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趋势 | 消费真的降级了吗?
第一财经 2018-08-24 16:56:00

今年以来,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出现下行引起市场关注和担忧,“消费降级”成为热词。

广发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郭磊撰文表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并不完全代表消费,它不包含服务性消费和虚拟消费。无论哪种口径的消费,长趋势都大致与名义GDP同周期,即它们的增速下降只是经济整体增速下降的一部分,且由于降幅更小,对于GDP贡献一直在上升。

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刘爱华8月14日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我国消费增长平稳,消费升级仍在持续。其中,居民家政、电影票房、旅游收入等服务类消费保持较快增长。

国家统计局披露的数据显示,7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0734亿元,同比增长8.8%,增速比上月回落0.2个百分点;1-7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9.3%,增速比上半年回落0.1个百分点。

刘爱华表示,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7月走势来看,增速回落了0.2个百分点,月度之间的波动是比较正常的。今年以来,影响消费市场的因素和去年也有不同的变化,进口关税的调整,还有电商的各种促销活动,对短期消费的增长都造成了一些扰动。

万博新经济研究院副院长刘哲此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上半年消费略有回落,一方面是受到高基数、汽车降关税政策、假期等阶段性因素的影响,另一方面,也需要注意到产业转型等对中小企业的影响,开始从企业层面向居民层面传导,使得部分城镇和乡村居民的消费受到一定影响。

郭磊表示,2018年上半年社零下降的主要是汽车和地产系消费,大部分必需消费品并没有趋势性。汽车下降有行业规律和政策影响等一系列原因;地产系下降与前期地产销量有关,二者都不具有“降级”概念。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数据显示,1-6月,汽车产销分别完成1352.6万辆和1335.4万辆,增速分别低于上年同期1.9和4.3个百分点。

郭磊分析,从居民消费产品内结构来看,看不出消费降级特征。以乘用轿车为例,B级、C级车占比截至2018年上半年一直在上升;一类、二类卷烟销售占比截至2018年上半年一直在上升;高端白酒和低端白酒也展现出趋势增速上的分化。

从居民消费支出结构来看,也看不出降级特征。郭磊分析,“消费降级”意味着恩格尔系数的变化,即花费更少支出在不必需环节。但从恩格尔系数看,截至2017年一直在稳定下降;而居民在教育文化娱乐服务上的支出近年整体上升,18年上半年与17年上半年持平;医疗保健上的支出上升比较明显。

中山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湛撰文分析,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和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也是反映居民消费的重要统计指标,从这两个统计指标看,前者已经连续两个季度出现回升,后者自4月份以来出现上涨势头,两者走势表明2018年以来的消费内需并不疲弱。

今年上半年居民消费支出增长较快,服务消费升级势头明显。体育、健康、旅游等服务消费势头强劲,全国居民人均体育健身活动支出增长39.3%,医疗服务支出增长24.6%,旅馆住宿支出增长37.8%,交通费支出增长22.8%。

此外,追求舒适生活的享受型服务消费需求旺盛,全国居民人均饮食服务支出增长16.6%,家政服务支出增长33.1%。同时,个人护理、教育培训方面投入加大,全国居民人均用于化妆品、成人教育及学前教育培训等方面的消费支出也呈现两位数以上快速增长。

今年上半年,最终消费支出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78.5%,高于资本形成总额47.1个百分点,且高于一季度水平(77.8%),显示出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持续增强。

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毛盛勇表示,下半年消费还是有条件延续平稳较快增长态势的。有几个因素:一是消费本身是刚性增长的;二是居民收入增长这些年来总体保持较快增长;三是消费结构升级的步伐只会加快,不会停下来;四是进口政策的因素,这些年我国加大了进口,将促进整个市场销售的活跃和增加供给。

商界主编点评:最近大家议论消费非常多,主流观点认为消费不行了,出现消费降级。但其实我认为现阶段并非消费降级,而是处在消费升级的阶段。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丹尼尔·卡尼曼的前景理论告诉我们,人们对损失比对获得更敏感,人们在面临获得时往往是小心翼翼,不愿冒风险;而在面对失去时会很不甘心,容易冒险。人们对损失和获得的敏感程度不同,损失时的痛苦感要大大超过获得时的快乐感。

人们总是本能地更相信坏的那一面,这也是为什么消费降级这个更加消极的说法反而更能抓住大家的眼球。

说了这么多,我们当前的消费环境到底如何,又会往哪个方向发展呢?

消费这件事,和当时的经济、政治、文化环境,和当地的地理环境、人口结构、风俗文化有关,消费者的年龄、性别、喜好、性格、受教育程度甚至他付钱那一刻的心情都会影响最终的消费行为和选择,因而想要通过一篇文章讨论清楚消费的趋势,实在是太难太难太难了....

但可以分析得到的是消费越来越向头部企业集中,市场不断有消费热点涌现。而居民收入分配成为遏制消费增速上升的重要因素,高收入阶层与中低收入阶层增速分化,导致边际消费增速下降。未来要扩大内需、刺激消费,实现经济转型,当务之急是要减税、进行财税改革,这样才能使中国经济在结构调整中得到良性发展。

16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宏观趋势  消费降级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222)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