要健康发展同样是这三件事,第一是基因,第二是环境,第三是行为。今天出事的这些企业家和成功的企业家,无非就是这三件事情组合起来哪个对了,哪个错了。

先看基因,基因对创业者来说是你的出身,幼年生长的环境,家庭环境。其次是你受过的教育,形成的价值观,和你的知识结构。第三就是你周围的朋友,和你工作的经历给你赋予的特别处理事情的方法,和你对世界判断的态度。这三样东西,我们把它叫做企业家创业初期的基因,基因就是我们的遗传密码,这些东西小的时候看不见,精子卵子的时候看不见,等到长大成180,有血有肉的时候才发现基因是存在的,可以变成这么大,那时候才知道缺陷在哪。

首先我们来看生长环境很重要,改革开放40年很有意思,第一个十年我们都没有公司法,第一个十年我们来做生意的民营企业出身最多的实际上是社会的边缘人口,插队回来的两劳人员,劳改劳教人员和社会农村的边缘无业人口,出身不好的那些被社会几乎要抛弃掉的人口,这些人是改革头十年开始做买卖的人。但是,也有一些很独特的人,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少量的人,任正非、王石、柳传志这些人,他们是第一个十年开始创业的。而这些人为什么活下来,而那些人不在了?

比如说傻子瓜子,那时候做生意到现在30多年,没任何改变。这还算是善终,到现在为止还在,但是买卖是越做越小,从知道他是这么大买卖到今天还这么大买卖。

另外那时候北京还有一个个体户,非常有名的个体户,网上开始做生意的时候见过这个人,他是从监狱里刚放出来,我们有一个生意要请教他,我住在一个筒子楼里,那时候非常悲惨,就是12平米的筒子楼里,我坐床垫上,给他一个板凳坐。他进来的时候,跟我说话是不停的看外面,总是看外面,我就觉得很怪,因为每个动作都看得很清楚,我就跟他说,没人。他突然意识到了,他说,习惯了,因为他以前一直坐牢,在监狱每次说话都要看管教过不过。所以他说,习惯了。

由于他曾经的这些经历,导致他在个体户年代是北京非常著名的个体户,然后他从监狱出来以后,要报答他的一个管教干部,他当时最饥饿的时候和另外一个犯人背靠,有个管教扔了个馒头,这两个人吃完了。就因为这一个馒头,他出来以后去看这个管教,因为出了车祸瘫了,但是继续要做生意,但是他的性格和社会经历导致他对这些专政机关的人,那时候叫专政机关,和管他抓他的人,他有非常大的抵触。

有一天他在打麻将的时候,冬天有人冲进来,他不愿意屈辱地被抓住,他就在阳台上站着,结果一失脚摔死了。

他们的经历、经验带来的基因,在那个时代,是有优势的,第一个优势就是自由人。在改革头十年的时候,这些人是自由人,大家创业的前提是你必须是自由人。而我们那时候在机关里,不是自由人,所以自由人这个角度他们成功的出来。

第二,敢冒险,牢都坐过的人险就不险。

第三,对尊重有渴望,由于他们没有社会地位,极需要经济上的自给自足,同时被尊重。

所以在改革的头十年,这类人他们身上的基因导致在第一个十年是成功的,但是他们没有持久。因为他们的局限性,而另一些人,我们知道很有意思,是社会当中社会基因相对纯正的人,被认为是正面的人,当兵的,柳传志、王石、任正非都是当兵的,王石18岁去了新疆做汽车兵做了六年,所有这些人创业也在那个时候创业,他们是自觉的成为了自由人,他们不是被社会抛弃,所以他们辞职出来首先做了自由人。

另外他们的基因里面有一件事情就是正派,正直,另外都上过大学,还能够自我学习,这个基因决定了他们不停地学习,大家知道王石60岁还出去学外语,这样一种自我学习的能力始终存在。任正非、柳传志都是这样,所以这些人都活到今天,他的基因里面的东西不一样。

我们再看后面,到第二个十年,89年到99年,出现了很多有意思的。第一个十年,这些极端的个体户慢慢被淘汰,出现了一批新的所谓九二派,就是从机关出来的这批人,这批人身上的基因无非就是教育水平,基本的价值观以及自我学习能力和社会资源和之前都不一样了,这种基因带到今天,有一大批所谓九二派,他们出事的概率很小,原因也是因为正,受过的教育,原来的经验,工作背景,他们对法律法规的尊重,对于社会环境变化所表达出来的敏感性,决定了他们做事情的方法,是自律、前瞻而且努力的人。

再往下到第三个十年,我们真正开始有了市场经济这套游戏规则,是从93年公司法之后,在93年之前中国没有公司法,有个体户,没有现代公司。93年之后到现在,我们关于赚钱的法律有两百五六十部,正因为有了这一堆法律法规,所以到第三个十年,我们真正就有了赛场规则,而这个赛场规则,越完备越全面越公正就有了越好的运动员,这个运动员就叫做企业家,企业家是在市场经济的市场上职业选手,如果市场不规范,没有这些法律法规,你就只能有这种野跑,而不是职业选手。

所以现在看了很多,在第三个十年出现的马云,BAT这些创业者,这些本质上都是理工男,理工男在中国都能赚钱,说明我们的赛场规则是公平的,不需要太复杂的基因,我们这些文科男,社会人,再往前是江湖人。

第一个十年是江湖人挣钱,个体户。第二个十年是社会人,做房地产的这些,第三个十年都是理工男。现在你看写个程序,做个软件,就可以变成几百亿美金的公司。靠什么呢?他们这个基因如果倒退十年二十年,完全不可能存在,活动机会都没有。

所以从99年一直到09年,到现在这段为什么这么多创业成功的年龄越来越小,而且看起来人很单薄,只会写个软件,平时也不善言辞,最后公司做得市值比我们都大,比我们赚的钱都多,企业发展得比我们都好,原因就是市场规范有了这样一套游戏规则,使得这种简单基因的动物和创业者也能成长。

这就叫环境改变了,环境改变了,基因就能生存,环境没改变的时候,你非常强大的基因才能生存,现在这种理工男都能生存了。理工男的基因跟我们不一样,我们是先懂江湖再懂商务最后听说过电子的人。

但是理工男是反的,他们先懂电子再懂商务,听说过江湖,他们不懂江湖,听说过江湖。所以基因发生了变化,所以现在互联网出来都是高学历、留洋、会写软件的,懂技术的这些,这些基因赚钱。

所以很多老一代企业家不服气,比如从房地产赚了钱,说我们要变成互联网企业,我花钱,都给他买了,给多少钱,大家看有转成功的吗?我记得马云有一次聊天的时候讲,我就问他,我说我们怎么变成互联网企业呢?马云笑了,你别想了,互联网是一种动物,你们是一种动物,我们这种动物是专门吃掉你们这种动物的,你不可能改过来。

其实他是对的,今天你看有哪一个特别的土豪地产商变成了互联网企业?他只是用互联网而已,但他的思维、他的基因,他的基因在于喝酒,他的基因不是写软件,所有地产公司做过十年以上的员工辞职的时候,都跟老板说,我为公司喝了几吨酒。两天喝一斤,十年真的几吨酒,这是他的基因,但是坐在家里把软件写好,他从来不懂。所以他雇了也用不好这些人,所以其实企业家的基因非常重要。

如果我们今天企业遇到问题,其实很重要的是要检讨自己基因当中是不是出了问题。比如你的价值观是不是有问题,你老迷信权力,这是不是有问题?今天出事最多的民营企业家的基因里都有一个毛病,迷信权力。今天活下来的好的企业家也有一个基因,迷信市场,迷信客户。比如万科,王石说不受贿,不给人送钱。很多人不信,今天他也退休了,将近三十多年,他出过财务丑闻吗?基因里没这事。他相信客户,相信市场。

我跟他出去很多次,他跟人谈地,从来不答应任何其他的额外条件,哪怕是合理的条件。所以他的基因就是相信公司治理,相信体制,相信文化,这是马云今天讲的。

好的体制加上好的人加上正确的文化,组成的一个公司将会是持续常青的公司。王石是这样,他们的公司也是这样,所以40年,他没有因为哪个领导干部出了事情,他成为了“两院院士”,一进法院,二进医院。

现在这种“院士”很多企业在做,比如寻租等等其他的事情。一路过来你看基因非常有意思,我们逐步的看,把差不多这40年几百个企业家的经历、出身、学历和他们的价值观做个梳理就发现,存在下来的都是基因没问题的人,而且不仅现在存在,未来还会存在。今天大家说马云退休了要当老师,大家知道他真的是喜欢当老师,他考上了师范读了四年,毕业教了六年书,所以他基因里就懂老师。

其他的人是当兵的,他的基因里就是像个当兵的,所以退休了也要当老师。而五六年前就开始做乡村教师计划,所有的事都围绕老师这件事做,这是他的社会基因。他怎么不去想别的呢?也有的人做诗歌,因为大学的时候就是诗人,文学青年,所以他天天想的都是做诗歌的事,这是他的基因。所以不同的人的社会基因不同,价值观不同,经历不同,出身不同,行为方式就非常不一样。

第二件事是环境,环境是指什么呢?小的来说是指周边的这些领导,今天换了明天换了,这是小环境。中一点的环境叫体制,体制法规的环境发生变化,大的环境就是国家改革开放的周期,社会转型的规律,这就是大的环境,从过去40年来看,环境发生了特别大的变化,刚才讲到第一个十年,我们的环境社会上是有共识的,唯一的共识就是不做什么,所以当时大家很轻松,不做什么呢?不搞文革,不搞阶级斗争,所以那时候的环境整体上来说,只是我们允许开始琢磨赚钱的事,但其他社会的变化不大,所以给出的空间很小,所以那时候赚钱最多的都是万元户。以万元为单位的,因为这个环境就给你这么多,所以哪怕你的基因是正确的,那时候挣的钱,万元,十几万,超过一百万的都非常少。

第二个十年,我们仍然有共识,第二个十年的共识,89年到99年,我们的共识就是搞商品经济、市场经济,但怎么搞还没有共识。一直到99年以后,我们有了一个共识,搞市场经济,第一外部世界通过加入WTO,跟全世界做生意的这套规则变成一样了,我们称之为接轨。第二,我们要接轨内部,要建立法制基础上的市场经济,所以国内就开始频繁的全国人大做了一个十年、十五年的立法规划,要在这个期间完成和市场经济相适应的法律法规基础。所以93年以前,我们都不知道什么叫公司,我们只知道有大哥,比如我91年办公司,人家见我都叫冯哥,从来不叫董事长,今天凡是公司叫冯哥的都是老人,就跟江湖是一样的。

但09年以后,大家开始叫法变了,环境变了,都叫董事长。这其中我们有多少法律出来呢?劳动法、公司法、证券法、担保法,一系列的法律,什么法律都有,200多个法律,正是因为这些法律使我们建立了一整套规范的商业竞争规则,我们才能知道VC、PE,知道上市,知道VIE,知道红筹机构,我们立即从业余选手全变成专业选手,所以我们都很专业了,大家说话、做生意的语言都一样了,你说你是A轮,A+轮,B轮,大家都听得懂,靠的是跟国外接轨,靠外部市场环境。

这是最大的变化,这段时间企业家成长最多,而且企业家的创造性发展出来的能力、爆发出的能量也是最大。但是,到最近这段我相信环境大家觉得似乎有点懵了,的确应该懵,你不懵说明你不正常。改革进入第四个十年,按照中央的说法我们进入深水区,进入到一个攻坚克难的阶段,进入到一个巨大挑战的时期,我们有很多事都没有标准答案了,没有共识,或者说取得共识非常困难了。为什么呢?

我们前三十年的快速发展,同时也积累了一些矛盾,也有一些问题,一些看法越来越不统一,集中起来说有五大问题,现在很多分歧。

第一是收入差距扩大,这件事情客观存在,但是怎么看待这些问题,意见不一样。有最赞成的,也有最反对的,还有中间赞成,还有中间反对的,我们通常国内的政治语言其实都是有一种说法叫极左、中左、极右、中右,加起来四种看法。

第二件事情,贪腐,一部分官员在改革过程中放弃了原来共产党员的初衷,被全力寻租,被糖衣炮弹打中,被很多社会环境,也包括商业环境中的事情,纠缠进去沦陷了。贪腐官员的事情怎么看?是市场经济带来的,还是市场经济改革不完善,还是深化改革需要进一步改革来克服,看法也不一样,也有四种看法。

第三是环境,发展三十年以后,到第四个十年,都说环境不好了,呼吸也要憋气了,因为不憋气就死了,因为空气的硫、甲醛、甲烷,各种各样的东西,全部都是有毒的。总之环境这个事,也有一大堆意见,没有共识。

第四,价值观、道德、意识形态这些分歧也很多,有人说现在道德沦丧,世风日下,也有人说个人权力得到主张,发展个性化更好了,也有四种观点。

最后,中国和世界的关系,有的人说厉害了我的国,有的人说我们还要发展,总之这五个问题每个问题有四个答案,就有二十种选择。今天我们二十种选择的时候,你想让大家的想法有个共识,相对困难。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政策出现的频率、调整的速度和方向、力度、预见性越来越难。

我们的可预测的地方越来越少,所以大家就懵了,比如房地产,不讲别的,今年上半年各地出的房地产调控有250多个政策,你说今天的地产商怎么样建立预期?不让卖,不让买,要摇号,什么时候开始调控房地产呢?人民日报第一篇文章调控房地产的时候,房地产的价格是每平米两千块钱,就从两千块钱调控到现在北京是五万块钱一平米,还在调控。

所以现在这么频繁的调控,大家不太能预测。最近看到环境变化以后,P2P有些地产公司资金链出问题,有些制造业遇到了压力,当然我们还有一个大环境,中美贸易冲突,等等等等,所以我们进入到改革第四个十年的时候,我们的外部环境,大到国际环境,小到体制环境,都发生了很多变化。当然我们还有最小的环境,就是你跟某个领导人的关系,这个环境也变了,因为人链断了,资金链就断了,政策链断了,资金链就断,体制断了,资金链也会断。某个领导不给你贷款了叫人链断了,有时候是外部环境大市场变了,你就不可能有很快判断。

环境变了,再加上你的基因,你应对这个环境的方法,就是你的行为,你有了不同的基因,怎么应对你的环境呢?我们主要讲三件事。

第一是政商关系,所有民营企业死亡率最大的是政商关系,很多大企业死在政商关系,小企业也死在政商关系,就是你的行为。所以我们今天看到凡是基因里面,迷信权力,相信寻租,为获得超额、不正当竞争的利益,围绕权力转的这些行为,他的价值观是这样,所以行为也这样,跟某些政府部门有很多不正常连接的,经过这段就死掉了。

还有一些比如P2P跑路的,可能本身的基因不是为给他钱的人服务的,他本身这头拿了钱,那头也没资产,中间把钱吃掉了,本质上就是贪污或者诈骗,这种价值观不管是在P2P,在别的方面也一定是这个行为需要遭受惩罚,这会死掉的。所以,在我们的基因遇到环境变化以后,你对政商关系怎么处理,每个阶段的政商关系怎么处理。就像万科、阿里,包括今天看到的健康企业的处理,还是去按照有些成为“两院院士”不信的企业家,按他们的方式处理?

所以政商关系成为行为研究中最重要的,所谓政商关系就是三件事,第一是你跟外部的法律法规关系,比如法律法规变了,你是冲突还是相融,如果冲突会死,相融会发展。第二是你跟国有资本的关系,你跟国有资本究竟是混合经济的关系,还是你去侵占国有资产。第三是你跟领导人的关系,你跟你们县、你们市,你这个行业领导人的关系,这都是政商关系。这三方面只要有一个方面没处理好,行为上出现了差错就死掉了。

第二,我们研究行为就是研究你在企业经营当中的价值体系和你的公司经营当中的使命、愿景、价值观这样一套行为。你是按照专业的职业选手企业家来定位自己的企业、使命和愿景,还是仅仅为了捞一票就走,对付对付客户,挣点钱,赶紧吃香的喝辣的,然后过自己牛逼的日子。

比如有的人赚了钱,今天我看说戴大金链子成为黑社会的标志,这个百分之百不一致,但是有些民营企业就开始炫富。你是这个行为,还是我们认认真真做企业,艰苦奋斗也好,踏实肯干也好,认为为产品、客户花时间、花精力做公益也好,总之这个行为,你围绕着企业经营的行为,也是分得很清楚的。

下班以后跟谁在一起,这也是个行为研究,如果下班以后你跟公检法在一起,跟银行在一起,跟纪委在一起,不是去捞人,就是资金链快断了。如果下班了你跟科学家在一起,跟教授在一起,跟投资顾问在一起,或者我们就跟家人在一起,说明你有正常生活,企业一定是健康的,你这样的行为会导致你企业的员工也会更好,这就是行为。

第三个研究的行为就是你扮演的角色不要太多。在不同的环境下,企业家有的会扮演很多角色,比如说你又要做成一个成功的企业家,还要变成一个道德完人,又要变成一个慈善家,还要变成一个暖男,你可以变成非常多的角色。但是别忘了,角色越多,人设越容易崩塌。

你是正常的角色,还是演的角色,这又不一样,所以很多企业家最后角色太多了以后,疲于奔命,每个人都有三种生活:公开生活,比如我们今天聊天。私人生活,跟朋友跟家人。每个人还有秘密生活,这三种生活颠倒了次序,如果把私人生活过多的放到公开生活就会有些尴尬,把秘密生活放到公开舞台上,就成为丑闻。所以角色错乱之后经常就hold不住,比如喝酒喝多了,做了冲动的事,这就是行为里角色怎么扮演。

一个企业家应该最重要的是做好企业本质的工作,就一个角色,要么是企业家,要么是退休了,就是普通人。道德是危险的,因为道德是变化的,道德是大家吹捧你,也是口水淹死你,想在道德上成为一个完人是非常危险的,而且也是注定成功不了的,所以不如是企业家,正常人,平常心。

正常人是什么?我觉得就像现在大家谈事情,就叫做正常说话,说正常的话。然后平常心,努力奋斗,不问结果,积极奋斗,用健康的心态迎接每一天的未来,这就是你把角色扮演好,所以我们在看企业家行为的时候,重点谁这三件事情,就是我们讲的政商关系,在企业内的定位、使命、愿景的这些东西,怎么治理公司,最后你扮演角色,凡是扮演角色多的企业家,穿帮的机会也就多。

所以我们简单的回顾一下就知道,过去四十年改革开放以来,这样波澜壮阔的一场中国特殊的机遇给了我们一个发展的空间,但是我们检讨起来,我们会发现,最重要的工作是不断地把修复自己的基因,让自己的基因能够适合于社会变革的环境,经济、体制、政策发生变化的环境。

另外校正我们的行为,我们最终应该按照中央要求,清清二字,25号文件对企业家的规范,就是依法依规做企业,认真做产品,创新服务客户,做公益,照顾到社区,同时完善自己的人生经历,为中国经济的成长持续做贡献。这是我们通过这样一个检讨得到的判断,也是我们的期待,谢谢大家。

16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民营企业  密码  冯仑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80)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