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大学硕士,到流水线上当女工 - 商界精选 - 商界网 | 商界APP-专注于商人-企业以及商业思维
中山大学硕士,到流水线上当女工
沈梦雨 2018-07-09 10:12:01

编者按:

底层不用看偏远的农村,底层就在城市里。多少年了,社会比《包身工》的年代进步了多少?

工业区的女硕士

2015年6月,我于中山大学数学与计算科学学院毕业。与我的同学不同的是,毕业后我没有选择高楼大厦的工作,而是选择走进工业区成为一名女工。

我的选择并非天马行空,也不是一时兴起,它深深植根于我的生命历程,我对工人现状的感悟和认识,以及我觉得现状必须要有所改变的原始动力。

在中大读书期间,各种各样的知识讲座为我认识工人打开了一扇门,我看到了经济发展车轮下残缺不全的工伤工人,工厂楼顶“命如草芥”自由落体的富士康工人;我知道了有一种职业病叫尘肺病,得了病的工人生不如死,还有苯中毒、白血病、噪声聋……

工人在城市辛勤劳作,却被城市无情碾压。

跪着等待死亡的尘肺病人

跪着等待死亡的尘肺病人​有一次,北京大学卢晖临老师到中大做了一个关于农民工现状的讲座,提问时间一个同学问:“卢老师,我们这些大学生算既得利益者吗?”

既得利益者?!这个词深深地刺痛了我。

是啊,因为投胎在一个小康之家,从小衣食无忧、享受优质教育资源、未来一片光明,我就理所应当享受这一切吗?

那一刻,我开始审视自己,审视满教室前途无量的中大学子;我开始反思,反思珠三角每年被切下的4万根断指,反思2.8亿为城市献出青春却留不下来的“农民工”!

用生命抗议的富士康跳楼工人

用生命抗议的富士康跳楼工人​我想起在东莞打工的亲戚。多年前我的伯父在下班途中被车撞伤落下终身残疾,如果那时我懂工伤法律法规,就可以告诉他去找厂里要求赔偿;他的大女儿我的堂姐初中就辍学出去打工,过年只看到她回家时的光鲜亮丽,现在才知道她在工厂里原来过得很辛苦。

有一年暑假我去东莞,路过灯红酒绿的高楼大厦,堂姐带我钻进狭窄仄逼的巷子,那里没有阳光,昏暗潮湿,巷子上空布满密密麻麻的电线和网线,河流和池塘翻滚着臭气和垃圾,穿着工服的工人脸上刻满疲惫……多年以后,我才知道那个地方叫城中村,住在城中村里的都是“农民工”。

​怀着对“农民工”处境的疑惑与同情,我开始学习劳动法律法规,走进工业区、城中村、建筑工地了解工人的真实生活和困境。

我去到学校周边的建筑工地,暴雨天,工人居住的地下车库积满了水,他们为泡水的衣服和被褥发愁,他们更为不能上工就没有工资的“窝工”焦虑;我为工友讲解劳动法律,可是法律的白纸黑字却换不回他们的一份劳动合同。

我去到号称是“制鞋业富士康”的东莞裕元鞋厂,老旧的厂区简陋的宿舍里,大哥大姐说在这工作了十几年,临退休才发现工厂欠缴大量的社保和公积金。

​我无所适从,我愤怒震惊!是什么样的力量,让法律形同虚设?是什么样的原因,让献了青春献终身的工人老无所依?

惨淡的现实淋漓的鲜血,我感觉到法律的无力和苍白!生而贫穷的劳动者,不得不,又死于贫穷!

2014年夏天,广州大学城环卫工人维权,在维权现场,大哥大姐向我们控诉物业公司的虚伪和无耻,他们克扣工人工资福利、拖欠社保和公积金、给工人签空白合同、逃避本应承担的经济补偿;工人代表去讨说法却遭到威胁恐吓,公司领导更是摆出“就是欺负你们”的嚣张姿态。

​而在环卫工人遭受的种种不公平待遇面前,街道办和劳动局却置身事外、不管不顾;正义的学生为工人奔走、呐喊,也被团结抗争的工人所感动和教育。二十天里,学生和工人相互支持,终于迎来了环卫工人维权胜利的好消息。

​这样的胜利包含着尊严和权利,也让我看到了未来的另一种可能。

是的,辛勤劳动的工人不应该被粗暴对待,我,要一直跟工人在一起,寻回失去的尊严和权利。

汽配厂的女工

为了一直跟工人站在一起,“成为工人”就成了我的首要选择。

毕业后我来到广州经济开发区,这是一个只有通过中介才能找到工作的地方。要找工作就要先交中介费,中介总是先把企业吹得天花乱坠,收取中介费后,又以企业暂时不招工等各种理由把人晾一边。在接连被两个中介忽悠后,我终于进到了一家日资汽配厂——广州日弘机电有限公司,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女工。

​日弘公司主要给东风本田、广汽本田和日产等整车厂生产发动机和离合器的弹簧。经过简单的培训后我第一次走进车间,机器的轰鸣刺痛我的耳膜,油污的气味扑面而来,金属粉尘弥漫整个车间,工人在刷得油亮的工作区域紧张忙碌,工位上苯等化学品的危害提示触目惊心,工人戴着既不能有效阻隔粉尘、又不能过滤毒气的一次性口罩,有的甚至连一次性口罩也没有戴。

钻进机器搞完卫生后全身都是粉尘

钻进机器搞完卫生后全身都是粉尘​

汗水和铁粉在衣服上混合,留下洗不掉的锈迹

汗水和铁粉在衣服上混合,留下洗不掉的锈迹​

火花四溅,缺少防护

火花四溅,缺少防护​这就是传说中“高工资”的汽配工厂,用健康换取所谓“高工资”的汽配厂。

工作一段时间后,我得知好多同事因为在如此恶劣的环境长期劳作,患上了鼻炎和支气管炎,还有听力下降、白细胞陡降……

而车间常年高温,5月份就闷热难耐,酷暑时35度以上属于正常,有地方甚至接近50度,加上劳动强度大,一层薄薄的口罩就已经喘不过气,更别提厚实封闭的口罩了,那简直就是让人窒息的“祸害”。

在健康和工作之间大家选择了工作,而这种没有选择的选择,就是我和同事们工作的日常。

因为底薪低,在周末休息和一天不休之间,我们不得不选择一天不休。

因为上报工伤会被扣年终奖,在受了工伤维护权益和年终奖不被扣钱之间,我们不得不选择瞒报工伤。

因为领导掌握年终评点的生杀大权,在纠结要不要买领导推销的高价内衣时,我们只能选择买。

面对领导的肆意谩骂和人格侮辱,在奋起反抗和委曲求全之间,我们还是选择了默默忍受。

手指压伤,却不能报工伤

手指压伤,却不能报工伤

断掉的手指,已是永远无法抹去的伤痛

断掉的手指,已是永远无法抹去的伤痛更令人心疼的是厂里的孕妇,怀孕意味着需要更卖力地干活,因为领导会以产量不达标为由刁难孕妇——给脸色看、不给班加、冷嘲热讽。为了达到产量,她们只能选择放弃孕妇合法的工休时间。

而恶劣的环境和不断提高的产量又让她们每天都受尽煎熬。在生产现场,怀孕了还能够继续待下去的女工少之又少,劳动强度是一方面,生产环境对孩子的伤害是另一方面。

朋友小美,在车间工作期间每次怀孕都流产,离开了之后才得以摆脱这一噩梦;另一个同事吸取她的经验教训,怀孕后马上选择离开,却还是难逃孩子流产的厄运,工作环境的伤害从一开始就刻在了孩子的骨血里。

布满油污和粉尘的厂区

布满油污和粉尘的厂区还有那些将全部青春都献给了公司的老员工,从二十岁懵懂少年步入而立之年。十几年来,领导一直在身后卡着秒表,一秒钟一个动作,快点,快点,再快点。夜班上了三个钟,由于待料,一声令下就得下班。

为满足生产需要,夜班急倒中班,中班急倒早班,连续两天睡眠不足10个钟!混乱的作息紧张的节奏,让人睡不着觉又打不起精神,这样的痛苦每时每刻都在经历。

朋友老王说他曾无数次想离开,逃离这毫无人性的管理制度和恶劣的工作环境。但十几年的工厂生活,除了一身病痛,他什么也没有,离开工厂他不知道该去哪里,而作为家中的顶梁柱,他不能停止挣钱。

员工体检结果,健康问题层出不穷

然而,再长的工龄再多的付出也阻挡不了公司对老员工的厌弃。在公司眼里,员工不如机器!机器坏了他们维修保养、更换零件,员工的身体垮了,他们想到的却只有撇清关系、扫地出门。

在这里我们是

一台台24小时运转的机器

一个个不停被按动的开关

一串串产量板上跳动的数字

我们是

一张张存着年迈父母医药费的银行卡

一颗颗从孩子脸颊上滚落的泪珠儿

我们还是

变型的脊椎、劳损的腰肌、失聪的耳朵

但我们绝不可能

是人

能够感受公正与自由的人

我们昼夜颠倒,换来机器24小时不停的轰鸣

我们不眠不休,换来老板不劳而获的富贵

我们忍辱负重,换回寄生虫们趾高气扬的嘲讽

我们辛勤劳动,却换不回尊严和权利

为了让劳保鞋透气

为了让劳保鞋透气​

​暴雨天也要趟水上班

​暴雨天也要趟水上班​

朋友说,抱怨没有意义,想开点能活得快乐些,这样的日子还长着呢。我想是的,但是却忍不住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敲下这些“没有意义”的文字,这是身为工人的我的日常,更是千千万万工人的日常。男的、女的、爱笑的、胖的、贫血的、干满十五年的、两年没转正的、断指的、流产的……

直到有一天,我们干不动了,我们工作生活过的痕迹都将被抹去,取而代之是另一批新鲜的血液,继续重复这单调的循环。

为改变而战斗

但,我又不能仅仅停留于抱怨。

这里有悲哀,有愤怒,有丧失了“作为一个人的尊严和权利”的痛苦和不堪。

这里有憧憬,有希望,有苦中作乐的精神,也有辛勤劳作的汗水和努力。

这里需要改变!这里也渴望改变。

​员工要求改善劳动环境,追缴住房公积金……

2018年3月底,一年一度的工资和年终奖集体协商开启。往年,我们的员工方协商代表基本由分会主席指定,今年,生产现场的员工决定用一用手上的民主权利,他们推选我为员工方协商代表候选人。

成为代表的过程非常艰难,厂方和工会对我百般刁难,他们从来就喜欢听话的提线木偶,对于自下而上的“员工推选”有着本能的敌意!

带着员工的信任和支持,一波三折成为代表的我制作调查问卷搜集员工意见。然而,马上我就被公司领导训斥提高了员工的加薪预期;被工会领导告诫要“摆对你的位置”;被警告已经伤害到了高层领导的利益;被批评年轻气盛、莽撞偏激、不够成熟……

这一切都只是因为我按照相关法律法规走出了协商代表的第一步。

悲哀与愤怒汹涌而至,我想知道,在工会和公司眼中什么是不“偏激”的方法?

如果“听资深工会领导的话不用问卷收集员工意见”就是不偏激;

如果“对公司威胁侮辱员工,公然干预集体协商的行为不质疑”就是不偏激;

如果“对公司以莫须有的罪名警告、处罚员工的违法行为忍气吞声”就是不偏激;

如果“承认工会委员会越权撤销我协商代表资格的决议有效”就是不偏激;

那么,这一次我选择“偏激”,选择挣脱套在工人身上的枷锁!

习惯了“违规违法”的领导们如临大敌,于是贿赂选举、境外势力、泄露机密等帽子接二连三扣到我的头上。我的加班权利被剥夺,与一线员工接触的工作被禁止,污蔑诋毁威胁恐吓……下流花招层出不穷,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打压我,震慑所有现场员工。

为打击报复协商代表发布的文件和资料

为打击报复协商代表发布的文件和资料​至于法律什么的,在他们眼里连个摆设都不是,它只是一堆被扔掉的废纸,或者是已经被排放的毒气和废水。《员工手册》中的107条惩罚措施才是他们想要的“法律”。

2018年5月28日,一大早,工会委员会召开秘密会议,他们绕过会员代表大会直接撤销了我协商代表的资格;下午一点,公司以我顶撞上司扰乱秩序为由给我记过处分;下午四点,一纸处罚性解雇通知书被送到我的手上,公司单方面宣布与我解除劳动合同。

​红色的印章狰狞的笑容,工会和公司狼狈为奸,宣誓他们对工人的绝对权利。

血汗工厂四个字早已不陌生,改革开放四十年,它们用工人的鲜血和生命将自己打造成了法治中国的照妖镜,什么当家做主、民主权利、人身自由、公平公正……越漂亮的也就越丑陋!

于我而言,日弘公司员工身份的终结并不是结束,工厂的大门已对我紧闭,它的钢筋铁骨将永远刻着非法解雇员工的无耻,拒之门外的不仅是我,还将有那些敢于说不的先行者和敢于维护权益的后来者。

公司已数次非法退回劳务工

公司已数次非法退回劳务工​

拦在厂门外,也要喊出宣言

拦在厂门外,也要喊出宣言​噩梦中醒来的工人不愿意回到暗夜,习惯了站着挣钱就不会再喜欢跪着。

从学生到工人,从普通作业员到员工代表,与工人站在一起,我越走越坚定。

脚踏实地,继续前行,为权利和尊严奔走,为劳动者付出,为改变而战斗。

这是我的选择,也将成为更多后来者的选择。

937
来源:郑永明2016417718255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工厂  流水线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12)

海一照明~寒热温凉2018-07-14 21:22:22
这才是真正的中国人
吴武2018-07-12 09:27:40
中国大地上,终于有这样同龄知心朋友了,如何才能联系这个人,恳求给我联系方式!
程晨2018-07-10 16:52:52
好国家!完全代表人民的利益!
鬼魅2018-07-10 15:30:14
点个赞。
GhostBuddha2018-07-10 13:50:05
但愿中国有越来越多的像她这样的人站起来
秋风思雨2018-07-10 10:19:15
差不多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工厂都是这样的,我以前在那个工厂两班倒,还不包吃,还要挨那些班组长的骂,哎呀不说了,在外打工挣钱不容易啊。
三横一竖2018-07-10 10:02:06
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
风舞艳阳2018-07-09 17:25:50
看来我们的大学还是有一些好老师,可以教出人格健全的学生,我们的国家还有希望
商界朋友2018-07-09 16:56:08
希望作者有后续的与日弘厂交涉的文童
炎黄子孙,华夏儿女2018-07-09 16:14:22
支持和钦佩
fine2018-07-09 12:43:44
向优秀的大学生致敬
LSL2018-07-09 11:01:22
我在大学期间也曾亲身深入东莞寮步、常平,深圳龙岗的血汗工厂。当时感慨真是人间地狱啊!几十个人住一个宿舍,晚上冲凉得排队到凌晨两点,早上六点得起来上工。记得第一天,是焊接眼保姆(一种眼部按摩器),我没有接受任何培训导致焊具接触手掌,当时就烫了个大洞!流水线旁的湖北大姐,因惧怕整月工资被工头随意扣掉,而不敢请病假。在我对面作业的退役野战兵兄弟,很耐心的告诉我怎么焊接。最可恶的是工头,上厕所得请假!另外一个十五六岁的小丫头动不动跑到车间来吆三喝四,说领导来检查,大家加紧做!那深情,格外趾高气昂!两天的了解,这世界上原来很多人都是出卖人格赚钱,但那又如何?!佩服作者是个英雄!如果对自己的权益不当回事,就只能永远为奴!如果人人都能发出自己的呐喊,今后的子孙才有希望!再次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