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历史告诉未来 雄安对未来中国意味着什么
糜丰 2018-03-31 16:45:00

(点上图阅读雄安新区设立周年策划)

雄安新区是一个国家战略,它将对未来中国产生积极而深远的影响,会把中国的改革开放推向新的阶段,也将会为中国经济发展构建丰富的想象空间。

重新定义特区样本

“80年代看深圳,90年代看浦东,21世纪看雄安。”毫不夸张地说,雄安新区在设立之初,就被赋予了与深圳、浦东同样重大的历史意义。

当年,深圳经济特区从一个小渔村起步,发展成经济繁荣的大都会,引领着珠三角经济增长及崛起,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重要标志。上海浦东新区从一片旷野郊区变成了具有全球影响力的金融中心,辐射带动了长三角经济增长极的崛起。

相比深圳经济特区与上海浦东新区,在新的历史节点上,雄安新区面临的发展路径和战略方向是截然不同的。深圳特区起步于中国改革开放的初期,通过引进海外的资金、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完成了早期的积累;而浦东新区处于中国扩大开放的节点,它依靠深化体制改革、升级资本和技术密集型产业,带动了整个长三角经济的腾飞。

没有深圳毗邻港澳、浦东靠近上海的区位优势以及利用外资、发展外贸的先天条件,身处华北内陆地区的雄安最为可行的路径选择就是“创新引领”。由此不难看出,雄安新区在产业选择上的倾向性。

事实上,中国大部分内陆城市想要复制深圳和浦东都比较困难。因此,从某种角度而言,雄安新区也担负着在内陆闯出一条创新驱动发展模式的任务。

原京津冀协同发展专家咨询委员会组长徐匡迪就曾表示,京津冀发展不能重复上海或者深圳已经走过的路,中国要“从跟跑到并跑,从并跑到领跑”。

但要想做到“领跑”并不容易。从大的经济环境来看,当时深圳和浦东赶上了全球经济格局和产业转移的时代,踩准了全球化的时间窗口期。而且,当时深圳和浦东的建设还具有后发优势,减少了许多试错成本,可以迅速在三四十年时间里取得巨大成功。

审视今天的雄安新区,国际国内的经济环境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雄安新区的高点定位决定了它将处于一个“无人领航”的新阶段,因此需要更科学、更具前瞻性的顶层设计,更合理、周全的实施路径以及更耐心、务实的心态。但最大的有利条件在于,当前中国的经济实力和综合国力已经走在了世界前列,雄安新区的资源配置和要素集聚能力也必然超过当年的深圳和浦东。

雄安面临的机遇和挑战是前所未有的,但国家建设雄安新区的决心和能力也是毋庸置疑的。

雄安对未来中国意味着什么

摊开中国地图,深圳、浦东和雄安呈低中高三个维度依次而上,形成了从南到北、从沿海到内陆的战略版图架构。区别于深圳、浦东扮演珠三角城市群、长三角城市群发展引擎的角色,雄安新区肩负着实现京津冀协同发展,在中国北方打造新的经济增长极,打造世界级城市群的重要使命。

从整个经济版图来看,一方面,雄安新区可以改变中国经济发展“南强北弱”的状况,推动全局均衡发展;另一方面,雄安新区在盘活整个经济战略布局中,具有“关键一子”的效应,可以有效联动各个重点区域经济带。

上海交通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士林对此有着非常形象的比喻,“在没有雄安的时候,谁也看不出京津冀与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如何互动;而一旦有了这个新区,一幅深化改革和开放发展的宏图就跃然纸上。”

放眼望去,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一带一路”建设……在中国经济的大版图中,三大布局将跨越行政区划,联动发展,打通国内国外,谋求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由此可见,雄安新区绝不是仅仅承接从北京剥离的功能和产业,而是要建设一个以高端高新产业为主导的经济活力带,进而寻求京津冀地区乃至更大范围内的发展活力。从国家战略层面来说,雄安新区在作为北京非首都功能集中承载地的同时,也将承担中国创新发展的样板角色。

目前,中国经济增长逐渐放缓,人口红利开始消退,经济增长模式正处于新旧动能转换之中,不可能再像从前那样依靠粗放式发展,以消耗大量资源和牺牲环境为代价拉动经济增长。当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投资驱动、要素驱动变为创新驱动,在新时代的接力区中,整个国家需要一个更大的战略腾挪空间。

从城市规划建设的角度而言,雄安新区是用新的发展理念来引导城市从传统模式走向新模式的一种探索;但从中国经济发展的通盘考量来说,雄安又扮演着一个新引擎的关键角色。

总之,雄安新区是一个国家战略,它将对未来中国产生积极而深远的影响,会把中国的改革开放推向新的阶段,也将会为中国经济发展构建丰富的想象空间。

他山之石

雄安新区的战略地位和高点定位,很难找到可以完全借鉴的路径样本,但依然可以从国外的新城规划建设中,获取一些思路。

马来西亚布城

马来西亚为了减轻首都吉隆坡基础设施过度扩张带来的压力,试图通过设立新的行政中心,实现高质量的城市生活。最终,布城凭借着区位优势、低开发成本和优良的自然环境脱颖而出。从1996年布城建设正式启动,到2005年基本拥有了现代智能化的公共基础设施。目前,布城不仅是马来西亚新的行政中心,而且成为了一座“智慧型花园城市”。

布城的启示性在于,虽然城市总体规划经历了不断调整优化和修订,但“田园—智能城市”的规划特色始终不变。布城规划特色体现在对生态的充分考虑、对自然文化遗产的弘扬以及社区理念的融入,最新科技成果与原有生态肌理在城市中和谐统一。

韩国松岛智慧新城

松岛智慧新城位于韩国仁川滨水地带,距离首尔60千米,由盖尔国际及韩国浦项制铁公司规划设计和投资建设。松岛智慧新城建设体现出多种团队协同建设的重要性,思科的智能互联城市计划、盖尔国际开发智能都市所具备的丰富经验、浦项制铁的工程能力之间的协同都能发挥增效作用。

除松岛新城之外,韩国新的行政中心世宗市也是一座全新的城市。世宗的总体发展目标是建设幸福城市,实行“市+社区”的单层管理体制,建设“一站式”服务理念的复合社区中心,使居民一次出行获得多项服务,把城市变成高效便捷、空间集约的社区生活圈。

日本东京新城

从1958年开始,日本政府开始制定首都圈规划,疏解东京都中心的城市功能,使东京圈城市形态从“一极集中”转向“多中心多核”。1960年代中后期,日本开始建设多摩田园都市、筑波等多个新城,距东京都中心大多在50千米以内。从实践来看,日本政府包括新城建设的首都圈治理成效显著,东京都人口增长压力大幅减轻。

东京新城建设有如下特点:其一,新城建设与轨道交通建设融为一体;其二,新城注重公共服务配套;其三,公共部门和私营机构联合主导开发,逐步投入,没有过度开发。

2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历史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5)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