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0bike惨痛教训:所有自嗨型创业者,三年内必死
创哥 2018-03-19 10:15:46

在商业世界里,自嗨型创业者最危险。

因为任何一次忽视商业规律的任性冒险,都有可能血本无归。

上一周《700bike死了么》这篇文章在朋友圈里刷屏了,这家追求生活品质的自行车公司,终于扛不住,换了赛道。

700bike是一家城市自行车品牌,但还没等火遍大江南北,就差点一命呜呼。诺,靳东在电视剧《恋爱先生》里骑的就是其中一款,一辆折叠车7699元,人生赢家标配。

700bike创始人张向东,从前是塞班时代的互联网界顶级大佬,现在是京城最文艺范创业者,2014年创办了700bike,三年下来他发现,这是一场把爱好变成事业有去无回的艰难之旅。

作为连续创业者,张向东上一家公司已经在美国上市,是中国第一家移动互联网上市公司,连张小龙和傅盛都要围着他请教海外产品经验,然而如今重新创业后,这位老江湖却处处碰壁,苦熬着在喜欢的事儿上挣扎。

去年年底,公司穷得连年终奖都没给兄弟们发。

他比谁都爱公司,并且也有能力,但依然无法成功赚到钱,问题到底出在哪?

刚刚过去的跌宕三年

主动辞去纳斯达克上市公司总裁的职位,是需要勇气的。但张向东走的时候,头也没回。

2014年底,他放弃了自己亲手创立并且刚刚上市不久的久邦数码,跑去去做了喜欢的事儿,创立自行车品牌700bike——一家改变城市生活方式的公司,专门研发城市自行车。

他是自行车狂热发烧友,每到工作压力大的时候,就骑车出游,已经游遍五大洲,公司也顺利上了市。如今不再想强烈的证明自己,所以这家公司的管理以宽松为酷:新公司不打卡,没有KPI,没规定新产品的面世时间,甚至还有晴天假,天气一好所有同事呼呼啦啦骑车去郊外玩。

能拥有如此理想工作和生活状态,一度让他被文青创业者们视为楷模和偶像。

但现在看来,这样管公司算不上什么好事。随后,长达一年的时间里,张向东将那种城市慵懒情调进行到底,他忙于组织线下骑行活动,忙于跟MUJI、书店、时尚潮店合作。700Bike后街系列也频繁出现在电视剧、时尚杂志和广告片里,成为别人的道具和风景线。

但危机已经来临,一个来自内部,一个来自外部。

一年时间,他们自主研发四个系列整车产品,其中三个系列完成量产上市,这对于自行车行业而言,特别是对一个初创公司来说,实属不易。但2499元起的售价,让产品的销量一直不太乐观,重点是2499元张向东还赚不到钱,而且便携折叠车系列也出现了大bug,特别容易被偷,卖出了5辆,竟然被偷了4辆,虽然定位追踪后又被找了回来。

如果内部局面可以控制,那外部的混乱就已经不是他所能掌控的了,共享单车来势汹汹,一元5毛钱或免费骑车,车丢了坏了没关系,这下谁还愿意花2499元买自行车,700bike的造车运动一下子遭到了摧枯拉朽的重创,销量持续下滑。

上一年,当共享单车最热的时候,十几种颜色的单车热热闹闹排在马路边上,随便都能融资十几亿,很多人劝他也入局,但他拒绝了。“你觉得我是一个做共享单车那种模式的人吗?不是!我是一个相信品质感的人,也许是年纪到了,也许是审美的问题。这个世界有很多对的事情,但是我要做的还是我喜欢做的事情。我喜欢产品,产品对我来讲是最能够让我得到满足感的。”张向东说道。

张向东的固执丧失了把700Bike做成独角兽的机会,但也许正是因为他的坚持而让700Bike没有死掉。

与之相反,也是做自行车的野兽骑行,就迅速推出了小蓝单车,并且在与摩拜、ofo等共享单车的用户体验大战中胜出,只是良好的口碑抵不过创始团队的作死,最终因为2017年6月的重大事故导致没有人敢投钱给它,最终只能眼睁睁死掉,创始人跑到海外躲债。

700Bike没有随波逐流,也没有死掉,但共享单车有多火,它就有多痛苦。张向东当时做好了解散的准备,但一直从久邦数码跟到现在的核心团队,还是决定留下来,现在团队仍有100多人。

今年,他在接受虎嗅采访时低着头痛苦地承认:商业上他败了。“向东心底是对美好的东西很有追求的。但是商业的过程很多时候没那么美好,甚至很苦逼。”团队核心成员张晶晶说。

700bike的3个致命错误

创业群体中,总有一种创业者头脑一热,就冲进某一领域,这条路方向对不对先不管,只要“我喜欢”就决定做起来。

可商业恰恰最需要理性,所有能够做到价值变现的产品,一定是以挖掘用户核心痛点为前提,要想实现商业上的成功,就要抛开情怀,下手稳准狠。

粗浅来看,700bike至少有以下三个失误:

失误一:品类问题,不仅切入小众市场,还要做小众市场里的新品类。

创业成功的一半,就是决定要做什么,品类选对了,往往就成功了一半,选择比努力更重要,通常来说,一般不建议创业者做新品类。新品类不是一片蓝海,而是深不见底的没有经过用户检验的沙漠之地。

张向东曾说:”700Bike来造自行车,不是要和传统自行车行业抢份额,而是用新一代城市自行车来让自行车的产品谱系变广,从山地车、公路车,扩展到更多人接受的产品体系,一个千亿市场变三千亿市场。”

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这个80%都是原创专利的研发团队,至今没有造出一款戳中用户痛点的产品,第一款是城市自行车,颜值和逼格都很高,但中国的国情和生活方式不允许,高逼格的城市自行车并没有很大市场。

因为社会节奏越来越快,出行成本越来越高,自行车早已不再是强痛点,拥有一辆自行车对一个人来说不是刚需。

之后陆续推出了山地车、公路车,但销量也并不乐观,比起更专业的百年自行车老牌,更高的性价比和性能,为什么要选700bike呢?

700bike的核心竞争力并没有让大家看到,或者说除了在创业故事里,基本看不到700bike的购买欲望接口,产品宣传上还是太弱势了。

失误二:供应链能力跟不上,导致性价比极低。

利润的高低取决于供应链的成熟与否。

或许是旁观者清,小米联合创始人、小米生态链负责人刘德在采访时点出了700Bike失败的原因:“他们缺平台优势,做硬件、供应链、平台、销售各方面都是有欠缺的。因为没有供应链背书,所以他做的车的成本下不来。”

这绝对是700bike的硬伤,当时的团队忙于组织线下骑行活动,忙于跟MUJI、书店、时尚潮店合作。忙于频繁出现在电视剧、时尚杂志和广告片里,但却没搞定最难的供应链问题。

如果一个产品,只是做到了大家想买但最终没有买,算是成功的产品么?

如果一个创始人,只是做到了情怀和人格魅力满满,但却连年终奖都给员工发不出来,算是合格的创始人么?

创业不是温吞的,而是血腥残酷的,员工不是仙女,不能只吃空气,一个无法创造价值的“情怀公司”,注定只能是炮灰,因为一切价值创造的前提,都是你必须首先活下来,好好地活下来。

失误三:无法扭转内忧外患的被动局面。

“知识分子就是要怀疑、呼喊,这就是他们的价值。而商人就是去发现大众的需求,变现,这就是他们的工作。”张向东去年一整年的微博动态都充满着反思,你得承认,他属于理主义创业者中,极其成熟的创业者。

但是正好赶上风口,共享单车汹涌吞噬着城市的大街小巷,他不愿入局共享单车,所以只能在岸上看着,很长一段时间里痛苦而又迷茫,被潮流裹挟着向前走。

但他心里明白:对于初创公司来说,最好的管理和最好的福利,都比不过打胜仗。

对初创公司来说,最好的管理和最好的福利,都比不过打胜仗

创哥第一次见到张向东,是在ofo在798的一场新车发布会上,他穿着皮衣牛仔裤、马丁靴意气风发,兴奋地跑来为同是北大校友的ofo创始人戴威站台。

张向东是对共享单车是拥抱的,因为它推动了他改变城市生活方式的理想:“共享单车是自行车历史上最伟大的创举和进步。”那天他对着同为北大校友的戴威说,以后有什么技术问题,都可以来找我。

但才短短一年便换了人间,小黄车已经自身难保,700bike也面临转型。

前一段时间,700bike差点解散,张向东征求过大家意见,但核心团队都不愿意走,他们已经从上一家公司跟着老大到现在了,十几年了。

之后,张向东立刻决定把700bike变为孵化器,先把员工拆分为几个团队,进行内部孵化和再创业。而以前的产品线不再拓展,处于基本维持状态,刘德也认为国内市场因为有共享单车的存在,再走这条路基本没戏了。

40岁那年他承认了自己失败的造车运动,但心态一直还过得去:“自行车已经变成一个改变城市生活的东西了,你得接受这个事情。你要是一根轴下去,你当然是个悲剧人物了,觉得挺壮烈的,大家也会觉得像一部电影很好看。但是人得生活啊,我们是在电影院之外的,不能拿着我一个人的梦给大家放电影。”

如今的张向东释然了、也妥协了,2017年五月,他还在微博上写道:“不要换我下场休息,死后多的是时间。”听起来像是一次悲壮的祈祷。

现在的他已经重新出发,靠着多年攒的商场经验和人品,顺利加入了小米生态链,他要好好向这些产品做得好的公司虚心学习,如今新产品700kids也正在众筹。

“我这把年纪了不需要别人来治愈我,关键是内心要强悍。”

内心强悍的张向东没有下场,而是继续在路上。他的创业故事给所有充满情怀的创业者提了个醒,千万别自嗨,最终还是要回到商业的本质,为用户生产高颜值、高品质、高性价比的产品。

对初创公司来说,

最好的管理和最好的福利,

都比不过打胜仗!

68
来源:创日报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创业者  大败局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