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激荡之城的萌芽与希望
糜丰 2018-03-29 16:50:15

从横空出世到砥砺前行,雄安新区设立一周年之际,梦想与焦虑依然在这片土地上同时涌动。

对于雄县、容城、安新三个县城来说,意味着城市空间翻天覆地的变化;对于存量产业、企业来说是重塑和转型;对于当地上百万普通居民而言,意味着机遇与选择。蝴蝶翅膀扇动之下,是无数末端和个体的变化。

观察来自宏观视角,而答案往往来自民间。

变化体现在风口的源头。60岁的赵成碧半年前从内蒙古来到雄安寻找创业机会,他现在是58同镇雄县团队中的一员,每天的工作就是搜集当地商家的信息和需求。赵成碧的精神头儿非常好,即便天气再冷,他都会坚持上街走访,挨家敲开店铺的大门。“千年大计,只争朝夕”在赵成碧身上,就是每天出门时快速移动的步伐。

同样对雄安发展抱有高期望的还有来自河南的宋成,他每天都会穿着西服在奥威路上转悠,逢人就发印有“创业者宋成”的名片。他的朋友圈只有一种内容:马云、刘强东、任正非的演讲,以及各种关于创业的励志文章。

对于赵成碧、宋成们而言,雄安就跟1980年代的深圳、海南和1990年代的上海浦东一样,遍地都是机会。

变化体现在潮水的流向。王志永是雄安制鞋行业协会会长,在制鞋产业集群实施“双转”的过程中,他多次真情流露,“我不图大家说我好,只求一个结果,就是大家伙儿通过协会的努力都得到了实惠,不戳我脊梁骨。”

雄安新区的高点定位,意味着存量传统产业面临着产区转移。当置身其中的企业主们对未来感到彷徨时,当地行业协会主动担当,组织企业去外地考察合适的承接地,推进整个产业实现异地再造。王志永的真情流露,是一种“抱团求发展,一个都不能少”的朴素情感。

变化体现在凝视未来的目光。从筚路蓝缕,创业维艰的传统企业主,到追赶风口,仰望星空的年轻创客,再到无数普通的当地人、外地人,他们都在亲身参与这场全新而伟大的改革发展实践,与历史握手,与未来谋面。

一年前,他们是雄县人、安新人、容城人,是河北人、山东人、四川人;一年后,他们都是“雄安人”。

从某种角度而言,雄安新区有两座城市在同时建设:一座是物理意义上的,一座是心理意义上的;一座是现实意义上,一座是未来意义上的。

这座已经被赋予了太多使命和意义的新城,已经不缺少成为焦点的任何要素,但时代大潮中的喜悦与不安依然值得去记录,去讲述。

4月的华北平原,道路两旁的白杨树已长出了新芽,正蓬勃向上,勇敢挺拔。

1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一座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