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阳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总裁陈恩斌:传承者的守与创
史敏 黎阳 2018-01-16 10:13:25

2017年10月26日,江西前湖宾馆里大佬云集,一片欢乐。

这里正在举行2017江西民营企业百强发布会,热热闹闹的现场满坐了百强代表。主席台上,代表们按排名分批上台领奖,其中一位三十出头的年轻男子吸引了台下众人的目光。年轻、帅气、稳重、阳光,众多记者不约而同把镜头聚焦在他的身上。

这位自带光芒的年轻人,就是江西2017民营企业百强排行第18位的中阳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总裁——陈恩斌。

苦心志劳筋骨

孟子有言:“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如果用最短的时间来总结陈恩斌,孟子的这句话最适合不过。

陈恩斌出生于上世纪80年代,系家中独子。小的时候,父亲在南昌建筑工地上做民工,生活比较拮据。6岁那年,他随着父母从老家抚州来到南昌,租住在父亲任职的建筑公司的大院里。“因为穿得破旧,院子里的小朋友都不跟我玩,我就自己跟自己玩。”说起幼年往事,陈恩斌记忆犹新,“我母亲说起那段过往,总是会流泪。”

后来,陈恩斌的父亲凭着敏锐的观察力与过人的胆识,从小民工做到包工头,又从包工头做到企业老总,成为江西省建筑行业内的一个领军人物。陈恩斌也从一个乡下小毛孩成长为帅气、阳光的大男孩。

2004年,陈恩斌从西安音乐学院声乐表演专业毕业,并通过南昌大学声乐老师的招聘初试,准备圆自己的教师梦。可是,作为一个庞大家族的继承人,陈恩斌的父亲并不同意他的选择。不得已,他只能放弃自己的梦想,到江西财经大学进修企业管理,并获得硕士研究生的学位。2006年,不甘笼罩在家族企业光环下的陈恩斌坚持出国,来到加拿大温哥华,希望用自己的力量闯出一片天地。

“2003年,国内有一部电视剧《别了,温哥华》热播,剧中人物情感与生活给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我希望看到自己身上迸发出那种向上的力量。”陈恩斌说,来到温哥华后,他并没有像其他华人富家子弟一样,买车买楼,享受国外奢侈的生活,而是应聘到“八百伴”,做了一名普通的理货员。

因为看上去像个小男生,没怎么吃过苦,上班第一天,工段长就给陈恩斌出了一个难题。当时,八百伴从农场拉来了一个货柜的苹果,大概有9立方米那么多。工段长说,“Brian,你把这里面的烂苹果捡出来,今天下班前。”陈恩斌整个人都懵了,那么多的苹果像一座小山堆在眼前,“我感觉这是一件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不过,为了能让工段长不小瞧自己,不服气的陈恩斌下定决心要完成这项任务。他坐到货柜箱里,两手并用飞速分拣,终于在晚上九点钟把苹果分拣出来。“第二天,我的手都抬不起来了,手指头全部起泡。”陈恩斌说,“虽然工段长还嫌我捡得慢,但从此后,他对我刮目相看。”

日企追求机械化的管理,休息了一分钟都是对工作的一种亵渎。当时,与陈恩斌一同入职的三十多位新员工,有的因为受不了艰苦而离职,有的也准备打退堂鼓。但刻苦的陈恩斌在严苛的管理制度下却连跳两级,三个月不到就升任为门店分管。此后,陈恩斌又做过各行各业的底层员工。做过披萨、卖过保险、扛过水泥……这些外人看来卑微的工作,陈恩斌都去尝试、体验过。“印象最深的就是在工地上做日杂工,掏粪沟了。”陈恩斌回忆道,“那也是我父亲在国外买的一块地,然后拆了地上一座137年的老建筑,做了公寓地产项目。”因为国外拿的是周薪,陈恩斌每周都要给民工签支票,而整个工地上只有经理知道他是老板的儿子,其他的人都以为他就是一个日杂工,脏活累活都找他做。水塘抽水、打地基、钢筋绑扎、板型固定,没有一样陈恩斌没有亲身经历。

“最后悔没留住那个时候的照片了。那时候衣服很破烂,每天一身灰,那一幕只有我的妻子看到过。”陈恩斌笑着说。

中西文化碰撞

2010年,陈恩斌在父亲的召唤下回国。

虽然在国外有过许多成功的经历,但回到国内后,陈恩斌还是感觉不适应。“我在国内并没有职场经历,也没有团队工作经验。此外,又不谙于国内的人情世故,有时候还跟政府部门闹情绪,所以一回来就碰了很多钉子。”

为了快速适应工作,陈恩斌进入公司最重要的一个部门——市场开发部做一名普通的小职员,学习为人处事。说起这一段经历,陈恩斌内心充满了感恩:“在国外,我感谢八百伴,在国内,我感谢市场开发部的副总。那两年,他真的是不遗余力地教我,从做业务到对接客户,再从项目到外界宣传,没有一丝保留。可以说,他是我的行业启蒙人。”

俗话说:师傅领进门,修行看个人。聪明的陈恩斌在恩师指点下,很快适应了新的环境,并将全部的精力投入到回国后的第一个工程:洪都中医院的承建项目中。而这个项目,让陈恩斌实实在在地体会到了中国企业发展的难点与痛点:在国外适用的合同管理模式在国内不好使,定了价没有定量,定了量又没有定价,因此损失了一大笔钱。用一个字来形容中国的管理就是:难。

为了提高管理水平,陈恩斌将国外与国内一些经验结合,大刀阔斧进行改革与管理。比如在对技术工种的管理上。在国外,装修工人都很像部队的军人,身上一条桔色皮带,上面挂满锤子、榔头、冲击钻等等工具,每个人都能单兵作战。而在国内,分工很细,电工、水工、木工,不同的人做不同的工种。陈恩斌在摸索中调整工人日常的工作方式,有效提高了施工的工期与质量。之后,洪都中医院项目完工并获得了国家级最高荣誉:鲁班奖。这是公司拿到的第一个鲁班奖,也是江西省第17个鲁班奖。

2015年,市场开发部副总因病住院,陈恩斌临危受命,接过公司核心部门重担。此后,陈恩斌施展拳脚,呼应中国“一带一路”倡议,陆续在非洲的埃塞俄比亚、赞比亚、吉布提等国家修建情报大楼、医院、公路、公寓等等建筑工程。随后两年,陈恩斌接连升任公司总经理、总裁。

都说出过国的人会更爱国,这句话在陈恩斌身上得到了充分体现。采访中,他翻出手机照片拿给记者看,照片中一些非洲的孩子衣衫不整,生活穷困潦倒。一个女孩子因为别人给了一大瓶矿泉水,开心地背在身后往家跑。“在非洲,能有干净的水喝,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所以,我们应该珍惜现在的生活,有干净的水喝,可以自由呼吸,深夜可以去吃烧烤。”陈恩斌感慨道,“中国的经济奇迹,其他国家都没有。以后,我的项目到了哪个国家,就会把成功的商业经验带到那里,渗透到各行各业,为那里的百姓脱贫致富,也为我们的国家和社会做贡献。”

父与子的对话

作为儿子,陈恩斌在谈话中对父亲充满敬畏。

“父亲重结果,我看重过程。我想,所有父亲与儿子,都会有对立的地方,但儿子一定要理解父亲。他们就是这么成功过来的,我们怎么拿自己的经验去否定父亲。”谈到父亲创业的艰辛,陈恩斌似乎并没有太多的记忆。“小时候,基本见不到父亲,我起来他就走了,晚上他回来我已经睡着。能看到他的时候,多半是因为没考好,也就是挨打的时候。不过,正因为见不到,所以也心疼他,理解他。”

虽然在事业上陈恩斌遵从父命,没有选择,但陈恩斌的内心始终放不下自己的梦想。采访间隙,记者看到有人在隔壁房间里忙碌,原来这是陈恩斌布置的一个录音棚。这间录音棚大约八、九平方,里面摆放着萨克斯、箫等乐器。“这个纯属个人爱好,有时候会跟朋友一起在里面录录音。”

也许是因为经历过创业的艰辛,陈恩斌非常不喜欢别人称他为“富二代”。他说:“我讨厌‘富二代’这个词,觉得贬义比较多。我一辆车开了八年,也不喜欢在外招摇,我觉得富这个词,更多是应该是指精神上的良性传承,也是一种社会责任。”陈恩斌对记者说,回国后,他与朋友一起成立了一个新生代企业商会,会员都是家族企业的传承人。这个商会近年来在南昌颇有名声,与一般人印象中的富二代不一样的是,他们的身上都流淌着一股向上、拼搏的正能量,这大概也就是人们说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陈恩斌说:“平时有空的时候,会到朋友家里去坐一坐,聊聊生活、家庭。我们希望带给社会一种正能量的东西,因为人生不能没有美好。”

在陈恩斌的名片上,记者看到有抚州市工商联副主席、抚州市政协委员、江西省新生代商会常务副会长、江西省“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等等头衔。记者对最后一个“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产生了兴趣,追问起这段过往,他却表现得有些不好意思,说:“我只记得13年前24岁,是一个很好的年纪。”

对话 · 陈恩斌

谈成功:必须从基层做起。

JBN记者:你认为一个人的成长,最需要的是什么?

陈恩斌:必须从基层做起,每一个岗位都熟悉了,才能把这一行做好。

谈企业未来:需要人才。

JBN记者:对于企业未来的发展,你有什么样的规划?

陈恩斌:需要更多人才,提高企业财富增长。未来我的企业,一定会带出千万身家的管理者,我的责任就是带领团队致富。

谈传承:有自己的行为准则。

JBN记者:你觉得怎样才能做好一个家族的传承者?

陈恩斌:自律很重要。要有自己的行为准则,不要被人诟病。

14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江西  民营企业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79)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