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密苹果与窃密谷歌,为何结局迥异?
刘泓君 2018-07-16 09:35:45

张晓浪正值人生盛年,从苹果离职后打算加入小鹏汽车,顺便回国照顾身体不佳的母亲,此时,他也刚刚成为一个新生儿的父亲。

张晓浪在硅谷圣荷西国际机场购买了一张飞往北京的机票。通过B航站楼安检之后,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毫无悬念”地逮捕了他,指控理由为窃取苹果公司商业机密。如果罪名坐实,这位年轻的华裔工程师将面临10年监禁,25万美元罚款的处罚。

一份加州法院的起诉书叙述了事件全过程以及取证情况:

张晓浪Linkedin显示,他2004-2008年就读于东南大学,随后在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求学。于2015年12月加入苹果公司,是苹果无人驾驶汽车项目“Project Tian”的早期员工,这是苹果内部的高度机密项目。苹果共13.5万员工,张晓浪拥有仅有2700核心员工才能访问的自动驾驶数据库权限。

窃密苹果与窃密谷歌,为何结局迥异?

张晓浪在今年4月1日至28日回国休产假。4月30日回到公司以后,提出离职并打算回中国工作,并告诉他的上级他打算加入一家中国的汽车创业公司——小鹏汽车。

他的上级感受到他在提离职时回答问题“闪烁其词”,立刻叫来了苹果安全部门的一名员工加入会议。会谈结束后,张小浪被要求上交所有公司设备——两台手机和一台笔记本电脑,并且在“陪同”下离开苹果园区。此后,苹果安全部门立刻终止了他的内网接入权限,并且告知张晓浪公司知识产权政策,张确认他了解这些政策并且会遵守相关规定。

接下来是苹果公司搜寻的异常活动:5月1日开始,苹果产品安全部门开始检查张晓浪的历史网络活动记录,发现在离职前的4月28-29日,大量搜索和有针对性的从机密数据库中下载应用信息,他在两个不同的数据库中,两天下载文件高达609条和3390条,从去年7月到今年3月正常工作的近六个月的时间,他才从后者的数据库下载文件1484条。

此外,苹果内网监控摄像头显示,4月28日晚上9点14分,张晓浪进入自动驾驶软件与硬件实验室,不到一个小时以后,他带着电脑键盘、一些线缆和一个大纸盒离开。

查询到张晓浪的异常行为后,5月1日晚间,苹果安全部门再次约张晓浪面谈,他承认从实验室取走两块电路板和一台Linux服务器,承认通过Airdrop功能将数据转移至妻子的笔记本电脑中,同时同意苹果相关人员搜查他妻子的电脑。苹果安全部门员工发现,4月29-30日,他妻子的电脑中多了大概40G的数据。目前,他妻子的电脑由FBI保管。

在调查人员获取的文件中,有一份25页的PDF文件包含了电路板信息,该文件只有项目相关的部分苹果员工才能获取。FBI认为该文件构成了刑事指控的基础

窃取知识产权在美国是重罪。苹果报警,FBI抓人。谷歌与Uber关于窃取知识产权的官司持续了一年之久,从苹果公司高管发现张晓浪异常行为到FBI在机场现场抓人,仅用了两个月时间。我身边不少朋友评论,这可能是“FBI效率最高的案件”了。

从窃密知识产权到出事后的种种行为,张晓浪都表现出对美国法律和程序的种种无知。美国Getech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叶俊说:“在美国的华人有很多不懂美国法律,即使不用懂法律,也能知道偷窃是不正确的。”

同样是窃密案,结果为何迥异?

自动驾驶知识产权纠纷与窃密案件频发,它并不仅仅只发生在华人群体中。过去一年,苹果公司抓取了29名窃密者,其中12人因为情节严重被起诉。

同样是无人驾驶领域盗窃知识产权,谷歌也曾起诉员工安东尼•莱万多夫斯基(AnthonyLevandowski)离职时涉嫌窃取公司1.4万份机密文件,包括激光雷达的蓝图和设计文件。如今莱万看似全身而退,而张晓浪却可能面临十年监禁。同样的事故,结局却全然不同。为什么?

2016年1月,莱万辞职离开谷歌。在短短的2月1日就宣布成立自己的卡车无人驾驶公司OTTO。8个月以后,Uber宣布以6.8亿美元的价格收购OTTO。谷歌直到2017年2月才因为这起收购起诉Uber知识产权盗窃和专利侵权。

窃密苹果与窃密谷歌,为何结局迥异?

谷歌与Uber之间的自动驾驶案件纠纷长达一年之久,以Uber与谷歌庭外和解告终,Uber赔偿Waymo(谷歌母公司Alphabet旗下的自动驾驶公司)价值2.45亿美元的股份。尽管法院并没有给案件定性,和解发生在Waymo披露更多资料前,Uber的股份赔偿也确实低头了。因为官司,Uber在行业发展的黄金时期,导致自动驾驶事业部的工作几近停滞一年之久。

而此前被谷歌称为“窃密者”的莱万呢?先是创建短短8个月的公司OTTO被Uber天价收购,尽管大部分金额还未被支付,但他已经获得了一大笔现金流。被Uber开除的时间,他创立了自己的“AI神教”,近期传闻他疑似回归自动驾驶行业,与Kache.ai自动驾驶公司关系密切。

如果要比较两起案件的异同,莱万看起来得以全身而退,是因为谷歌起诉Uber窃取商业机密,这是两家美国公司之间的民事诉讼,这样谷歌可以阻止专利被盗用,能维护自己的商业利益。理论上,谷歌也可以直接起诉莱万,在谷歌与Uber私下和解之后,彭博社曝出谷歌曾在起诉Uber四个月前发起了对莱万的仲裁,现在谷歌与莱万之间的仲裁还并未完成,但核心焦点是莱万离职带走了谷歌核心工程师。如果谷歌像苹果那样报警,是否对莱万提交公诉,关键在于FBI的决定,这其中涉及到取证等诸多环节,案件性质也会变成美国联邦政府起诉个人,也不在谷歌的控制中了。

Uber曾要求莱万协助解决诉讼案并作证,但莱万援引宪法第五修正案的权利,避免出庭自证其罪,他的回答意味着他此前的行为可能触动刑法,当时美国地方法官将莱万移交给联邦检察官。但联邦检查官只是要求莱万不要在OTTO为激光雷达工作,并要求Uber披露讨论细节,并没有对他提起公诉。

张晓浪案件是苹果报警后,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提起公诉,起诉主体是美国FBI,起诉对象是个人。在美国,公诉通常是杀人纵火等重罪。起诉时的案件性质的不同,也导致案件结果异同。在中美关系最敏感的时刻,带着本来就敏感的“汽车”“自动驾驶”等知识产权,此时加入一家中国公司,并没有一家美国公司可以为了公司利益站出来提供法律援助。小鹏汽车也急于撇清关系,创始人何小鹏微信朋友圈称:“我们也实在不知道什么信息,这是一个针对个人的调查。”

分析人士指出,如果张晓浪请律师与联邦政府对抗,一旦罪名落实,可能面临的刑法最高执行,十年监禁和巨额罚款,同时面临的问题还有高昂的律师费,证据确凿,且对手是联邦政府,赢面不大;如果配合调查,反而可能在刑罚中采取较轻的等级。莱万案件中,谷歌一直在苦苦寻找证据,起诉对象是Uber公司而不是个人,核心争议点是Uber的无人驾驶技术是不是建立在谷歌科研的基础上。

在好莱坞的电影中,华人通常被黑化成不怀好意,甚至连美剧《硅谷》中的华人Jing Yang,也是一个唯利是图、不择手段窃取商业机密的形象。硅谷华人普遍认为,这一事件将继续恶化华人在硅谷公司的形象。

请千万别再说,无知者无罪。走向国际社会,了解与尊重国际法律与规则,不做蠢事,是保护自己与家人的第一步。

了解规则,但绝不做乖学生

来美国以后,每年四月的报税季是一个所有人都格外忙碌的时间段。在这里,偷税漏税也是与窃密一样的重罪。美国是一个外松内紧的国家,看上去自由,但法律与监管制度之严可谓全球之最。

这里,在超市偷东西可能是小罪和民事起诉;但是窃取知识产权、偷税漏税、内幕交易都是涉及刑事犯罪的重罪,可能面临长达十年之久的监禁。侥幸心理通常都是对犯错成本的错误估量。美国曾有一档叫做《Hunted》的真人秀,让人随意逃跑,只要在28天内不被FBI找到就可以拿到25万美元奖金,绝大多数参赛者都支撑不了几天,科技已经让人无处可躲。美国生存法则第一条:不触碰红线。

窃密苹果与窃密谷歌,为何结局迥异?

但这并不代表我们要做一个听话的“乖孩子”。美国人很流行一个词叫做Negotiate,翻译过来就是“谈判、协商”,美国人很会在规则下或者约定规则之初,通过谈判为自己争取利益。比如美国学生在发现教授给自己的评分过低时,会主动询问,并且给出合理的理由商议能不能修改分数。他们擅长讲故事,晓之以理后再动之以情,为自己争取高分。

虽然没有人敢在美国偷税漏税,但是美国有针对各个家庭不同情况的税收补贴计划,了解规则之后,主动去寻找有哪些合法的途径可以帮自己避税,甚至申请退税,这些都是值得鼓励的行为。甚至申请信用卡、工作签证、处理保险,都可以通过“谈判”和对规则的熟悉程度帮自己豁免一些不公正待遇。

除了个人,企业能够尽早了解国际规则,也可以提升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如今,叶俊正在帮寒武纪、Rokid等中国芯片公司和人工智能公司申请美国专利。美国知识产权分为商标权、著作权、专利和商业秘密四种。他告诉我:“申请专利看上去简单,其实是知识产权布局的过程,比如美国芯片的格局是什么,客户还需要做哪些工作才能占领先机,这些都是非常需要策略的。中兴华为如何在通信上与高通竞争,这不是专利数量的问题,而是强度与方向的问题,中国公司来美国发展要反复考虑这一点。”

华尔街之后,硅谷正在成调查重灾区

在2009年以前,FBI的重点监控对象是贩毒等重型犯罪团伙。金融危机之后,FBI开始把监控重点放在华尔街,他们想了解华尔街的内部操作体系,这也是当时FBI首次在工作中大规模使用窃听,当时华尔街一批人涉嫌内部交易者被带走。如今,随着中美 贸易的严峻形势,从美国回到中国创业的工程师,越来越成为FBI的密切关注对象。

Google、Facebook这些硅谷大公司也对知识产权的监控更加严密。不要以为这起事故与你无关,硅谷资深人才专家Tom Zhang认为:“在美国工作的华人一定要尊重知识产权,千万不要做傻事。公司配备的电脑是公司资产,工作用途不要私用。公司有权利在电脑上安装监控软件,可以监控员工的文件下载、鼠标、键盘等动作行为。”

他还说道:“如果你说在家里工作,电脑没有登录记录,浏览器没有浏览记录,则可能涉及撒谎。如果用公司电脑登陆外部邮箱、微信或者银行账号,你输入密码的全过程可能都得会被键盘扫描记录在案,很多监控软件有自动截屏功能。”

与此同时,特斯拉法务部正在网上招聘招聘“安全调查员”,要求至少有五年美国执法部门的工作经验。随着自动驾驶的兴起,与巨大的需求量比较起来,人才紧缺,先发优势明显。Tom Zhang告诉我,跨国公司比如特斯拉在华的知识产权也同样受美国知识产权法保护,请大家工作中一定注意,不管是哪国公民,如果侵犯美国公司知识产权被发现,日后来美国出差,依然会面临FBI抓捕和调查。

硅谷的投资人曾经讨论,一些美国人对待中国资本表面上笑嘻嘻的,但涉及到国家利益,转身就告诉《纽约时报》举报中国正在大量投资美国的军工技术,并希望引起美国国防部的高度警惕。我去查阅了那篇去年四月份的报道,文章所指的军工,则是自动驾驶技术与其激光雷达公司Velodyne,因为这两个技术最早起源于军方,甚至连人脸识别技术也被看做军事技术,但如今这些技术已经广为商用。

那篇《纽约时报》的文章里写道:“联邦调查局在硅谷的涉外办事处,只有10个人。相对于威胁,资源十分有限。”如今,FBI正在大规模扩招“计算机专业”背景的调查者,未来硅谷科技公司的知识产权保护,只会越来越严。

10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结局  苹果  谷歌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102)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