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兼职领域黑马:日报名10万人次,服务8万企业
王思宇 2018-07-30 09:49:10

7月19日,邓建波在自己的朋友圈里放出了“青团社”创立5周年的纪念海报。

这个浙江工业大学的理工男在海报上写道:“五年,余光是你们,余生也是你们。”

5年里,作为一个面向大学生的兼职服务平台,青团社拥有近360万大学生用户,覆盖全国95%的高校,日均活跃量达到18万人次。并获得了阿里巴巴、网易、滴滴、麦当劳和星巴克等7万多家企业的入驻。

去年8月,这个自称“老邓”的90后CEO完成了自己为期8年的本科学业“抗战”。从力排众议休学创业,到项目估值5亿,个中滋味,只有自己最能体会。

这并不是一个老套地屌丝逆袭故事,而是一个90后创业者的探索与坚持。

腼腆的总经理

和许多标准理工男一样,刚上大学时的老邓是个内向而腼腆的人。

面对陌生人连话都说不利索的状态,困扰了他很久。于是,老邓将兼职作为改变自己性格的一种重要途径。

效果似乎很明显,在尝试过几次兼职过后,他发现自己逐渐变得外向起来。“人就是这样,一旦外向了就回不去了”。

做过几次兼职之后,老邓拉上几个同学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次创业——大学生外卖平台。在那个智能手机还没有普及的年代,他做了一个pc端的外卖网站,为同学提供外卖配送的服务。

要知道,老邓的这个项目比张旭豪的饿了么早了整整大半年。

在运营了半年之后,项目最后陷入了停滞。除了家人的反对之外,项目的商业模式也存在较大问题。平台的人均单价为6元左右,老邓则会向商家收取5%的服务费,即3角左右。

“1条下单短信花费1毛钱,1条确认短信又是1毛钱,这生意完全没法做。”

外卖项目停滞之后,老邓和另一个合伙人不甘心,又开始谋划他们的第二次创业。他注意到,人们在餐馆完成点餐之后,会有十几分钟的等候时间。如果这个时候,在桌子上放一个广告牌,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无聊经济”项目。

这个不错的项目最后为老邓带来了2万元的外债,大学辅导员也约谈他数次,劝他不要“折腾”,好好读书。

从那之后,老邓就开始了兼职还债的日子。为了快速还上欠款,他必须去找一些回报较高的兼职工作。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老邓进入到一家叫做“兼职地带”的成都公司。这家公司主要为学生提供全面的兼职信息,并收取服务费。而对于老邓来说,他的工作则是将售价150元的兼职会员卡卖给学生,然后获取佣金。

借助之前创业积累下的人脉与资源,老邓组了一个100余人的销售队伍,仅仅一个月时间就卖出近3000张会员卡。没几个人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这已经是这家成都公司单个城市好几个月的销量了。

老邓的业绩惊动了公司总部的老大,他直接邀请老邓出任杭州分公司的总经理。也是从那之后,老邓选择了休学,成了这家公司最年轻的分公司总经理。

五年风起

分公司总经理的从业过程,让老邓受益匪浅。在公司这个效率机器面前,销售变得更加直接而高效。相比自己之前的学生销售队伍,老邓也真正体会到了公司“正规军”的强大。

拐点出现在2012年,互联网创业项目井喷式的增长让企业的用工需求陡然增长。敏感的老邓嗅到了这样的变化,他多次向公司总部提议,由之前的C端收费改为B端收费。

老邓的建议最终没能获得总部的重视,思考再三,他选择了辞职创办青团社,那是2013年的7月。

他最初的想法,是创建一个完全免费的大学生兼职平台,并通过提供一些收费的增值服务维持平台的运营。

项目的初期运营情况也验证了老邓的观点,免费确实是学生的一个痛点。在平台上线后的短短一个月内,青团社收获了2万余名大学生注册会员,并且数字还在快速增长。

大幅的流量涌入,让老邓不得不快速扩充团队,以保证用户体验。流量给予了他们希望,却也带来更为严峻的问题——钱不够花了。从4个人的团队起步,后来发展到30多人,仅有的一点点收入都全部投入到平台的搭建和维护上。

4个创始人只拿1500元的月薪,后来的员工月薪也是1500元。再后来,这1500元的薪水也发不起了,足足拖欠了大半年。但员工依旧无怨无悔的干着,他们相信老邓,也相信青团社。

2014年底,弹尽粮绝的老邓收获了自己的第一笔天使投资——100万元。当银行收款的短信声响起时,他立马去银行去了一半,发了拖欠大半年的工资。

渡过难关之后的青团社,开始重新调整自己的业务。老邓跟团队们提出了战略转型:学生服务平台业务保留,开辟to B业务,在平台的基础上,为企业提供增值服务,而新业务“云地推”就是在这个时候产生的。

云地推是一项针对互联网公司的地推外包业务,他们可以根据自己的选择,在某一个城市完成自己的项目地推,而无需再管理自己的地推团队。这项服务最后成为了青团社的现金牛业务,每个月都供不应求,月收益高达200万元。

如今,5年时间过去,单从数据上看,青团社已经成长为全国最大的大学生兼职服务平台,拥有无数的铁杆粉丝。有用户更是在青团社公众号留言表示,自己大一时在青团社上找到了第一份兼职,现在大四还在用,并且也会推荐自己的学弟学妹使用。

到目前为止,青团社共获得5轮融资,包括2014年的100万元天使融资,2015年5月的1000万元Pre—A轮融资,2016年4月的5500万元A轮融资,2017年7月的1000万元A+轮融资,以及2017年12月的6000万元B轮融资。

利他则久

蓝海中拼的是速度,而红海拼的则是体量。

兼职平台做的是撮合商家和用户之间的兼职交易,两组参与者需要通过中间层或平台进行交易,而且一组参与者加入平台的收益取决于加入该平台另一组参与者的数量,这是典型的“双边市场”。

双边市场最鲜明的特点是:存在两组参与者之间的网络外部性,即市场间的网络外部性。

网络外部性发生在两个市场之间,在某一特定市场上生产的产品效用随着对另一市场所生产产品的需求数量而变化,反之亦然,这就称作双边网络外部性。

对于青团社来说,在创立之初,通过免费模式收获大量流量;而在兼职行业红海之后,则通过前期布局,扩大自身体量,构建行业壁垒。

在用人企业端,青团社拥有经身份验证的在校大学生注册用户360万人,远超行业内40%的平均占比,这即保证了企业招工的成功概率也保证了兼职人员的精准。

而在大学生用户端,青团社提供的岗位经过平台、人工双审核,还有担保薪资权益——提供3000元兼职险和10万元人身意外险。同时,青团社又跟芝麻信用深度绑定,学生的兼职经历将纳入征信体系,对用人双方都有保障。

对于任何一个产品和商业模式而言,利他性都是其能够立足的重要前提,互联网产品更是如此。因为一个产品首先需要以一个低门槛为自己的用户创造价值,才能够让用户使用并留存,进而衍化出更多的变现方式,实现利己,青团社的初衷亦是如此。

最后

注重精细化管理的同时注重产品和服务,是青团社的制胜法宝。

行业发展到一定程度,终将进行优胜劣汰的大清洗。若行业参与者能以更高的视角来审视和调整竞争步伐,做出真正有差异性的产品,才能有利于发展B、C两端的广度及深度。

传统的黑中介往往采用先收会费再安排工作,压价、甚至拿钱跑路的手段,让校园兼职市场变得信息极其不对称,学生的利益根本无法进行保障;对于企业来说,招聘人员的数量与质量关乎着业务的顺利发展,更与企业的利益直接挂钩。

当一个行业痛点频生时,或许行业的转折点便也随之来临,而能够抓住的机会企业往往是那些能够承担更多责任,创造更大价值的公司,而青团社或许便是这次大学生兼职行业的那个变革者。

0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