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客下一步:下沉!
马程 2018-08-28 14:00:48

在经过“千播大战”后,映客成为直播行业少数的幸存者之一。

8月26日,映客发布了2018上半年财报,这也是它上市后的第一份财报。财报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映客整体营收22.8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7.9%;经调整后纯利润达4.09亿元,同比增长21.8%;上半年直播收入为22.27亿元,同比增长15.3%;广告收入达到4784万元,同比增长2444.68%。同时,映客季均付费用户达198.4万,环比增长6%,但同比下降20.3%。

招股书显示,2015年、2016年及2017年,映客都是盈利的。今年上半年的营收和盈利同比都有所增长。但相比虎牙直播等同行,映客的估值一直处于低位。

今年7月12日,映客登陆港交所,按3.85港元的发行价,映客总市值约77亿港元,折合人民币不超过65亿元。上市当天映客开盘后股价涨幅一度超过40%,但之后股价并未一直维持在高位,反而下降不少。截至8月27日收盘,映客股价为2.790港元,总市值为57.5亿港元(49.987亿人民币)。

8月27日,映客在香港召开了2018年中期业绩报告分析会,映客CEO奉佑生和CFO李劲进行了解读。

李劲提到,目前映客股价表现不好,是因为很多人觉得直播过气了,但他认为这个判断不准确。直播在下沉市场将有新的机会。

奉佑生表示,下沉是行业大趋势。映客下一步将着力开拓下沉市场,并不断丰富产品类型。

“互联网公司终究还是看人,没其他东西。能否保持新产品的创新能力,是映客团队成长的关键。”奉佑生提到。

广告收入大增,手握25亿资金

此前招股书披露,2017年映客的直播收入占据总营收的99.9%,今年上半年这个占比下降了2.2%,为97.7%。从此次公布的半年报来看,2018上半年广告收入占总营收的占比为2.1%,广告收益为4784万元,同比增长24倍。

“映客成立以来,一直没有很关注广告业务,今年才成立了一支专业的广告营销团队。”奉佑生提到,“与banner、信息流等广告形式相比,我们更想探索创新的广告形式。用广告替换视频中的元素,在不影响用户体验的同时,无缝植入到直播当中。”

财报显示,截至2018年6月底,映客持有现金及等价物25.29亿元。奉佑生提到,映客目前现金流充足,下一步会把部分资金投入到娱乐视频技术和产品的研发上,保证公司未来不断精进产品体验,并突出创新产品的爆点。

映客一直以良好的产品体验著称,包括朱啸虎、周亚辉在内的多位投资人,都提到在试用过产品后很快就决定投资。从最新公布的财报中也可以看出,映客直播上半年研发开支8522.4万元,同比去年增加了29.3%。映客上半年发布了酝酿已久的6.0版本,新增了动态功能、发现页面、连麦功能等。

“映客一直把公司看作是一家创业公司,团队也保持着很好的创业心态和战斗力,我们会把包括映客直播在内的多条业务线,当做创新产品打造,希望不断推出新的产品。”奉佑生说。

李劲对全天候科技透露,目前映客内部在开发多款新产品和应用,但是仍处在更新迭代过程中,会在准备充分后推向市场。

值得注意的是,财报中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映客直播月活跃用户达2638万人次,同比增长30%,环比增长4.5%。第三方数据机构Turstdata《2018年中国移动互联网行业发展分析报告》(上半年)显示,映客的用户日均使用时长实现了快速增长,2018年6月份最高达29分钟,同比年增长78.3%。

不过,在一二线城市发展数年的映客,决定到下沉市场寻求更多的用户。

拓展下沉市场用户

直播行业走过爆发期之后,付费状况呈现出新的特点。截至2018年6月30日,映客每季付费用户198.4万,相比去年同期的249万,下降20.3%。

但映客的付费收入却在继续提升。2018年上半年,映客平台直播收入为22.27亿元,比去年同期的19.32亿元增加了15.3%。

李劲表示,映客目前和陌陌直播、YY直播相比,用户规模不在一个数量级上。所以现阶段,映客的重点将放在增长用户基数上,而非提高用户的付费比率。

“公司的现金流很好,在财务上我们没有特别的需求。今年的工作重点是把基本用户做大。用户基数大了,很多数字就上去了。”李劲提到。

上市之后,映客开始全面整合内外部资源,加大开拓新用户的力度。未来发展的重点,将是下沉到更广阔的三四线市场,李劲表示,用户下沉将是趋势也是拐点。

财报透露,映客会在分众投入1亿元人民币的宣传费用,把推广渠道从一线城市下沉到二三四线城市,最终将用户市场规模进一步扩大。同时,将与B站联手,打通双方的二次元用户,共享对方的内容和用户,缔造更加丰富的视频化社交平台。

据悉,映客团队已经在很多三四线城市做市场调研,挖掘有潜力的主播。

李劲认为,一线城市的用户有很多休闲娱乐的选择,看球、看演出、去酒吧等,但是到了三、四线城市,用户有更多闲暇的时间需要打发,他们更加孤独、苦闷,对于线上社交和娱乐的需求实际上比一、二线城市大得多。

“现在映客股票表现不好的原因,是很多业内人士认为这个行业过气了。但我们不认为直播过气是一个正确的说法。当时直播火爆,很多人想借此赚快钱,忽略了更重要的问题,那就是精细化运营。”李劲说。

在李劲看来,广东三线城市的需求跟长三角三线城市的需求是不一样的。推同样的东西,一定有一部分人不感兴趣。映客想把业务向三、四线城市下沉,从运营、技术、思路各方面都要做好准备。

“2015年、2016年的时候,所有公司都没做好准备。2017年底映客真正开始琢磨这件事情,想各种各样的事情到底怎么做,开始尝试组织人力,做技术上的储备。现在映客愿意花时间和精力来做这件事。”李劲说。

奉佑生告诉全天候科技,映客具备在下沉市场开拓的基础条件,因为和别的直播平台相比,映客的主播更具备长尾效应。

据映客方面介绍,目前映客排名前10的主播中,去年总收入共计6000多万,在映客的总营收中占比大约2.5%。相比其他直播平台,映客从成立以来就强调“全民主播”的概念,关注发掘素人主播,坚持UGC模式。

在奉佑生看来,保持素人主播和UGC模式,更符合平台对社交和陪伴的定位,“和很多平台上的红人做单纯的表演不同,素人主播更贴近用户的生活。他们与观众交流更有共同语言,情感连接也更强。”

李劲提到,映客对于市场上一些网红孵化机构基本持排斥态度,而把更多精力放在培养新人,“他们的主播长期在别的平台上做直播,有属于他们的套路,但这些套路在我们平台上是不允许的。”

映客曾在2017年推出直播+选秀的模式,通过直播选秀造星。李劲提到,今年开始,映客将把重点放在更广大的素人群体。

财报中显示,映客业绩中,毛利率有所下降。李劲提到,这主要是由于给主播分成比例提高。目前,映客主播分成从31.25%到62.5%不等。此前,映客的政策是头部艺人可以拿到最多的分成,粉丝数量越多的主播,可以拿到越多比例的分成。但其他主播往往只能拿到最基本的分成,一个月获得的收入有限。

但是今年,为了更好下沉到三四线城市,公司决定扶持更多腰部主播。“公司会和他们签订合约,如果可以做到每天固定时间内坚持直播,我们会在分成的基础上,给他们固定收入,吸引更多人坚持直播。”李劲说。

据李劲介绍,目前来自三四线及以下城市的营收,在总营收的占比中不足5%,适合下沉市场的主播数量也很少。但他认为,一旦赢得了这块市场,用户将有极大提升,别的平台也很难复制,因为运营模式很重。

下沉市场庞大的人群基数,让看中用户和流量的平台们趋之若鹜。对于尚是直播蓝海的下沉市场,映客采用的策略能否见效,下半年的财报也许就能有答案。

19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映客  直播  业绩报告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78)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