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东北:上有老,下无小
何适 2018-07-27 09:42:08

7月25日,黑龙江的养老金未能如约而至。

前一天,一份哈尔滨市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发往工商银行的情况说明显示,按上级安排,2018年7月份养老金延迟发放,并称“此说明不可张贴,如储户咨询,请口头予以解释”。

据《财经》记者证实,由于“涨工资”的原因,黑龙江全省都在延迟发放养老金,但目前已恢复正常。

“涨工资”,指的是上调退休人员的养老待遇水平。2005至2015年,全国上调幅度每年都为10%左右。

养老金额的调整,顺应了物价水平的上涨。但几乎年年刷新的数额,却令黑龙江的财政负累不堪。

这个东北大省,2016年职工养老金的收入为890亿,支出1210亿,当期收支差额320亿。截至2015年,养老金历史结余只剩88亿,抵补收支差额后,仍然存在232亿的缺口。

黑龙江,成为中国第一个没有养老金累积的省份。

而在《2016年企业养老保险收不抵支地区情况》的统计中,东北三省悉数垫底,分别位列倒数第一、第二和第四。

养老“黑洞”,笼罩整个东北。

1. 老无所依的东北

《中国社会保险发展报告2016》显示,“分地区企业养老保险抚养比”全国平均水平为2.80,这个参保职工人数与领取养老保险待遇人数的比值,意味着全国每2.8个劳动力要抚养一位老人。

目前,中国企业养老保险抚养比最高的是广东省,为9.25:1,已经步入老龄化社会的日本比例大约为2:1。

黑龙江以1.30:1成为抚养比最低的省份,辽宁、吉林也严重低于全国水平。东北的老龄化,已呈赶超日本之势。

东北深陷老无所依的窘境,缘于三个方面:

首先,经济增速放缓,城市化率虚高。

2013年,辽宁省城镇化率高达66.45%,接近发达国家平均水平,在全国排名第五,黑龙江和吉林城镇化率分别为57.4%和54.2%,居全国第11位和13位。

高城镇化率并没有带来相应的经济发展增速,在东北经济不景气的大背景下,反而加剧了城镇居民的养老压力。

其次,人口流失严重,10年走了180万。

根据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的数据,东北三省总人口为一亿九百九十五万人,对比之前2000年第5次人口普查的数据,10年间东北人口净流出180万人。其中,黑龙江和吉林都是人口净流出省份。

人才的流失一方面掣肘东北经济的发展,另一方面,社保收入下滑,老年人口占比上升,养老问题更加严峻。

最后,“共和国长子”的历史遗留问题。

计划经济时代的东北,素有“共和国长子”之殊荣,其重工业的发展为中国经济腾飞打下了相当的基础。

彼时,以国有企业为最大特征的重工业,推行“企业养老”的单位制,个人不缴费,退休后由企业发放职工退休金。

上世纪90年代,现代化的社会保障体系初步建立,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由企业和职工共同缴纳,为了缓解单位制转轨的改革阻力,“实行个人缴费制度前,职工的连续工龄可视同缴费年限”,东北养老金的“欠账”,自此埋下伏笔。

2. 举国“劫富济贫”?

为了消化养老金缺口,东北这些年开始“薅”企业的羊毛。

据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降成本”东北调研组去年做出的《东北三省实体经济企业成本与负担调研报告》显示,东北地区社会保险比例一直偏高。

例如,辽宁企业承担的“五险一金”占职工工资的45%左右,黑龙江、吉林在40%左右。更重要的是,企业缴纳社保的基数是上年社会平均工资,而东北统计部门公布的数字高于企业实际职工工资。

企业用工成本高,是“投资不过山海关”的重要因素之一。

7月1日,随着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制度的逐步建立,东北又开始“薅”起了全国人民的羊毛。

所谓中央调剂制度,就是建立一个中央调剂基金,由各省市自治区和中央财政共同抽出一部分资金形成一个资金池,为收支矛盾过大、养老金缺口难以弥合的省份进行补充和支持。

省际之间进行资金余缺的调剂,于富庶省份而言,羊毛出在羊身上;于穷困省份而言,羊毛出在别的羊身上。

这项制度,颇有点“富省”救济“穷省”的意味。

十九大报告就提出,要尽快实现养老保险全国统筹,人社部部长尹蔚民表示,要通过转移支付和中央调剂基金在全国范围内进行补助和调剂。东北,早就开始接受“转移支付”了。

2016年,黑龙江省接受中央政府2775亿人民币的转移支付,居全国第四位。

排在前三的是四川、河南和湖南,人口总额分别为8262万、1.0788亿、6822万,而黑龙江仅仅只有3799.2万人,人均获得转移支付金额高居全国第二,仅次于新疆。

2016年东北三省公共预算盈余

也就是说,全国人民每年要负担东北的公共预算高达7785亿,落到每个人头上是600元。

这片“少壮时期”为新中国造血的黑土大地,正在迎来“人生暮年”的大规模退休潮,它似乎也以另一种方式,寻求着整个国家的伺养。

3. 这届东北人,不想生孩子

东北的人口结构,一边是老龄化带来的养老压力,另一边则是出生率极度低下。

当下东三省的生育率,分别以0.73、0.74、0.75在全国各省中垫底,低于全国平均线1.18,更比饱受“少子化”困扰的日本差了近一倍。

吉林省社科院研究员付诚指出,“东北人现在普遍有这么个意识,生孩子不划算,多生更不划算。生孩子成本过高,让人望而生畏。”

“东北实行现代化、工业化在全国都是比较早的,城镇化程度也比较高,城里人多,计生政策在城市的执行也比在农村彻底得多。”

2009年,新华社发表文章《计划生育政策让辽宁少生3000万人》,人口政策催生了家庭伦理观念的嬗变,付诚认为,“现在东北人好像没有多生孩子这个概念,上一代是独生子的,下一代基本是一个。年轻人不愿意承担家庭责任,不是主动要生孩子,而是在老人‘威逼’之下生的,没时间、没精力多生孩子,生完一个任务完成。”

这届东北的年轻人,大概是全国最不想生孩子的。于是,辽宁政府亲自下场,扮起了“催生”的角色。

近日,辽宁省政府印发《辽宁省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年)》,提出要完善生育家庭税收、教育、社会保障、住房等政策,探索对生育二孩的家庭给予更多奖励政策。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悉,辽宁还将进一步简化“准生证”等手续办理,使得夫妻们提高生育二孩的积极性。

4. 结 语

除了催生,辽宁政府还开始鼓励老年人自主创业。

“实施渐进式延迟退休政策,有效挖掘开发老年人力资源,建立老年人才信息库。大力发展老年教育培训,支持老年人才自主创业,鼓励专业技术领域人才延长工作年限。”

支持老年人创业,在早已进入深度老龄化的日本,并不鲜见。

日本经济产业省下属中小企业厅发布的调查数据显示,2012年,日本新创业人群中,30%以上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而在三十年前,这个数字只有8%。

为了鼓励老年人创业,日本政府还修改了“商法”,允许设立资本金只有1日元的公司,没有最低注册资本的限制。

日本,似乎正在成为东北的一面镜子。狂飙突进之后,流露出壮士暮年的疲态,“上有老,下无小”的人口结构积重难返,它们不得不一边鼓励着新生,一边把那些退休的老人“召回”,励志之余,愈发显出老态……

东北,老矣。

参考资料:

中国新闻网《这届东北人,不想生孩子》

一见财经《东北告急!626亿养老金“黑洞”难填》

349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东北  老龄化  养老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1757)

商界朋友
商界朋友2018-07-28 09:20:00
主要还是气候和地理位置决定的,请问一年有多半年是冬天,雾霾又多,谁愿去那鬼地方生活工作创业啊
脚印爱自由
脚印爱自由2018-07-28 07:25:56
不是我地域黑,这个问题和当地人文以及人的性格倾向有关系。没有人愿意离开和谐舒适且有前途的地方,只能说当地人文和风气不适合发展才迫使人们离开那里。
商界朋友2018-07-27 14:37:14
生命不止息,奋斗不止。
天龙樵客
天龙樵客2018-07-27 14:19:55
生孩子的都走了,到外地或外国去了。
alpha_0
alpha_02018-07-27 13:18:51
付出了所有,落得老无所依的下场
赵斌
赵斌2018-07-27 12:56:56
在辽宁创业,呵呵!地方政府各种各样的监管,让你必须拿钱摆平!
范·迪塞尔
范·迪塞尔2018-07-27 12:13:12
看题目以为打疫苗打的
仓卒岁月
仓卒岁月2018-07-27 11:49:29
哪个地方不是这样
王奇
王奇2018-07-27 11:36:12
鼓励老人创业,真是想得出来。 另外,就假疫苗事件出来后,还敢生二胎?
商界朋友
商界朋友2018-07-27 10:57:00
身体老了不要紧,就怕思想老了!
道可道
道可道2018-07-27 10:34:37
鼓励老年人创业,只能是给骗子更多机会,现在传统行业都在转型升级,新零售、移动互联网,智能制造,这些都不是这些老年人所能接受适应的,鼓励的下场可能是给天台添堵。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