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正在成为世界最大的养猪基地
孔如也 2018-01-10 09:56:49

据路透社报道:中国最大规模的那些养殖企业和新的加入者正在竞相北上,在该国东北产粮地带兴建庞大且现代化的养猪场,扩张世界上最大的猪肉市场并颠覆猪肉和粮食贸易的流向。

南猪为什么北移?

2017年5月,在黑龙江齐齐哈尔市泰来县的一片土地上,一个足有70个足球场规模大小的现代化养猪基地正如火如荼地建设着。

在泰来县的宣传网站上,这样描述:我县位于黑龙江省西南部黑吉蒙三省(区)交界处,是一块具有无限发展潜力的沃土。

在这片沃土上,原先有一个屯子,住着21户人家,世代靠脚下的黑土地吃饭,直到两千多头种猪从天而降,打破了这里原有的安宁。

修建猪场的先驱来自素有“川猪安天下”之称的四川天兆猪业。

2016年,四川生猪出栏近7000万头,稳坐全国养猪第一大省。虽然如此,较之2015年的数据,仍是减少了近400万存栏,存栏下降的原因,是四川部分地区在开展禁养区的规划。

据不完全统计,包括天兆猪业在内,至少有8家上市猪企宣布执行“南猪北移”这一计划。

在天兆猪业位于黑龙江的布局中,泰来猪场只是最小的一个,另外两个分别位于哈尔滨木兰县与佳木斯桦川县,生猪养殖的数量分别是泰来猪场的3倍和4倍,规模也更大。

把猪场建在东北,拉开了南猪北移的序幕,这之间最直接的原因是南方猪危机。

一场突如其来的养猪危机

猪危机源自禁养危机。

近两年,随着多个环保政策的紧密出台,许多养猪从业者黯然神伤。他们的猪场有的苦于扩大规模而没有场地,有的发愁治污排污投资成本过大,许多更是面临关闭或拆除。

随着人们对肉制品需求的增加,畜牧业生产发展迅猛,作为肉制品领头羊的猪肉在其中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

猪肉养殖的规模也不断扩大,粪便、污水、恶臭等养殖废弃物产生量也迅速增加,这直接导致了环境承载压力增大,畜禽养殖污染问题日益凸显。

为了防治畜禽污染、推进畜牧业生产发展,根据三大新政,铁腕整治养殖污染,各地陆续划出禁养区。顾名思义,在禁养区内不得建设畜禽养殖场、养殖小区。

一个噩耗,让禁养区的养殖户们人人自危,一时间,猪界风声鹤唳。

位于浙赣闽三省交界的江山市,曾是传统生猪养殖大县,这些年,先后关停近一万家“低、小、散”养殖场。

南方刮起了一场环保风暴,席卷大大小小的生猪养殖场。

2016年4月,对生猪养殖户们具有着里程碑意义的《全国生猪生产发展规划(2016-2020年)》正式发布,在这份文件中,首次将全国生猪养殖区规划为重点发展区、约束发展区、潜力发展区以及适度发展区四大区域。

其中,北京、天津、上海以及江浙地区被划为限养区或禁养区,而地广人稀的东三省以及内蒙,被列为潜力增长区。

随着南方环保压力日益增大,国内的一些知名猪企逐渐把建设中心由南向北转移。动辄数百上千的生猪养殖项目纷纷看向东北,一时间整个东北都成了猪企眼中的香饽饽。国内的许多大型猪企纷纷开始跨地域式的投资,有着广袤土地资源和国家政策扶持的东北,成了一块烫手的香猪肉。

未来几年,近20%的中国生猪将被转移至东北新领地,这些猪肉的产量,相当于美国一年屠宰的猪肉。

东北如何从粮仓到猪圈

2017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曾明确表示,将引导生猪养殖向玉米主产区以及环境承载能力较高的地区转移,而东北,恰恰符合这一要求。

环境承载能力离不开人口密度这一指标。

以山东、河南为例,两省的人口密度分别已达610人/km²和563人/km²,而东三省的平均人口密度,仅为175人/km²,加之畜牧业发展水平并不高、老工业的衰退、低水平的生活污染,以及良好的生态环境,均是其作为具有较高环境承载力地区的本钱。

农业部印发的《关于加快东北粮食主产区现代畜牧业发展的指导意见》指出,在内蒙、辽宁、吉林、黑龙江四个省区的粮食生产区,加快发展畜牧业。为什么要出台这个,农业部的解释是:

1、消化玉米库存、调整农业结构;

2、承接水网地区生猪产能转移、保障畜产品供给;

3、构建新型种养关系、推动绿色发展;

4、促进农民增收、繁荣东北经济。

在南方扩张受挫之后,南方猪企把眼光看向有政策扶持的东北。与此同时,黑龙江政府看到了发展契机,打算敞开怀抱为这些人大开方便之门。

他们开始接触南方猪企,并在2016年夏天召开了一场招商会,邀请了全国猪企前二十名参会。最终结果,四川天兆、广州温氏等许多大公司一拍大腿,决定在东北落脚。

据《南方周末》报道,多位猪界业内人士推算,未来五年内,东北将一举夺魁,超过四川、河南等养猪大省,拿下中国最大的生猪源地的宝座。

以往,南方人在例如四川养猪的时候,找一块平底都费劲,人均耕地也只有一亩多,选址的时候还得努力避开农户和水源。当他们带着小猪崽挺近大东北时,忽然发现,这里一家一户的土地甚至都能相当于四川一个村子!

最令人头疼的用地资源迎刃而解。

60多年前,10万转业官兵、5万知识青年浩浩荡荡开赴东北,把北大荒变成了大粮仓;而现今,数个大型猪企纷纷北上,大粮仓或能能转型成为大猪圈。

随着北移脚步的加快,东北的养猪数量剧增,对于这片黑土地来说,是畜牧业乃至农业的发展机遇吗?畜牧与农耕,又能否在东北完美结合呢?

在这之间,南猪北移也是一项浩大的工程。

猪真的那么好养吗?

去东北养猪,机会看着诱人,其实困难也很多。

摆在猪企眼前的第一个问题便是气候和温度。众所周知,东北寒冷的冬天,适宜猪生活的温度难以保持。而生猪们,对于室温的要求,也极为苛刻,倘若不能保持在15℃以上,其生长性能就会大打折扣。

这也就意味着,在东北,对于猪舍的保温防寒措施相较于南方会更高。

再者,自南向北运输难。南猪北移的工程并不简单,不久之前,东北就已经进入了长达五个月的冰封期。从南方调猪至东北,路途遥远,猪不能进食,也只有停靠在服务区的时候,能够接上水管,向饥渴难耐的小猪们喷洒一点甘露,勉强喝上一点水。

碰上冬天飘雪的天气,如果高速封路,就只能绕远道而行。在这种寒冷的环境下,每多耗一分钟,小猪就多一分危险。

电影《猪先生》剧照

这段运输路途,经营者们不得不时刻警惕,以防死亡的阴影降临在这些代表着希望的小猪身上,一个不慎,血本无归。

其三,有关污水排放及粪便治理的问题,仍然引起不少争议。

但东北有其得天独厚的优势。日前,哈尔滨呼兰区的养殖场建了一个示范基地,实验室把2万头猪场和一片2万亩玉米地进行配套,秸秆和猪粪生产生物肥,生物肥直接还田,田地产出的玉米正好供给猪场使用,“除了绿色猪肉,没有任何副产品。”实验室表示。

倘若种地养猪能够结合,对于东北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契机。

南猪北移也许能作为东北经济复苏的重要推动力,东北这块粮仓,在未来几年,也将成为生猪养殖的沃土。

猪的北移,也将把东北打造成全国猪肉产品生产基地,形成大型区域产业群,使之能够逐渐成为中国猪肉及其他畜产品稳固的大后方。

以后,东北的粮食不用先卖到南方做成饲料,再把南方的猪拉回北方卖掉了。

1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养殖业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