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对美贸易战中的软肋竟然是它?
Raymond Zhong 2018-07-11 10:23:45

中国虽有经济实力,一个关键性的问题却尚未解决。

这个问题就是大豆。中国无法种出足够的大豆。

这可能会导致它在与美国的贸易斗争中所使用的主要武器的威力受到制约。

上周,为了报复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制造的商品征收关税,北京决定对美国大豆征收25%的关税。去年,美国的大豆种植者把近三分之一的收成卖给了中国。以美元计算,在美国向中国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出口的产品中,只有飞机超过了它。

不过,像艾奥瓦和伊利诺伊这样的大豆出产州,恐怕并不会立刻就感受到关税的冲击。中国从美国购买的大豆去年达到了140亿美元,如此大的数量使其很难在一夜之间就转向新的供应商。外国种植的大豆是牲畜饲料中的低成本蛋白质以及中国人厨房里的食用油的主要来源。

中国正在敦促本国农民增加大豆的种植面积。但从数字上看形势令人气馁,并且面临巨大的困难。

问问曹秀敏就知道了。在过去的16年时间里,她一直在小乌斯力附近的几英亩土地上种植玉米和大豆,这是中国东北边陲一个生活着大约600人的村子。

总体来说,她今天的产量并没有比十年前高出太多。她的地不大,也没有进行灌溉。她说,政府推广的所谓高产新种子没有比过去的那些品种高出多少。

“没啥太大变化,”曹秀敏在上周一个闷热的下午说道。

如果与美国的贸易冲突全面爆发,农产品可能会成为中国的一大弱点。

越来越富裕的中国人希望盘子上有更多更好的食物。但这个国家的农场总体上规模太小,发展无法满足需求的增长。

中国去年消费的大豆中,近九成来自海外,总计超过一亿吨(墨西哥作为全球第二大进口国,仅购买了500万吨)。

即便是用国产大豆取代进口,对中国来说可能也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就像它摆脱对美国微芯片的依赖一样。

今年春天首次提出对美国大豆征收报复性关税后,中国政府开始忙着降低此举对14亿中国人的胃可能带来的打击。

为了增加其他类型的动物饲料供应,中国海关取消了对各种农副产品的检验要求,包括花生粕、棉籽粕和菜籽粕。

中国最大的大豆种植省份黑龙江的农民们也接到了政府的命令:种更多的大豆。马上就种。

作为激励,省政府向农民提供了慷慨的大豆补贴和玉米改种大豆轮作补贴。

新补贴的消息在社交媒体应用微信上迅速传开。很快,许多农民就把已经购买的玉米种子和化肥退了回去,改种大豆。

大乌斯力村一名35岁的农民郭强说,有了政府的支持,他很愿意在家里50英亩的田里只种大豆,不种玉米。但他的合作农场要求成员轮种作物,以保证土地的肥沃。

“如果没有这个轮作政策,我必然要种大豆,”郭强说。“尤其是中国跟美国国际大形式来讲,这个贸易战又啥的,我觉得大豆的前景还是比玉米要强得多。”

即便如此,如果想自给自足,中国还需要将全国农用地的一大部分——依照不同统计,在四分之一至三分之一之间——用作种植大豆。

长期来看,如果中国的关税导致巴西及其他供应国扩大大豆种植面积,或是如果中国为在其边境外种植提供资金,美国农民仍然会遭受相当大的打击。黑龙江许多人已经在黑龙江对岸的俄罗斯远东种植大豆,那里的土地充足,价格也便宜。

1969年,苏联与中国军队曾在两国边境交火。但现如今,中俄两国关系良好,贸易往来繁忙。在边境城市黑河,许多街头的指示牌都是以中文和俄文标识的。在小乌斯力,公园有着被涂得像俄罗斯套娃一般的垃圾桶。

中国对大豆的需求可能会让该国与俄罗斯的关系更为密切。在近期接受中国官方新闻社新华社的采访时,俄罗斯一家大豆协会的会长表示,该组织正希望与中国公司展开合作,并且已经在黑龙江省会哈尔滨设立了办公室,以吸引投资。

为了减少对美国大豆的依赖,北京还可以试图提高国内每英亩土地的大豆产量。但黑龙江的农民承认,要达到与美国农民一样的产量,他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美国的农业较为机械化,并且人们也接纳转基因大豆。

中国允许进口转基因作物,但黑龙江禁止农民种植它们。许多人对这类产品对人和土地的安全性存在很深的怀疑。

“我是不可能种,国家政策允许的话,”大乌斯力嘉兴合作社的负责人盖永峰说。“对土壤不好。以后种了别的不长了,大家都这么说。”

在黑河附近,一些种植户正在试图用其他方式实现现代化。

侯文林在2014年开办了林丰现代农机专业合作社。他不相信中国能完全替换进口大豆。

“没有啥太大意义,”侯文林说。“不可能的事。”

然而,他确实认为中国能更科学地种植大豆。在他的合作社的一块田中,大豆一排排种得很整齐,每一排之间的间隔都很大,以保证作物能有适宜的温度和湿度。每一季,他都会播种下不同的种子,来了解每种的表现如何。他有两架喷洒杀虫剂的无人机。

但是,现代农业是很昂贵的。在侯文林这里,则涉及一个秘密武器:美国技术。

在合作社办公室的前面,是一个放满了翠绿色强鹿(John Deere)农业机械的院子,侯文林是在政府补贴的帮助下买下它们的。他说,中国机械较为便宜,但却容易出故障。

就连侯文林用的肥料也来自于美国。

中国的肥料如今比以前要好多了。但在过去,这里像侯文林这样的农民有一句俗话,用来评价一种被广泛用于种植的化学品:

“一靠老天,”这句话说。“二靠美国老二胺(磷酸二胺)”。

文末附上中储粮集团声明

近期,中储粮集团公司紧密跟踪中美贸易摩擦相关情况,坚决执行国家对外贸易政策。自今年4月以来,中储粮未再新采购美国大豆,转而全部采购以巴西、阿根廷、乌拉圭为主的南美大豆。

本报北京7月10日电 (记者杜海涛)“近两年,我们已经主动调整进口来源地,降低集中度过高带来的风险,并已形成稳定成熟的多元化国际贸易渠道。”中储粮集团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从中储粮集团油脂公司的情况看,2017年进口的大豆26.2%来自巴西,43.2%来自阿根廷、乌拉圭,30.6%来自美国。在大豆进口贸易实际操作中,采购方拥有货源地选择权,更倾向于选择贸易关系良好、有稳定政策预期、进口税率更低的大豆主产国。

这位负责人表示,近期,中储粮集团公司紧密跟踪中美贸易摩擦相关情况,坚决执行国家对外贸易政策。自今年4月以来,中储粮未再新采购美国大豆,转而全部采购以巴西、阿根廷、乌拉圭为主的南美大豆。

根据中国海关统计,我国大豆进口来源呈现多元化趋势,南美大豆供给占比超过美国。2016—2017年度,我国大豆进口量9349万吨,其中巴西4534万吨,占48.5%,较三年前增加1.7个百分点;美国3684万吨,占39.4%,较三年前下降1个百分点。以南美为主的非美大豆进口已经占到我国大豆进口量的六成以上,且呈稳定增长趋势。未来,南美将越来越成为我国进口大豆供应的主力地区。

中储粮集团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当前我国油脂油料储备体系完善,储备资源充足,加工和流通配套能力良好,能够随时响应保证供应、稳定市场的调控指令,储备资源充足,流通能力良好。

“中储粮集团在布局油脂油料储备时,遵循市场流通的规律,将储备库与加工厂一体布局,形成油脂油料储备和加工基地,使储备轮出到加工的链条缩短、效率提高。目前,中储粮年油脂压榨能力达到650万吨,成为参与市场供应的重要主体。由于与储备结合,在原料供应更有保障的同时,储备投放市场更加高效,维护市场稳定的能力更强。”这位负责人说。

80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大豆  贸易战  中国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402)

道可道
道可道2018-07-13 14:31:28
不要太乐观,大豆等农产品定价权在美国芝加哥,08年的粮食危机未来有可能会重演,美国利用其在科技种子销售方面的影响力,控制南美等地的大豆生产,到时候全世界农产品价格都会受影响,我们不的不防。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