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案例 | 链家:中介行业的“公敌”?
李艳艳 2018-06-22 17:15:19

谢勇横眉立目。

在6月12日一场名为“全行业真房源誓约大会”的活动,作为我爱我家集团董事长兼CEO,谢勇第一个上台发言。

除了谢勇,中原地产大陆区主席黎明楷、21世纪不动产中国副总裁吴起、万科物业朴邻公司总经理寿永春、麦田房产副总裁吴存胜、龙湖冠寓CDO数字业务群总经理王晓东等公司领导层均到场并上台演讲。演讲结束后,他们并排站上舞台,分别签下自己的名字以誓约定。

攒局的则是58集团CEO姚劲波,据参与誓约的企业人士跟《中国企业家》透露,两周前,姚劲波拉了一个队伍,他要把国内重磅的房地产服务机构凑到一块“商量个事”。6月12日,姚劲波用“58永不自营”、“持续加大广告投放”、“设立1亿元理赔基金”等现场承诺,表明与经纪行业的合作决心。

鼓掌及叫好声不时响起,会场气氛可以称得上同仇敌忾。“某一家公司”、“有些企业”成为贯穿全场的关键词,“为什么有人没来?国人私底下都明白,台上说得含蓄,站队。”我爱我家集团副总裁胡景晖直言称。

大家心照不宣,“某一家公司”、“有些企业”,指的就是链家和贝壳找房。后者被外界解读为左晖的二次创业与自我革命。区别于链家的直营体系,今年4月底成立的贝壳找房被定义为开放平台。目标是,未来一年内,扩展到12万家门店,经纪人数100万,相当于链家已知经纪人公开数据的近五倍。

从此,中介市场被分成了链家系和非链家系,作为独立第三方平台的58集团和中介公司我爱我家、中原、麦田等,因此感到了恐惧,链家正在从一个字头变成一个江湖,左晖是想要一统江湖吗?

“经纪公司需要的是真正的平台。如果一家自称是平台的企业,既做线上,又做线下,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这在商业伦理上和操作逻辑上是绝对不能被接受的。”谢勇说。

姚劲波担心什么?

“有的公司希望这个行业里的公司全死掉,只有我活着,这种想法是不对的。”“誓约大会”现场,姚劲波对在座的经纪公司称,他一边秀肌肉一边对盟友表现了诚意,“我们是中国房产流量最大的网站,是最大的房产收入的网站。我们愿意跟大家做朋友。”,“同盟之下,我们今年没有任何(端口)涨价的计划。”

姚劲波所指的同盟公司,即与58集团签订端口合作的房地产经纪公司及开展租赁业务的开发商。《中国企业家》获悉,参与同盟的公司将由58集团获得曝光流量、端口价格方面的支持。

有意思的是,不久之前,部分盟友还曾因58端口费用过高而与之公开叫板。今年1月16日,由于杭州安居客端口费上涨30%-50%,杭州我爱我家发布声明,称暂停与安居客的合作并全线下架安居客房源。8天后,北京我爱我家、链家和麦田三家中介组成联盟称,若58集团各类房源端口费不停止提价,自2018年2月1日起,北京中介联盟各家公司的买卖房源和租赁房源将全部下架,并停止合同。

但当左晖藉由贝壳找房,从自营交易正式跨入线上公共平台,贝壳找房与目前58旗下所有的“安居客”形成了竞争局面。如今,一石激起千层浪。贝壳找房带来的刺激正在58内部持续发酵。

市场公开动作显示,平台之战已经全面打响。除了拉同盟、推动“真房源”、加大广告投入以及设立理赔基金保障机制,58集团还发布了VR看房产品“临感”、房源全息字典2.0、房产经纪大学,分别对应着贝壳找房的“如视”VR看房、楼盘字典和经纪人认证计划。36氪报道称,58集团和贝壳找房还分别花费1.65亿元,双双成为今年世界杯央视转播赞助商。

值得注意的是,这场争斗还夹杂“暗战”。据媒体报道,有消息人士透露,在向我爱我家等盟友承诺不涨端口费用的同时,58集团大幅提高了链家系加盟品牌德佑经纪人的端口费。而大部分经纪人都在付费使用58集团的端口。“作为非自营平台,流量是58集团的所有收入的根基。今年一季度在线营销服务的营收达到14.92亿元,招聘、房产、汽车三大板块中,房产的收入占据大头。”该人士称,58集团担心贝壳找房会分走流量。

“与垂直网站不同,我们天然关注的是流量和效果,而不是资本和短期收益。”姚劲波称。公开数字显示,目前覆盖全国5万家经纪公司、7万个楼盘和千余家品牌公寓机构,超过130万、全行业近九成经纪人正在使用58集团提供的房产服务。他在5月时曾自述称,58将通过业务融合来进一步优化招聘和房产两大主营业务,并以主营业务为核心进行创新。

左晖“左右互博”

链家集团董事长左晖

域名为“ke.com”的贝壳找房已经正式上线,为用户提供二手房、新房、租赁等服务。从当前界面上看,这与此前链家网的差异并不大,除了租房栏目被提到更为显眼的位置。

围绕贝壳找房,链家展开了一大波人事调整。据《中国企业家》了解,在5月21日签发的人事调整文件中,左晖把链家核心人力资源转移到贝壳找房。链家集团CEO为彭永东,他同时担任贝壳找房CEO;原成都链家总经理徐万刚担任贝壳找房大中华北区COO,原深圳链家总经理张海明担任贝壳大中华南区COO,原上海链家总经理王拥群担任链家COO。

中底层级的调动也十分频繁。链家集团层面人士向《中国企业家》描述,“内部变化翻天覆地”,“一锅粥了。”

“好多人调走外城市,真是不清楚这个贝壳。”在北京市场负责新房业务的链家经纪人小王(化名)告诉《中国企业家》,今年5月,链家区域经纪人所在公司团队开始大规模调度到贝壳,但另有部分员工质疑新公司的稳定性,不愿离开。至于他,还是更愿意留在“老链家”的体系中,安心收房卖房,这样“收入有保障。”自家人的疑虑不止收入。随着区域高管调任、房源数据导入等人事、基础方面的准备渐进状态,随之而来的问题逐渐显现。

无论是将链家网的数据资源共享给贝壳找房,还是将链家网的人员输出给贝壳找房,在链家内部和外部,多被理解为内部的资源调配。甚至有人认为,这是链家在上市前夜,突击规模的策略。

但在法律层面上来说,事实并非如此。贝壳找房的主体公司天津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