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虎拍蝇:致敬王岐山!
环球人物 2018-03-17 22:17:34

今天,原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当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

2012年以来的这几年,中央的反腐浪潮一浪接一浪,中纪委老王很忙,打虎、拍蝇、猎虎一刻也不停歇。

-01-

“不苟言笑”的王岐山

坐镇中纪委之后半个月,王岐山在北京主持召开了一场专家座谈会,听取学者对反腐工作的建议。在会上,第一位发言的专家刚说了句“尊敬的王书记”,就被王岐山打断了。他希望在场专家们免去这样的客套话。

诚如黄江南所言,王岐山告诉专家们:“参加王某人的会,不准念发言稿。”王岐山要求内部开会时多谈问题,不讲大道理,要求做报告的人“情况明、数字准、责任清、工作实、作风正”。曾参加过这样会议的人称,发言人被王岐山问倒十分常见。

该知情人士表示,王岐山非常低调,在媒体的上镜率不高,一般上镜时也都是谈反腐败的问题。为此王岐山多少给民众留下“不苟言笑”的印象,但王本人私下幽默风趣,才思敏捷,会和下属开玩笑。只是这样的幽默和玩笑涉及腐败议题都会收止。

-02-

永远的老王

他绝大部分的经历都是在经济工作岗位上度过的。上世纪九十年代,东南亚发生了严重的经济危机,当年作为改革开放前沿的广东省,受波及很深,一旦处理不及时、不到位,人民币面临硬着陆的危险,进而引发全国性的经济地震。作为朱镕基总理的得力助手,他空降广东,担任分管经济金融工作的副省长,很快就稳住了形势,将很多业界认为无力回天的金融负资产,三下五除二,居然就给解决了,紧接着人民币软着陆,全国经济刚刚驶入快车道的大好形势避免了一场浩劫。

如果这还算牛刀小试的话,他真正进入到人们的视野,是到了2003年,北京爆发非典,疫情在全国范围蔓延,形势岌岌可危,中央连续免掉了卫生部部长张文康和北京市市长孟学农,但这并未遏制疫情蔓延的形势,他临危受命,由海南省委书记重反北京,火速建设小汤山、果断采取隔离措施,无论什么地方,什么人群,只要出现疫情,就必须隔离,那可是在共和国的首都!两月以后,疫情平稳,全国解除警报,这至少是我这个年纪的人生经历中,认为是形势最紧急的一次危机,这之后,他赢得了救火队长的美誉。

2004年,雅典奥运会的闭幕式上,作为奥组委的执行主席,他代表中国,也代表北京,接过接力棒,这个过程,如果大家还有印象的话,临近奥运,我们面临的问题还是很多的,空气污染、交通拥堵是从那个时候被广泛议论起来的,汽车限行便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毋庸置疑,我们在2008年,为全世界献上了一次前所未有的体育盛会,第一次夺得最多的金牌,每个中国人实实在在的扬眉吐气了一回。

有人天生为社稷而生,为生民立命而生,他的思维就是解决问题的思维,这种思维在中国奇缺,弥足珍贵。一个听来的小故事,他在担任北京市长的时候,白色垃圾着实让北京的城市管理者挠头,常规思维,什么加大管理力度,加大处罚力度,实际上这些措施都没什么效果,后来他就让政府发出一个倡议,号召市民们在随手扔塑料袋的时候,打一个结,扔不要紧,打上结以后,塑料袋就不会随风飘扬,而且便于环卫工人打扫,结果效果出奇的好。故事虽小,但体现的思维却是十分高明和高超的。

胡锦涛同志在2012年的七一讲话中,直言不讳的总结了我党面临的四大危险和四大考验,这些是党的建设面临的新问题,也是关系到党生死存亡的严重问题。党风廉政建设作为党的建设的重要方面,谁在十八大上掌管中央纪委也是当时街头的热议,他是学习历史出身,也似乎有这种宿命,在重要关头,历史和他本人相互选择。

习近平总书记带领十八届政治局常委与中外记者见面,强调党要管党,从严治党,这是政治宣誓。举起党鞭,管党治党,在党的历史上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难。雍正王朝的作者二月河,曾经这样表述,翻遍二十四史,反腐败的力度都没有现在这么大,换句话说,在历史上也没有这么难。

反腐败表面上看是向腐败分子宣战,本质上是跟根深蒂固的糟粕文化、长久形成的沉疴秩序、逐渐恶化的政治生态开战。对中国人来讲,得罪人的事难,死得罪人的事最难,死得罪强大的利益集团难上加难。

党内监督又是自体监督,生了病,割的是自己的肉,有多疼只有自己知道。这个活实际上是一个扶大厦于将倾、挽狂澜于既倒的历史重任。在反腐败这个伟大斗争中,处处体现了他的方法思维。

他把中国人最难办的三个事办到了:

一是不留“余地”,贺年卡都不放过,办公室超一厘一毫都不行,更别说吃喝请送,余地是很多事办不成的大障碍;

二是不讲“情分”,英雄难过美人关,中国人最难过的是人情关;

三是不照顾“脸面”,中国人要面子,犯了错误,公开曝光你,断崖式降级,这种震慑作用不言而喻。

短短五年,发了最少的文件,出席了最少的会议,罕有露面,却干成了惊天动地的伟业,多少年管不了的问题他就给管住了,这届中央纪委工作是带有个人鲜明特征的,向党和人民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他的政治经验和遗产有待好好梳理提炼。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历史的洪流在他站立的地方,转弯而下,挽救党的事业中,应有他浓墨重彩的一笔,人民应该深深铭记这段历史!

-03-

青年王岐山

他储备知识,砥砺精神,思考个体和国家命运,做好了迎接是的巨变的准备。

西北大学1973级历史系历史专业的同学有一个微信群。2015年3月19日,群里有人发了一则消息:王岐山即将访美,缉拿外逃贪官。有几位同学在消息后点了赞,有人则留言说:“老同学又要发力了。”他们说的“老同学”就是王岐山。群成员刘安琴说:“我们都为有王岐山这样一位同学而感到骄傲。他虽然不在群里,但一有关于他的消息,就会有人分享到群里。”

在五四青年节到来之际,王岐山当年的小伙伴向记者讲述了他青年时期的风云际会。

➤“别给北京知青丢脸”

赫生来告诉记者,知青来康坪第一年,公社分配给他们每人30来斤粮食,都是玉米、高粱等粗粮,没有细粮。“学生只会煮玉米、烤玉米,不会别的做法。后来有人教他们把玉米做成馍吃。”

据王岐山后来回忆:“跟黑龙江的同学见面后我都想哭,他们干活累了至少还吃得饱啊,我这是累了还吃不饱,知道饿是什么滋味了。”

整个“文革”期间,全国有超过1000万知青上山下乡,走进延安的北京知青超过2.6万人。任志强也在冯庄公社的郭庄大队插队,他详细回忆过吃不饱的艰苦:没有炒菜的油,连酱油等调料都要到十几里外去买,想要吃肉更是奢望。

很快,春天来了,知青们要在地里一边施肥一边播种。肥料不是化肥,而是生物肥。“牛粪、驴粪、羊粪都有。每天要赶着驴从村里往山上运两次粪,每次都要一个多小时。干粪每袋四五十斤,有点水分就重一点,六七十斤。”尹治海回忆,赶驴驮粪上山不是件容易的事,山路是崎岖的羊肠小道,一脚踩不稳,就会滑到沟底。大队长韩志厚担心知青们干不了这活。但王岐山说:“我们现在就是康坪村的一员,生产队的活就是大家的活。”韩志厚听了,半开玩笑地说:“你娃娃要是真能送了粪,才算得上是康坪村的一员。”

第一天送粪,知青们将粪袋抬到驴背上,驴刚走两步,粪袋就掉了下来,他们不得不喊住驴,再抬,再赶,再掉……后来王岐山经过观察发现,要想让粪袋不掉下来,必须要将粪袋装瓷实,给驴压力,还要把粪袋放在驴背的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