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斌圣:效率是2017年商业模式的关键词
商界新媒体 2017-12-13 12:17:53

2017(第十三届)最佳商业模式中国峰会于2017年12月13日在北京千禧大酒店举办。“商界APP”作为大会唯一指定移动资讯平台,将全程第一时间发布现场干货、动态。

以下是长江商学院副院长滕斌圣演讲实录:

刚才周总说我们这个年会办了13届,我大概来了7、8次,我有时间基本上都会来,一是因为我在《商界评论》有一个专栏,这是我在国内媒体能坚持每个月写一篇文章的平台。第二个是我十年前开始介入整个年会,之前有很多评选环节我也参加,所以我从中发现有很多优秀的商业模式,比如说当时的京东,京东是2008年得奖的商业模式的企业,我去了几次,也采访了刘强东,2009年把这个案例写出来,那时候我是中国第一个把京东案例完整呈现出来的。

2009年初在EMBA讲这个案例几乎上都是一边倒,大家都觉得这样一个公司没有前途,有一组明确建议不要再研究它。我说为什么呢?他说它肯定会死掉,认为这种模式太旧了,淘宝、天猫才是真正的商业模式的创新,京东是传统零售跟互联网做的嫁接,风险都是自己的,所以我们小组认为那种搭平台让别人唱戏、赚第三方钱,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商业模式创新。每一次的讨论都是一边倒,只有我跳出来平衡一下。

大家可以看到美国有的成功商业模式,在中国基本上被复制,我们几乎可以看到一一对应的关系。美国有非常成功的亚马逊,在中国对应企业,哪一家跟它最接近?应该是京东。是不是从根本上一定不符合中国消费者的需求,如果你能讲出这个道理,我可以同意你的判断,如果没有,这种模式可能在中国也有机会。

我总结下来参加10年年会的体会,我们做很多的商业模式探索,有相当一部分的确也死掉了,但是大浪淘沙过程中出现一些新的引领模式。

所以周总给我的演讲是梳理一下2017年我们商业模式主要的关键词、主题有哪些,这是我今天半个小时给大家分享的。

我想从最根本的角度来讲,就是效率。我们整个年会的主题词也是效率,这个逻辑开出来三朵花,分别是数据、共享、智能。

大家对三个方面都不陌生,我想掰开稍微看一下,每一个具体领域有什么新的变化。

大致而言,以效率为核心,从数字经济是网络经济进一步的发展、生态战略深入人心、智能制造开始纵深发展。共享看到共享单车这样的,一开始认为不可能的模式,如同京东的模式被置疑,共享单车模式就被很多人看死,但它依然坚强地活着,而且似乎在发展,空间制造这个方面使我们效率有新的提升的机会。

第三个方是你如果去参加说话的峰会,每一个商业领袖都在讲的就是人工智能,在这方面我可以简单给大家梳理一下,这三大方面。

从数字经济角度来说,就像刚才我们李所长数字脱口而出,一个数据库。作为企业也是一样的,现在坐在金山还在要饭的企业可以说越来越少。大家都意识到我坐的时间越久,天然沉淀的数据越多,如果我不能让数据告诉我做什么,这是极其危险的事情。基本上我都看到企业成立大数据的部门,跟IT人结合之后,对以往的数据进行挖掘。

这样的做法就可以让我们看到有一些理念其实是要修正的。

比如说任正非有一个名言“让听到炮火的人指挥战斗”,因为前线人、一线人与顾客接触就知道,让他们做决策。今天要稍微修正了,“让能看到并看懂数据参与到战略决策当中”,如果你只看表象,没有数据的支撑。你没有看到,有个愤怒父亲投诉,你们寄给我们女儿都是婴幼儿,怀孕的产品,这家公司只能道歉。后来过了几个月父亲道歉了,女儿确实怀孕了。

为什么在一线不知道,在互联网零售企业是怎么知道呢?就是数据的威力。所以我说一线不见得了解全部情况。

从投资角度听到一句名言,我不能占据跑,还要占据跑道,这个对未来竞争获得最大先机。在数字领域领先的企业都占据跑道,而且不是一条跑道,若干条。前面几家四年市值都往上走。投资企业从红杉、腾讯都是抢占、覆盖更多。

也就是未来的创新空间必须要选择阵营,我们没有把阿里把控进去,你不在阿里阵营,几乎都在腾讯阵营,不是企业与企业的竞争,往往是阵营与阵营的竞争,这往往有正反两方面的竞争,但是现象很明显的。

一个讲比较多的,马云讲了之后刘强东也开始讲,雷军也开始强调,就是线上线下的结合。

有一个新的概念叫做新零售,是不是新瓶子装旧酒,我不敢说,是过去三年我坚持说O2O没有死掉的研究者吧。我有一篇文章若干次演讲提到O2O没有你们说的那么惨,也许有95%会死掉,但有5%会活下来,甚至活得更好。现在我们讲的新零售跟过去讲O2O不是同一回事,需要有智能、人工智能的方面让数据快速告诉你,这个场景是不是真正产生价值的场景,但是我觉得从一个现象来看还是线上现象,要达到有价值的结合。

无论阿里做的盒马鲜生,还是看到其他的新零售,本身都是追求这个效果。

很多年前,马云跟王健林打一个赌,马云是未来零售总额在线上,回到今天,马云是输的,线上零售只占零售总量20%。从一面来看是非常厉害的,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并没有达到当时的预期。

这就是当时大背景。包括小米完全迷信线上的威力,现在也意识到必须两条腿走路,所以小米之家,一个店一年两个亿的销售额。所以落地点不可或缺。

所以新零售在萌芽阶段,还有很多的实验在做,我看大量的所谓新零售做法,并没有创造多少价值,这是一个大机遇,未来还是非常值得观察的。

我举“果小美”这么一个简单的例子,以雨后春笋新零售来看,这是未来两三年吸引大量投资的领域,因为它基本的要素都已经具有了。

从一个制造业的角度数字经济发展到今天就是往中国制造2025这个方向走的,德国提出了工业4.0,我们不能照搬他们概念,你如果看中国制造2025本质跟德国人讲的工业4.0其实是一脉相承,都是强调智能化。这个跟我们讲的人工智能不是一回事。

到现在或者未来的智能化,这是一个迭代,当然大部分的中国公司完全的自动化都没有做到,有一些企业完全不采用自动化,会发现有一些环节用人工来做,比全自动当时的成本更低,比如说比亚迪就做过这样的选择。

所以个别的企业,包括我们去京东参观,在北京的亦庄,基本上可以做到黑灯工厂,都是机器手在做。领先的一流企业可以做到全自动化,但是这是一个过程。

几乎没有中国企业真正考虑做智能化,但是这不妨碍我们往远处看一下。如果北京雾霾天,近处都看不到,你远处更看不到。远处能看到嘛,如果你站得够高。如果这是未来必然的趋势,你要往远处看一下,相应做一个调整。如果你往远处看,忽略近处。我们犯了一个错误,我要站在未来看未来,如果将来趋势是无人驾驶,我不管今天就一头扎做无人驾驶,如果你把自己完全投入到未来,那也是一个问题,这没有对错之分,你怎么掌握一个问题。

还有智能制造,我们所谓的价值链从研发、生产、供应、销售、服务,整条环节用智能方式串起来,使你对用户的需求反应是非常快速的。

我去德国考察工业4.0,西门子的总裁给我们展示下面的发动机业务,就是发电设备企业,怎么运用到工业4.0,快速地响应。

原来有个性化的需求,要几个月才可以做到,现在智能化应对,把这个时间缩短几个星期,就可以提供这个个性化的产品。所以这方面的发展也非常之快。

刚才讲到乐视,乐视失败之后所谓的生态圈、生态战略这些都成为一个笑话,这完全是一个忽悠。我想说的生态圈战略的确是高难度动作,只有少量的企业能够去做,但是从理论来讲,你不能说它不成立的。这是我三年前O2O没有死,是不容易做的,但是你不能说它不成立。因为你可以看到也有企业按照类似的逻辑去做,应该说取得相当不错的效果。

我在课堂讲生态圈战略,我总把乐视、小米做对比,因为他们有共通之处,只是一家步子迈太大了,你理解,一个植物把阳光全部吸掉,让其他得不到支持,就像一个黑洞,这样的生态圈能成立吗,能长期的持续发展吗,当然很难。

如果你是一个相对平衡地生态圈,那情况就不一样,所以相比之下,我总在课堂说如果对比小米的生态圈,要比乐视的生态圈更平衡一些,这是我过去两三年公开表达的观点。

还要客观地看新的理念,而不是一下子打入冷宫,这又是一个炒作的概念而已,这可能不是完全的概念。

我刚才讲的小米,过去两、三年小米已经万劫不复,我总在课堂上来说,大家要有一些耐心,也许结果没有那么差。那时候市值从4千亿降到100亿美元,你大概看一下中国100亿公司的市值多少,非常多。但是他们的远远不如小米。如果小米今天有100亿市值是很有投资机会,或者有前景可言的。我不知道现在估值多少,不管怎么说从低谷走出来,主要不是因为手机这个销量反弹,而是因为生态圈在起作用。也就是这个培育需要时间的。

相比其他的战略所谓的生态圈战略需要更长的周期,你可以看到很多的产品已经在全球可以排在前三名,金融+实业的产业也已经产生,用无印良品模式打造,我不展开,但是像这样的概念还是值得我们考虑的。

所以总结一下,整个数字经济的特征三个,去中介化、分散化、非物质化,把很多远远仅物质层面的需求怎么虚拟化,甚至在网上提供精神层面的题目,这个现象也是很明显的。这是我想讲的第一点,像单车是不是共享经济,比如说滴滴、易到,到了ofo这个情况就不一样,最开始ofo在北大校园做,在校园大家可以贡献自行车,这是一个完美的方式。当他走出校园了,你不可能让每一个人自己贡献一个自行车,必须制造几千万辆新的自行车,然后投放大市场上,这还是共享经济。这很难说了,又要投入新的资源,又占那么多的社会资源,包括停车的位置,有一些地铁口走路都没有办法走,公共资源被占用了。所以从理论来讲,从一开始很争议,很多国家不接受、不允许这种模式。就是你占太多公共资源。

但是在中国比较特殊的环境里面,我们依然可以野蛮生长,这个我不展开讲。需要对一些新兴事物多一些宽容,后来就做一些修剪,最后可能会成型。

当时一辆车超过两千块,一个很有情怀的自行车,在商业已经没有机会了,因为你一天能收几块钱,一天多达5次这已经到顶了,你一辆车本身要两千,投放成本500,你还要5年收到投资。其实这个车的寿命最多只有两年而已,这样来说这个帐算不过来,你慢慢把成本降到500块,还有你金融手段用押金收回来,一天哪怕3次,哪怕每次5毛,一块5一天你一天下午500块也回来了,你通过金融手段把其他的收回,而且你获得了几百万、上千万用户的真实信息,以及它的银行的连接。这个从互联网金融看这个价值多大,所以你看整个模式是多点支撑,在别的国家未必成立,在中国就可以。

今天最有争议模式大行其道,未来整合也是必然的,不像滴滴、快车那么快的整合,从经济学的原理一定会发生,在中国我们网开一面。我们不用反垄断法限制互联网公司,以前只有央企,现在有多了一个行业,我是第一个人提到这个观点。在互联网行业做并购,赶快放开手脚,因为网开一面,这是一个天大的机会,所以我敢于做这个预言,也是这个。

当时滴滴收购快车80%份额,也就做了。当时有记者问我教授你预测一下反垄断程序怎么样?我说不管程序怎么样,最终会通过,因为我看到规律,我要看到网开一面,让中国互联网行业快速发展,不仅仅在中国可以打败所有的互联网巨头,甚至可以让巴黎海外去取得先机,这种情况下用法律限制并不见得是高明的事。

所以大家共享经济非常多,个人、企业、C2C,我不展开了。

在全球范围内,我没有找到最新的数据,全球范围独角兽中国的独角兽、共享企业都占了非常高的第一,不管怎么说,过去两三年共享领域是全球商业模式创新的天之骄子,应该说最成功的板块,这个完全没有问题的。

这部分中国腾讯、阿里、百度,都在各个分享领域左右开工,做了大量的收购,也自主做一些业务,所以大家可以看一下这个布局,每一家几乎都做到了。所以从巨头角度来说,我要占据所有这些跑道,共享这个绝对不能错过。而且共享里面我尽可能把所有的链都可以覆盖。

所以我刚才提到了这个共享,网约车、共享单车真正不同,一个是共享已有资源,那个是要创造新的需求,也要投入新的资源。

最后三分钟,我简单把智能给大家分享一下,这个问题大家听所有的论坛都不会错过,马云讲人工智能,李彦宏讲人工智能,最后腾讯马化腾也讲人工智能。每一个人都在讲,未必是未来五年有最大成就的,以人工智能他们经历了两波起、两波落,这是它的第三次兴起,三起三落一定要做大了,但是我觉得中间这个过程到底会怎么样,还是要有待观察的。过去一两年应该说投入的资源、获得的关注度也许是超过了它应该获得的。

因为我期待高增长,照例更有经济价值反而要卖,未来对人工智能大对是高适应率,但是支撑未来预期。在智能这个领域,波段跟经济有点反过来。看最上面给下面的金融周期差不多有一个互补。似乎看到经济不好大家会去追求一些智能的高科技、黑科技的东西。经济好的时候,大家更多去做传统行业,似乎有这么一种观念性。

但是人工智能角度来说,主要还是交叉的学科,多方面科技的发展到这么一个节点能产生这么一种化学反应。

我后面有一个图,基础层面后面5年得到了极快的发展,传感器、芯片、这些是基础的,到了技术层面,语音识别,机器学习、平台、加上视觉智能化,这些技术也是有很多非议。这样在应用层面层出不穷,我昨天参加一个论坛,我跟俞敏洪对话什么?人工智能在教育行业。就是在教育相对细分,可能的利用是超乎想象,我们因材施教,几千年的教育理想可以实现了。以后根据数据。老师可以针对不同的学生、用不同的方法。我有一个学生做这样的,数学老师布置作业,大家在晚上做,所以可以批作业。关键你做两个月的作业,这是根据你过去两个月的表现给的作业。

所以我举这个例子我想说明我们用智能的方法,让我们很痛苦的题海战术效率提高,所以我想本质都是相通的。

用IBM来讲,跟谷歌基本上平起平坐,他们应用在医疗领域相当成熟了,原来癌症的筛查,本来两个医生来看片子才可以达到97%、98%的准确率。但是这个成本非常之高,现在我用一个医生加一台电脑,我准确率达到96%以上,准确率下降1、2个点,这是极大的飞跃;包括我们现在讲到的教育,你做雅思英语考试,国内的考试都是机器来阅卷。我去科大讯飞机器阅作业超过三个特级教师,基本上已经完全可以达到的,只不过你心里面可以不可以承受。但是其实技术完全可以达到。

所以我讲这些例子很多,我就不展开讲了,包括360等等的,无人驾驶,在这么一个变革的时代,我们看到的商业模式今天的数字经济、智能这三大方面齐头并进。

我们做企业从自身的战略选择、模式选择我们可以得出什么样的结论,可能要反思一些传统的战略,设计模式方法。因为原来我们讲究模式是设计学派,你用这个画布还是什么方法,让你模式比较精准,把它设计出来。战略来讲我们讲的长远规划,我3年、5年目标,我根据这个目标倒推回来,我哪个路径可以达成这个目标的,但是在刚才的我所描述的变革环境里面,以这种方法不一定适应。

说阿里巴巴怎么定战略,白刀子进去看是不是红刀子出来,白刀子进去说明你没有扎到位,要反复扎,说的有点血腥,快速地试错。我不是把商业模式设计很精致,快速的尝试用几个团队同时做一件事情,用几个方式看哪家产生的效果好,因为大数据时代产生数据是实时,而且是大量的。这个在之前我们真是很难做的,所以只能说我有定力,以前是摸着石头过河,到改革的深水区你就过不了,但是新科技让你在深水区依然感受到石头。

我把这个总结为巡航导弹的模式,你大致知道未来在哪里,但是你不能完全判断。所以这个巡航导弹先发射,往这个目标飞去,根据地形、根据实时收回可以调整它的轨迹,最后准确地击中目标,实践还需要探索。

我希望模式方面的分享能对大家的战略决策、模式制定有所帮助。

38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234)

潜心修炼
商界朋友2017-12-13 14:31:46
学习学习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