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界声音 | 马光远:你不信央行也得信特朗普啊
冷水 2018-07-04 17:10:09

人民币汇率连跌,一时间市场上“破七”声音大涨。可就在昨天(3日),央行连续发声之后,人民币两日间拉升上千点,截至今天16:00,最高触及6.6004,差点回到6.65区间。

近来很多经济界人士对本轮汇率暴跌都一再表示“无需担心”,但很多网友似乎并不买帐。所以,马光远开玩笑称“不信央行也得信特朗普”。

当然,汇率对我们的影响并不那么直接。进入淘汰赛的世界杯和赌球,正在征求意见的个税草案,无疑更受关注。

那么,看看财界人士对这两件事发出什么样的声音吧。

马光远:你不信央行也得信特朗普啊

7月3日,经济学家马光远在微头条发表文章称——

“本轮人民币贬值可谓天时(贸易战)、经济基本面(全球及中国经济弱于预测)等各方面的因素导致的结果,既不突然,也符合目前中国经济的基本态势。”

过去半个多月,人民币兑美元形成持续单边下跌的行情,很多人在心理上没有做好应对的准备,人民币会不会“破7”,成了关注话题。

“本轮人民币兑美元下跌,外界大多用‘突然’二字,其实一点都不突然……进入2018年以来,特别是在美联储新任主席鲍威尔上任以来,美元已经逐渐改变了2017年一年以来的弱势,鲍威尔明确的收缩货币的政策,使得美元走强的预期特别明显。”马光远说,支撑美元走强的关键因素是美国经济在今年整体复苏不错,与此同时,欧盟、日本以及很多新兴市场的经济在2018年却远低于预期。

马光远认为,导致人民币在6月份以来出现明显下跌趋势的,还有中国经济的基本面。今年上半年,宏观经济走势不乐观,消费也不乐观。此外,中美贸易战让中国今年出口低于预期的概率很大,这使得人民币存在强烈的下行预期。

“我们也看到,在人民币持续贬值的情况下,央行的态度比2015年以来人民币贬值时大为不同,特别淡定。”马光远说,央行不对人民币贬值进行干预,一是因为目前人民币的贬值在预期范围内,不会引发像2015年那一波一样的恐慌和资本外逃;二是人民币贬值也有利于出口。

他认为,人民币虽有可能年内“破7”,但没有必要恐慌。因为即使跌破“7”也属正常区间,而且随着央行对人民币汇率干预力度的减轻,未来人民币双向波动会成为常态。

“特别是,不要忘了,特朗普可不喜欢人民币过度贬值,这点在贸易战的背景下非常重要。你可以不相信央行,但你一定要相信特朗普能够维护人民币汇率的稳定。”他在文章最后玩笑道。

商界新媒体短评:商界新媒体最近选用的几篇关于汇率的稿件,都是提醒大家不用太担心贬值行情,更不需要恐慌。

管清友:世界杯博彩一样得关进笼子里

7月3日,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管清友发表文章称——

“风险和收益永远是对等的,博彩业虽然能带来巨大的经济价值,但也存在巨大的风险。”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博彩市场之一,彩民总数超过3亿人,根据财政部数据,2017年我国全年销售彩票达4266.69亿元,人均购彩306元。

当前最火的世界杯彩票就是足球彩票的一种。最简单的是胜负彩,目前已经结束的场次中最高赔率是韩国胜德国的1陪6,复杂一点的有猜比分的,韩国胜德国这场达到1赔35。

博彩的出发点是以小博大,娱乐为主。本来是没什么风险,大不了损失一点投注。“但人性永远是贪婪的,就像在股票市场追涨杀跌一样,很多人会对投注上瘾,以至于风险敞口越来越大,更有甚者会借债博彩,一不小心就会倾家荡产。”管清友说,“博彩业由于利润高、门槛低,会引发资本之间的激烈争抢,很容易滋生黑恶势力,尤其是当博彩和杠杆结合在一起的时候,债务问题很容易成为犯罪的导火索。”

他说,一夜暴富是极小概率事件,小额投注作为娱乐是没问题的,但如果倾囊而出甚至还去借债投注,就违背了博彩的本质。“所以,我们必须把博彩这只猛兽关进理性的笼子,在世界杯不断制造高收益的同时,也不要忘了控制风险。”

商界新媒体短评:贪婪即是动力,也是敌人。事实上,它可不光是博彩时才会威肋到我们。

贾康:现行个税制度难以体现公平税负原则

7月3日,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贾康表示——

“我国现行个税在制度规定方面存在的问题,一言以蔽之,是难以体现公平税负原则来发挥个税应有功能。”

近日,《中国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草案)》广受关注。贾康认为,中国个税在税收法定轨道上正面临即将推出的新一轮重大改革举措,是非常明显的态势。

个人所得税是十分典型的直接税,“经济学分析表明,增值税等流转税(即对流转额征的税),其很大一部分税负归宿,不是落在企业那里,而是落在了最终消费者头上。个人所得税等直接税,则没有这样的问题,税对谁征,税负就是由谁负担了。”贾康说。

由于我国收入差距明显扩大,“进而发展到差距过大状态”,个税就更应有效充当“抽肥”的再分配手段,而后可经预算程序“补瘦”,化解收入悬殊引发的矛盾。不过,“我国现行个税在制度规定方面存在的问题,一言以蔽之,是难以体现公平税负原则来发挥个税应有功能。”贾康说,我国个税仅能调节劳动性收入,却对金融资产收入等非劳动性收入没有超额累进调节机制,这与“应对勤劳所得课以轻税,对非勤劳所得课以重税”的原则相悖。

不仅如此,“起征点”没有随物价变化的指数化调整机制,也没有扣除子女教育、大病医疗、住房贷款利息和租金支出等,“明显影响税负与家庭实际负担能力的适应性”。贾康说,我国个税除了对工薪收入的“单位代扣代缴”征管效率最高之外,其他方面已显著落后于信息化时代的发展和税收征管的国际经验。

“总之,我国个人所得税的改革势在必行。”

商界新媒体短评:近来新的个税草案征求意见,全国人大网站几天内收到相关意见超过3万条,很多人都不满5000元的起征点,这也许与你我的感受一致。

2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特朗普  汇率  央行  博彩  管清友  个税  贾康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31)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