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岁以287亿元身价成为首富,如今或将成为阶下囚
沈小波 2018-08-15 17:06:36

2015年,绿能宝互金平台正式上线后,开办了多场活动。彭小峰也重新进入活跃状态,在自家活动中担纲主角,在业内别家举办的论坛中,也积极发言推介绿能宝。活动结束,彭与业内人谈话,不免涉及自己经历,称自己是“三落三起”,颇为踌躇满志。

世事难料,绿能宝却成为他跌得最狠的一次。这一次,彭小峰触犯了法律,等待他的可能是牢狱之灾。

8月9日,一份苏州工业园区公安分局答复意见书在坊间流传。意见书披露:

2017年7月7日,因江苏绿能宝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等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苏州工业园区公安分局已对其立案侦查。目前,何某等三人已送至园区检察院审查起诉,苏州工业园区公安分局已经向公安部申请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令,跨国抓捕彭某某。

彭某某,便是绿能宝的创始人及实际控制人彭小峰,新能源业内无人不知,11年前,他将江西赛维LDK太阳能高科技有限公司带上了纽交所,亲手敲响了交易所内大钟。同年,他因赛维LDK的高估值身价暴涨,以30亿美元的身家荣登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新能源首富。

彭借赛维LDK登上巅峰,又因赛维LDK之败堕入谷底。2013年,彭小峰抛下重债缠身的赛维LDK,去苏州创立非凡定美,涉水电子商务,翌年便宣告失败,留下一群欠发工资维权的员工。彭再度孤身远走,2015年创立绿能宝,从公众募资投资光伏电站,仅过一年就难以为继,2017年绿能宝问题显性化,陷入兑付危机,彭从此寄居海外,不再回国。

彭小峰是天生的商人,他聪明、有野心又极具商业嗅觉,这构成了他商业故事的前半段,并帮助他登上了新能源首富的地位;而他在管理、经营上的缺失,对市场剧变的迟钝反应,决定了了他的商业故事必然失败的结局。

市场变幻无常,商业成败本就难以逆料。但彭每次创业失败,都选择抛下烂摊子,一走了之另起炉灶,这种不负责任的态度,触犯了基本的商业道德。彭小峰从首富地位,到被起诉,甚至将沦为阶下囚,有许多偶然因素,但也有其性格的必然。

天生的商人

彭小峰1975年出生于江西吉安,父母经营着一家服装店,从3岁起,他就被父母带到店里,耳濡目染之余,帮忙找零。据报道,彭小峰从小就体现了数学的天赋,“一来二去,彭小峰就成了活算盘,找零钱不用过脑子,张嘴就来,而且毫厘不差。”

上学后,彭小峰成绩优异,尤其突出的是数学,经常考满分。1990年,彭小峰在中考中获得全县第一名,但由于家庭经济困难,中专可以享受免学费的好处,彭进入了江西外贸职业学院。

在江西外贸职业学院的三年里,彭小峰学到了一口流利的英语,同时还自学日语和德语。毕业后,彭小峰分配到吉安市外贸局工作。

1994年国内外汇制度改革,人民币兑美元处于升值通道。彭小峰头脑灵活,上班的时候拓展客户,闲时炒外汇。这样到1997年离职创业前,彭小峰攒下2万元资金。

这2万元成了彭小峰创业的启动资金。彭的第一个创业项目是自己的贸易本行,他在苏州创立了贸易公司柳新实业有限公司。彭的优势是外语流利,直接和外商打交道,免除了香港中间商成本,3年时间, 2万元启动资金滚动成了100万。

彭小峰抓到的第一个大的商机是反光背心。2002年,他注意到一则消息:“欧洲正酝酿修改交通安全法,将反光背心列为汽车随车标准配备。”彭小峰后来对外界透露当时的想法,“欧洲有44个国家,6亿多人口,如果每辆车都要重新采购,那将是多大的市场?”

彭小峰大量采购反光背心,到了2003年,意大利、西班牙率先实施新的交通安全规则,其他国家紧随其后。由于事前囤货充足,短时间内,彭小峰的反光背心占据了欧洲市场30%份额。依靠反光背心,彭小峰的贸易业务上升了好几个台阶。2004年,彭小峰的贸易公司营业额达到了10亿元。

彭小峰在反光背心业务上的行为轨迹,已经反映了他后来几段创业历程的模式。依靠灵敏的商业嗅觉,提前行动、大规模的铺货,彭总能在市场刚起来时,赚到丰厚的利润,一旦市场下行,彭选择转行。

反光背心市场刚起时,供不应求,一件可售40美元,毛利率可达到90%。短短数月后,中国其他供应商介入,市场转为供大于求,价格立刻跌去了7成多,仅售10美元,彭小峰选择放弃、转型。

彭小峰接下来的创业项目就是大名鼎鼎的赛维LDK,曾经亚洲最大的多晶硅片供应商。

赛维LDK的诞生则涉及到江西新余当时的市委书记汪德和。彭小峰的柳新实业在新余市政府支持下成立了柳新工业园,彭小峰也因此与汪德和相识。

汪德和一直关注光伏产业的发展,个人是光伏的信徒。而彭小峰在对外贸易中,也看到了国外光伏的应用前景。两个人一拍即合,仅用半个小时的会谈,敲定了赛维LDK落户新余产业园。在赛维LDK的上行期,这段故事被传为佳话。

彭小峰当时提了两个要求:一要求新余24小时供电;二要求新余市支持2亿元。彭小峰测算投入需要5亿元,账户上只有3亿元。汪德和一口应允,决定冒这个险,借2亿元给彭,“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2005年,赛维LDK太阳能高科技公司在江西新余成立。彼时中国厂家光伏业务集中组件环节,赛维LDK往产业链上游走,从硅片切入,事后证明这一选择十分正确,避开当时门槛较低、竞争日渐激烈的组件市场。

第二年,赛维LDK100MW硅片产能正式投产,当年就成为了亚洲最大的多晶硅片生产商。

2007年6月,赛维LDK在纽交所上市,受到资本市场追捧,募集资金4.69亿美元,创下中国企业在美IPO的募资记录。10月,赛维LDK达到市值巅峰的102.85亿美元,这也使彭个人身家暴涨,2007年,彭小峰以30亿元美元的身家,位福布斯列中国富豪榜第6,新能源富豪榜第一。

失败的下半场

2005-2008年间,中国光伏产业迎来第一个大发展周期,其动因是海外市场对光伏发电设备的大量需求。

2004年,德国以高电价政策鼓励建设光伏电站, 2005、2007年,意大利、西班牙相继出台光伏鼓励政策。欧盟对光伏发电设备的大量需求给中国产业界带来了商机,中国光伏制造业规模成倍数扩大。尚德电力、天合光能、阿特斯等光伏名企均诞生在这一时期,也催生了一大批新能源制造业富豪。

彼时,光伏业内有“两头在外”的说法,即中国光伏组件90%出口海外市场,中国光伏组件上游多晶硅料90%进口自海外,中国企业集中在进入门槛较低的硅片、组件环节。

中国光伏业的发展建立在海外市场的沙堆上,海外市场又依赖政策倾斜支持,2008年金融危机来临,欧盟降低政策支持力度,光伏市场萎缩,正大规模扩产的中国光伏企业遭遇光伏“寒冬”。

下游组件卖不动,赛维LDK的硅片业务也经营困难。更要命的是,2008年初,赛维LDK投资120亿元,建设一条万吨级的硅料生产线。2008年之前,多晶硅料是一个一本万利的生意,由于下游需求暴涨,上游多晶硅料供应严重不足,硅料价格从2003年不到40美元/吨,涨到2008年巅峰的400-500美元/吨,硅料投产后一年即可收回成本。

赛维LDK的硅料项目处于最糟糕的投资时间。项目开工时处在硅料价格的最高点,一年半建成后,行业价格已跌至冰点。下游光伏市场萎缩,上游多晶硅料价格体系也随之崩塌,到2009年,硅料价格已经跌至40美元/吨,一年时间跌去了9成。

硅料项目的投资成败,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赛维LDK债务缠身,到2012年底,负债已经超过200亿元,负债率突破100%,经历多轮战略投资者进入重组后,赛维LDK于2016年被江西新余中级法院裁定破产重组,强制执行。

彭小峰早在2012年就逐渐淡出赛维LDK。2013年9月1日在苏州重新开始创业历程,创立非凡定美社网络科技公司。

彭小峰创立赛维LDK和在反光背心上的成功如出一辙,彭依靠商业嗅觉,发现了一个井喷发展的市场,在供不应求的早期进入,大规模布局,获得丰厚的利润,在行业变动期,则无法适应变化,放弃、转型。

但电子商务则是完全不同的类型,非凡定美社的模式是为用户和供应商搭建一个平台,来提供个性化定制产品,这在电商中也是前沿领域,需要开拓、培育市场,和硅片、反光背心有可见市场、成熟模式不同。

非凡定美社几乎没有产生真实的业务,除了彭小峰的光环和宏大的计划外,只有一个粗粗建成的网络平台。彭小峰原计划,2013-2015年,非凡定美电商公司销售额要从20亿元翻至200亿元,利润从5000万元增长至6亿元。

不到一年时间,非凡定美就宣告失败,办公地点人去楼空,只留下一群因拖欠工资到处维权的员工。

2015年,对维权员工避而不见的彭小峰在北京东山再起,推出绿能宝平台,初衷是通过绿能宝吸收个人投资,再通过融资租赁的方式借给下游光伏电站投资商。

绿能宝存在“期限错配”的问题。投资人投资过锁定期后,就可以提现,锁定期最长不过180天,而光伏电站生命周期可达25年,成本回收期至少也在5年以上。如果投资人集中提现,绿能宝必然会出现兑付危机。

解决这一问题要么有足够多的投资人,每当有提现要求时,总会有下一个接盘人。要么绿能宝有强大的资金实力,足够兜底,同时还要保证电站按计划建成、并网,并及时收取电费支付租金。

2015年上线以来,绿能宝花费数亿元进行广告宣传,线上线下密集投放,还邀请了钢琴家郎朗做代言。用户开发成本高企拖累了母公司阳光动力的业绩。阳光动力2015年亏损1.85亿美元。

海投广告开发用户的模式难以为继,2016年绿能宝广告急降到千万元级,绿能宝新增用户同比例降低,用户数不足,绿能宝的商业模式难以运转。到2016年年中,绿能宝就已经运转不灵。

2007年4月,绿能宝陷入兑付危机,投资者联合维权,媒体跟进报道。绿能宝承诺在180天偿还本金及收益,但事实上未能兑现承诺。到7月7日,苏州工业园区公安分局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为由,对江苏绿能宝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等立案侦查。

在早期的外贸,和赛维LDK初期的成功上,彭小峰的商业嗅觉往往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这两个也是B2B业务,商业模式成熟,后续的两个电商项目都已经触及到公众,对彭小峰的运营能力是极大考验,彭没有成功经验,从一开始就几乎注定失败。

从首富到囚徒

早期彭小峰的贸易业务的细节不得而知。但从彭创立的最重要公司赛维LDK来看,彭的管理存在瑕疵。

2012年,赛维LDK陷入债务危机,牵带出了彭的父母。赛维LDK通过银行融资发展壮大的同时,也是彭的家族从赛维LDK吸血,家族资产不断膨胀的过程。

赛维LDK成立之初,汪德和为赛维LDK争取了1.5万亩的设厂用地,同时还将新余市管委会旁边以及市区另一处合共40万平方米的用地以划拨方式给赛维LDK使用,赛维LDK为此支付的价格为600万元,合每平方米约150元。

彭小峰的父亲彭正祥成立了新余流星花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利用这40万平方米的土地开发了半岛华府、翠湖天地两个高档楼盘。

据媒体调查,赛维LDK总部范围内所有的食堂、超市及废品处理承包权都被彭小峰母亲一人统管,赛维LDK目前已投产的三期厂区及员工宿舍食堂超市等多达十几个,每年承包商支付给彭母的费用可能达数十万。

彭的家族还有一家在开曼群岛注册的“Best Solar”公司,法人代表是彭的妻子周山。

彭小峰与新余市政府的关系也亲密到破裂。赛维LDK的很多贷款,都是新余市政府影响力下借来的。赛维LDK逆势投资的1.5万吨硅料项目,是新余市政府牵线联系江西国际信托投资公司为该项目提供15亿元的融资。2008年新余曾出台规划,要求新余市8家银行联合向赛维LDKLDK授信,到2012年向赛维LDK集体大规模“输血”420亿元。

彭在赛维LDK债务危机时表现令政府失望。据说,地方政府为赛维LDK债务问题召集相关部门、银行、彭小峰开会,政府、银行都十分着急,找各种办法解决赛维LDK困境,但彭小峰在现场从头到尾一言不发。

非凡定美社则是一个烂尾工程,不到半年就草草收尾,留下一群被迅速裁员的员工联合维权,声称非凡定美在变更合同、拖欠工资、社保不翼而飞及拖欠供应商款项等问题,类似问题在绿能宝也有发生。

绿能宝的商业模式本身存在瑕疵。绿能宝后期,在香港成立办事处,2017年母公司也将总部搬过去,内部人怀疑是彭用来转移募集资金的。绿能宝的实际财权、事权,均由江苏绿能宝融资租赁公司负责,北京分公司仅负责平台运营。苏州工业园区公安分局提及已经起诉的三人中,何某为何琳,另两人为刘菁、夏侯敏。夏是阳光动力副董事长,也是江苏公司的法人代表,刘和何则负责财务相关事宜。

早在2016年下半年,彭小峰就很少在国内露面。至少在2017年春节前,彭已不在国内。彭曾在香港要求绿能宝管理团队赴港开会,后因故会议取消。

绿能宝还另有一套网贷模式。绿能宝台面上投资光伏电站年利率只有10%,但私底下,绿能宝的高息吸存,年化率可到36.4%。

彭小峰在2015年就因为赛维LDK向合肥高新区社会化服务公司借款10亿元,承担个人连带责任,赛维LDK欠款不还,彭也拒绝承担责任,被最高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失信人。2017、2018又因为不承担赛维LDK与国家开发银行、光大银行的连带个人责任,再次成为被试行失信人。

被执行失信人是指有能力偿还债务,但拒不偿还,俗称“老赖”。列入被执行失信人的,不能注册成为公司法人代表,不能担任高管职务。这或许可以解释彭一直担任的是绿能宝母公司阳光动力能源互联网公司的董事长,而并未兼任绿能宝的高管人员。

但彭小峰仍然是绿能宝的创始人和实际控制人,绿能宝的经营策略,彭一直知情。

绿能宝的失败消耗了彭最后的资源。绿能宝创立之初,有部分启动资金来自彭小峰在长江商学院的同学,绿能宝的宣传也拉这些彭的商界精英同学做背书。绿能宝陷入兑付危机后,以史玉柱为代表,出来发声,撇清与绿能宝的关系。

另一面,由于绿能宝涉及众多投资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引发苏州工业园区公安分局立案调查,彭小峰只能寄居海外,等待他的,是红色通缉令的国际抓捕。

彭小峰短短数年间,冲上人生巅峰,有其过人之处,又短短数年,跌入低谷,甚至触犯法律,面临通缉,同样有其性格缺陷。正如一位接近彭小峰的人所言,他一步步看着彭透支个人信用直至为零。

123
来源:无所不能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身价  首富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2)

张小贱2018-08-21 19:35:57
就是诈骗,说那么多,开脱吗?什么管理经营不好!都是假的!
商界朋友16422018-08-21 09:36:30
最近的产业发展导向作用不大,企业家粉粉苦恼的事情,不小心就能从云端跌入低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