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价上涨家庭负债,谁是罪魁祸首
椽锐 2018-09-04 06:17:00

近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分组审议计划执行报告和预算执行报告(《关于今年以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执行情况的报告》、《关于今年以来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显示,今年的消费需求形势不容乐观,主要体现在今年前半年消费疲软。

据统计局公布的今年上半年消费数据显示:2018年6月,全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0842亿元,同比名义增长9.0%,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7.0%。1-6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80018亿元,同比增长9.4%,今年前半年消费增速下降是非常明显的。去年后半年每月的消费品零售增速均在10%以上,基本从10.4%到10.2附近,去年上半年的消费品零售总额的增速是从10.9%一直到11%,而今年从1月到6月则全部下降到10%以下,从1月的10.1%下降到6月的9.0%,消费增速逐级下降是一个既成态势。

对于这种情况有专家表示:近年来出国已经成为很平常的事情,出国购物的热潮导致居民把大笔的“票子”甩向了欧美等国家,比如一年在境外的购物消费就超过万亿以上,而且购买的都是奶粉等日用品,这无形中就降低了本国的消费水平。原因是我们的消费环境比较恶劣,大家有能力不想消费,想消费到境外消费。如果不改善这个消费环境,经济的发展不容乐观,人民群众的不满意感会上升。

消费环境不好表现在:一是不安全,食品、药品、工业产品、各种各样的农副产品,不时披露出来的有毒有害事件令人震惊,让大家普遍感觉到消费不安全;二是服务的质量很低劣,就像旅游环境一样,不论在云南,还是在黑龙江发生的旅游恶性事件,还是最近滴滴司机杀人事件,都进一步损害了我国的消费环境;三是监管不严,比如这次长春疫苗事件。这些是人命关天的事情。如果不改变现在的消费环境,不仅民生的需求没有办法得到满足,更重要的是消费潜力不可能上升,而且还会进一步下滑或转向境外。

但以畅谈君看来,消费环境不好仅仅只是一方面。虽然出国容易但是出国的人还是少数部分,最主要的还是要从居民身上说起。

今年上半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为8.7%,仅高于2016年8.4%的收入增速,是2001年的次低收入水平。其中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名义增速为7.9%,同样是2001年以后的次低水平,和2016年7.8%的历史最低增速差不多水平。

居民收入降低,但是物价却在不断上涨,此消彼长,大众的消费水平就会被不断降低。

另外,居民债务地不断增大也是消费水平降低的主要原因。一方面居民要归还目前的债务,另一方面还要为未来的债务归还做打算,未来预期恶化,风险提高,就会缩减当下的消费。

最近,标普全球评级发表了有关中国信贷增长的报告,根据该报告,在2017至2021年间,中国债务规模可能增加77%至302万亿元人民币。从债务增速来讲,中国的债务增速高于中国名义GDP增长率,这其实意味系统的高信贷风险仍可能递增,构成风险。在不断增大的债务当中,家庭信贷的增长非常引人注目。

家庭债务上升则对经济增长带来负面影响,债务的不断累积,居民收入的降低,导致偿债的能力不断下降,到时候人们的日子会更加难过。最终有很大程度上会引发银行业危机。

家庭债务形成的最主原因是房价的一路高涨,居民杠杆率(居民部门债务余额/GDP)随之一路上扬:统计显示,居民杠杆率从2008年时的18%,攀升到2018年一季度的50%,短短十年,翻了两倍。

当房价远远超出收入水平,即便居民能够挤上房价上涨的顺风车,也会因为首付和还贷压力,而被迫削减消费。尤其是对于那些六个钱包凑首付的购房群体,消费挤压效应更加明显。掏空祖孙三代的积蓄,才勉强挤上房价上涨的列车。且不说父母祖辈的养老、医疗负担重压在身,即便是归还房贷,都会压得喘不过气来,哪还有富余的资金进行消费?消费如何不下降呢?

就目前而言,中国的财富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向前1%人群集中,同时负债也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向中间夹心层集中,最终形成“顶层强,中间弱,底层大”的结构。

而所谓中产阶层并不是消费升级的主力,他们跟底层一样,在高房价的裹挟下,在降级着自己的消费水准。中国很多高端消费品的供不应求,实际上是贫富差距扩大的结果,而非中产消费升级的结果。所以,这是极少数人的消费升级和绝大多数人的消费降级。

所以,居民杠杆率提升,存款增速下降,可支配收入也开始下降,则必然体现在消费上,在高端消费大幅下滑的同时,必然伴随的是低端消费的增加,榨菜股价暴涨就是很好的证明,这是大趋势。

题图:站酷海洛Plus

141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物价  收入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745)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