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尔玛中国六年为何四次换帅
吴容 2018-03-05 09:03:50

沃尔玛中国再度换帅,这次迎来了一个亚洲面孔。

2 月 23 日沃尔玛宣布,现任沃尔玛大卖场中国业务总裁陈文渊将于 3 月 1 日起接替岳明德(Dirk Van den Berghe),正式升任中国总裁及首席执行官,并继续向后者汇报。岳明德将仍任沃尔玛全球执行副总裁、沃尔玛加拿大及亚洲区首席执行官。目前为止,这已是沃尔玛在6年内第四次更换该位置的人选。

受电商业务增速大幅放缓和季度盈利逊于市场预期等消息影响,沃尔玛近来股价大跌。零售行业专家丁利国指出,在美国本土市场业绩不理想的沃尔玛,对中国市场潜力格外重视,频繁换帅折射出其对业绩增长的不安。对于大卖场和电商业务,新帅陈文渊将给沃尔玛中国带来什么样的未来,成为了业界关注的焦点。

截至发稿,沃尔玛中国公共关系负责人并未对记者提出的与换帅相关的问题予以回复。

六年四次换帅

根据沃尔玛在其微信公众号发布的消息显示,陈文渊于2017年4月1日加入沃尔玛并负责领导沃尔玛中国大卖场业务。据了解,这位在新加坡出生的职业经理人曾在新加坡政府、美国波士顿咨询公司任职,加入沃尔玛之前是麦当劳台湾的总裁。

在陈文渊之前,沃尔玛中国CEO一职经历了频繁的更换,从高福澜(Greg Foran)到柯俊贤(SeanClarke),再由加拿大及亚洲区首席执行官岳明德兼任,外界认为,6年内第四次换帅对沃尔玛中国的战略一致性影响较大。

而就在这个最新人事任命公布之前,沃尔玛于2月20日公布了2018财年第四季度业绩报告,财报显示,沃尔玛美国电商业务增速大幅放缓,当季利润 21.75 亿美元,同比下跌 42.1%。受电商业务增速放缓和季度盈利未达市场预期等消息的影响,沃尔玛在2月20日股价大跌10.18%至94.11美元/股,遭遇自1988年1月以来最大单日百分比跌幅,市值损失约300亿美元。

对于在美国的电商业务,沃尔玛首席财务官布雷特·比格斯承认,其电商销售增速低于预期。首席执行官道格·麦克米隆也表示,增速下滑有点出人意料,他强调“我们正在学习新的东西,电商还有很多路要走。”

为抵抗最大竞争对手亚马逊的阻击,2016年8月沃尔玛收购了Jet.com等一批购物平台,还打响了与亚马逊的电商价格战,不断降价等策略使公司营业利润降到历史新低。截至2017年11月,其 11大类213件商品的平均在线零售价格仅比亚马逊高出0.3%,创下史上最小差距。

来自《华尔街日报》报道指出,沃尔玛的毛利率在2019财年可能继续承压。为此,沃尔玛减少大型实体商店建设、关闭部分店铺和裁员,并严格控制每日开支,以期用来改进现有实体店和投资电商业务。仅2018年年初,沃尔玛就关闭美国境内的63家山姆门店,预计两年内裁员1000人。

而在中国,根据沃尔玛公布的消息,2018财年第四季度(2017年11月~2018年1月),沃尔玛在中国的总销售额增长4.1%,可比销售额增长2.3%,可比客单价增长1.5%。对在美国大本营陷入和亚马逊激烈竞争的沃尔玛来说,中国市场的重要性自然不言而喻。

“沃尔玛正在陷入内忧外患之中,实体零售在美国受到很大影响,在中国也是一样的,沃尔玛的线下零售被电商冲击得厉害,也许是业绩没有达到预算,出于对股东们的交代,更换管理层是最直接的方法,起到安抚的作用,这也侧面说明了沃尔玛对中国市场业绩贡献的格外重视,另外不排除是总部领导层的动荡,将可能导致影响到中国区CEO的变化。”丁利国说。

零售行业专家胡春才也给出了类似的看法,“沃尔玛是以大卖场的业态为主,整个大卖场业态在电商、社区超市、便利店的竞争围剿竞争当中,压力是非常大的,国际企业都有这样的特点,每个高管的‘保质期’都和业绩有关,如果业绩不理想可能遭遇更换的情形。”

去年年中,业内传出了沃尔玛在中国两个月内关闭和即将关闭的门店总数达到了11家的消息,对于频繁关店,当时沃尔玛中国公共关系相关负责人给《中国经营报》记者的回应是,“沃尔玛为进一步优化商业布局,近期我们关闭了个别门店,但新开门店数量远远大于关店。”

受制于电商发展

在中国,沃尔玛的开店扩张计划仍在继续。今年1月,在沃尔玛媒体沟通会上,沃尔玛中国公司事务高级副总裁石家齐透露,今年沃尔玛还将继续在中国开出30~40家门店,其中包括山姆会员店及小型超市。此外,沃尔玛还将投资接近3亿元,用于对现有门店的改造升级。

在实体零售不理想的当下,家乐福、华润万家的转型是选择了“做得更小”,开出了社区型小业态超市或便利店等。而沃尔玛仍然在大卖场上着力,以及山姆会员店。陈文渊在去年接受《商业观察家》记者采访时曾谈到,大卖场业态的“潜力还没有完全挖掘出来”。近日,山姆会员商店中国业务总裁文安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到2020年拟将中国区山姆会员商店翻倍至40家左右。

不同于不久之前沃尔玛在美国关闭山姆会员制商店的情形,沃尔玛看到了山姆在中国的发展前景。丁利国指出,“21年前,当山姆会员店首次进入中国市场时,‘付费会员制’的模式仍不为大众所熟知。与大卖场的高速扩张不同,山姆会员店这种业态更多面对的是中产阶层,由于要交纳一定的会费,在选址、物业的硬件条件要求较高,开设在一二线城市市场才有戏,三四线城市则不行。”

目前在中国,沃尔玛拥有19家山姆会员店。根据沃尔玛的说法,山姆会员店全球业绩最好的前4名门店中,有3个来自中国。在一家商超连锁公司负责业务发展的韩辰告诉记者,山姆的会员店近似折扣店这样的业态定位,美国的Costco也是典型案例,拥有低毛利、高客单、高客流、高周转、高现金流的特点。目前一般大卖场客单价大概在200元左右,而山姆应该在500元左右。

丁利国表示,“一般来讲,大卖场商品数量(SKU)约在4万~6万个,而会员店形式的卖场单品数量有4000个左右,对单品的要求很高,意味着可能每个单品都是爆款,这对商品采购研发能力有很大要求,还要有自己独特产品线。此外,该形式对供应链要求和门槛较高。普通大卖场在中国算是饱和了,而会员店类型的竞争对手几乎没有。”

不过,记者留意到,山姆最大的竞争对手Costco近日宣布,其将在上海浦东和虹桥同时开建两家门店。

与此同时,沃尔玛对于全渠道业务的探索仍在持续。去年年底,沃尔玛宣布将公司英文名中的“Stores”去掉,从2018年2月1日起,公司法定名称由“沃尔玛百货公司”变更为“沃尔玛公司”。更名的背后,显示了其进军全渠道的决心,试图用多种购物方式满足消费者。

不过,胡春才指出,“沃尔玛的电商策略,从最初的‘电商对沃尔玛构不成挑战’、到大力投入与亚马逊直面竞争,又在中国市场‘委曲求全’,被迫放弃‘独立’发展电商业务的机会,再到电商业务都和京东捆绑在了一起。”

资料显示,2011年,沃尔玛从中国平安手中收购17.7%的1号店股权,涉足中国电商业务。次年,沃尔玛再次增持1号店股权至51.3%,成为了其最大股东。直至1号店管理层相继离职后,沃尔玛才正式掌权。由于电商格局固化和市场增速下滑,以及沃尔玛与1号店创始团队的发展战略存在分歧等原因,最后沃尔玛将1号店卖给了京东。

胡春才表示,在卖出1号店的同时,也意味着沃尔玛放弃了在中国独立发展电商业务的机会。随后,沃尔玛走上了不断增持京东股份的道路。

2016年6月,沃尔玛与京东达成深度战略合作:沃尔玛旗下1号店包括品牌、网站、APP等所有资产打包并入京东,沃尔玛继续经营1号店自营业务。除了与京东合作外,沃尔玛中国也有自己的APP电商平台。不过目前为止,记者留意到,该APP平台上的电商业务所涉及的城市依然只有6个,包括深圳、广州等。

“在中国市场上,沃尔玛的电商业务显得有些‘尴尬’。和京东换股的这件事,从财务上来看,决策是对的;但是,从战略布局来讲,等于是沃尔玛基本上放弃了自主权、控制权,这是不太能够接受的事实。双方的实体门店和O2O平台想要在商品、库存、供应链等各个方面打通,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因为两者都有自己的体系,很难去协调。在美国总部经历的电商冲击,中国的电商又不把握好,这对沃尔玛来说是存在危险的,这也是给新帅最大的考验。”丁利国说。

1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沃尔玛  中国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6)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