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地产大亨与知名主持人的婚礼
薇拉 2018-07-26 15:23:34

关于张新风和王兰兰年内要结婚的消息,圈子里的人都传疯了。金童玉女,简直羡煞旁人。

两人什么来头?

01

张新风出身算不上名门,父母都是小地方官,但这个社会,关系就是生产力,在天高皇帝远的地方,这种转化就来得更便捷。

还在20多岁的时候,张新风就用极其便宜的价格,盘下了一个废弃的两层楼门面,改装成花里胡哨的娱乐城,说白了就是九十年代初那种半土不洋的歌厅加茶馆。靠着父母,拉拢那些公费吃喝的政府官员和土财主,没多久便发了家。

但他哪里满足在这个小地方混一辈子,再怎么有头有脸,也只是个县级明星。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雨便化龙。他到邻近的大城市去闯荡,误打误撞进了房地产圈。

都说他生得一只带财的好鼻子,鼻尖圆润饱满,正脸看不到鼻孔,既能招财又能守财。

果然没错,三十而立时,他已有了几千万的身家。

虽然房地产圈里大富豪多如牛毛,但像张新风这样年轻有为的新贵并不多见。人长得不算难看,又很有超前意识地在本地某所有名的大学里混了个MBA文凭,俨然不可多得的钻石王老五。

为了更好地炒作自己的公司,他索性把自己也搭上了,别人玩慈善,他也玩慈善;别人玩摄影,他也玩摄影,要的就是一个曝光率。当他背着睡袋徒步去新疆“驴行”的照片出现在报纸上的时候,所有单身女性眼前一亮。

就在此时,王兰兰进入了张新风的视线。

”驴友贴吧“上有张新风化名“暖风”的一张风景照,一个叫“心妍”的网友评论:到处是我钟爱的那片忧郁的蓝。

他一个混来的MBA,哪里招架得住这种小资的调调,顿时起了好奇心。

这个“心妍”便是当地电视台有名的女主播王兰兰。

台里美女如云,唯独王兰兰追求者甚多,台里的同事、财大气粗的广告客户。前者她嫌没财,后者她嫌没才,喜欢不喜欢是一回事,能不能结婚又是另外一回事。

婚姻嘛,无疑是资产优化组合,你可以爱上一个瘸子,但你不可能嫁给一个瘸子,这就是爱情和婚姻的本质区别。

对于王兰兰这种可以划为公众人物一类的女人来说,感情和婚姻很多时候都是演给别人看的。

好不容易有个属于自己的周末,她打开新近关注的“驴友圈”看到一张枯树的照片:画面被处理成宝石蓝的色调,一棵干枯的胡杨树歪歪斜斜倒在茫茫大戈壁,风吹过,沙地也会像水一样泛起粼粼波纹。

都说胡杨树是千年不死,死后千年不倒,但她在这里看到的不是不屈的生命,而是无尽的孤独,于是留下那句意味深长的评论。

02

一段寻常网恋由此展开,“暖风”、“心妍”,隔着电脑屏幕交上了朋友。

在网络里,“暖风”是一家外资银行的小白领,月薪3000“心妍”成了一名大学英语老师,诲人不倦。两人互道心声,谈得投机。

在两个大忙人不多的几次交流以后,张新风提出:“不如见面吧!”王兰兰心里一惊,想这下真是见光死了。

另一头,张新风一直有自己的打算:找个简单善良的女人,不图他的钱只图他的人,这样才活得轻松,他觉得大学老师是个不错的选择。面对这样的女人,他才有足够的自信。

心妍半推半就,还是答应了。

没想到第一次约会如此戏剧性。

寒暄一阵后,他们互相猜出了对方的真实身份,然后都大笑起来,整个咖啡厅都是两人的笑声。第二天,两人拍拖的消就传开了。

公司主管市场的副总杨克俭下午便来到张新风的办公室,说正在和电视台谈广告的单子,看能不能找王兰兰拿个比较低的折扣。

电视台的广告总监梅婉华急匆匆找到王兰兰,张口就是只要帮忙把张新风公司的广告单子拿下,200万提成就是20万,一定要软硬兼施,争取最后胜利。

后来的无数次约会都变成了两人的商洽会,见缝插针地总要提到广告单子的事。

“我们梅总监说了,要是拿不到这个广告,我就罪责难逃了!”王兰兰难得一副翘着嘴的小女人模样。

在她眼里,张新风年轻多金又有学历,绝对是个够面子的男朋友,她决定财色双收。

“我们在电视台只有140万的广告预算,你们打个七折不算过分吧?”张新风毫不嘴软。

他是个地道的商人,论及钱,毫不马虎,跟以前的女友一起时,房子都给她买了,结果自己一次出轨被闹得人财两空。这是他生平亏得最一笔买卖。

最后两人以170万的价格达成一致,各让了半步,皆大欢喜。

03

在内心深处,张新风是真正喜欢王兰兰的。当然,除了谈广告谈钱的时候。

他喜欢她第一次约会时的素面朝天,虽然后来很少看到;他也喜欢她争辩问题时的口若悬河,这是他一辈子都无法达到的水平。

但有时候她的聪明又隐约让他有些畏惧;现在要找个不爱钱的女人就跟找谈个不会偷腥的男人一样难,何况是这样一个从小在大城市里长大的金贵之身。为了证明感情的纯洁,平日里他从不送什么礼物,但生日礼物总是难免的。

当那条铂金项链摆在王兰兰面前的像时候,张新风看到的明明是一张世俗的笑前脸,“这下高兴了吧?”口气像家长在感叹个终于拿到糖果的小孩。

王兰兰马上白了他一眼:“我不笑,难人道还要哭啊?”

其实除了钱,张新风还有很多值得欣赏的地方,比如做生意的果敢,照顾人的周到,只是他自己不曾发现,老自觉只是个除了不缺钱什么都缺的暴发户,于是不放过每一个摆谱的机会。

王兰兰把他介绍给几个好友认识,在一个高档西餐厅吃完比萨回去的路上,张新风开着奔驰发话了:“你那几个朋友也就那样。”

“哪样啊?”

“吃比萨全都用手抓,太没教养了。”他一边说一边朝旁边挤过来的出租车按喇叭。

“老外吃比萨从来不用刀叉,都是用直接拿着吃,你以为是切牛排啊?”王兰兰心里虽然满是不快,也不好发作,毕竟贬低男友也就是变相贬低自己。所以她在别人面前总是夸张新风怎么怎么好。

张新风顿时又觉得自己莫名矮了截,一路上再没开口。

04

所有人都在关注两人的好戏,看花花公子如何改邪归正,看都市丽人如何找到好归宿。磕磕碰碰,半年接触下来,想不结婚都难。

求婚结束后,40分的铂金钻戒刚戴在王兰兰的纤纤玉指上,敏感的问题又来了。

私下里有旁人给张新风建议去做个婚前财产公证,毕竟人心隔肚皮,谁知道对方到底怎么想的。

现在流行一个说法:如今10个人在谈论感情,我们可以听到9次算盘珠子跳动的声音,而剩下的一个人已经改用计算器了。

王兰兰这种见过世面的女人,怎么会没有想法?他有些犹豫,怕这样做王兰兰更瞧不起他,面子和金钱对于他来说就像手心手背,何况是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

“什么叫没面子?离婚的时候自己的钱被老婆卷走一半,那才叫傻冒,才会被人笑话!”酒吧里,杨克俭酒后吐真言。

他是张新风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只是这几年碍于上下级关系很少在张新风面前说心里话了。关键时候还是兄弟最可靠啊!张新风举起酒瓶:“好,来,干了!”

一周后,张新风战战兢兢地跟王兰兰提出婚前财产公证的事,说父母非要这样才放心,人老了想得也多,再加上他们对她不甚了解,才提出这个要求,又说王兰兰是个知书达理的女人,他一直觉得她可以理解。

“公证就公证吧,我也不是不名一钱。好歹算个高收入白领,不指望别人养。”王兰兰爽快地答应了,心里却恨得牙痒痒:这个张新风就是吃准了她爱面子!换了小家子气的女人,一哭二闹三上吊,看他还敢玩这么多花招?

就在咖啡厅的角落里,坐着一个打扮时髦的小姑娘,看样子正在等人。

王兰兰无意间瞟了她一眼,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如果你在外面养其他女人呢?”她的提问像一把飞刀,要直截了当造成对方毁容。

“怎么会?难道你一点儿都不相信我?”话一出口,他顿觉是自己扇自己耳光,马上又打住。

王兰兰眼皮一翻:“这样吧,我们也私下签个协议,如果你出去偷腥,发现一次就要付给我10万块的精神损失费。”

张新风目瞪口呆,他这才算真正见了什么叫“剩下的一个人已经改用计算器了”,连这种方法都想得出来,真新鲜。为了证明自己会忠贞不渝,他也只好硬着头皮答应。

婚礼如期举行,房地产界的风云人物、各路媒体精英都悉数到场。

婚宴极其豪华,鱼翅燕窝样样齐备。照张新风的话说,这叫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不摆足谱,别人就不会给面子,红包自然跟着就要缩水。

新郎新娘穿着名牌礼服挨桌敬酒,座上客们满嘴祝福的话语,只是杨克俭没忘了向王兰兰要明年广告费的折扣,而梅总监还在提醒张新风,年底那50%的余款定要打过来......

4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235)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