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外卖,美团打车?战争就此拉开序幕?
mrpuppybunny 2017-12-12 16:26:25

美团与滴滴之间的火药味越来越浓了。

昨日晚间,36氪发表了一篇名为《美团升级了出行事业部,滴滴就用做外卖来反击》的报道,其中写道:“多位滴滴内部人士向36氪透露,滴滴内部一个十人左右的团队正在尝试做一款‘和美团外卖非常相似的产品’,团队负责人是滴滴内部一个资深的产品负责人。” 一名接近滴滴的知情人士告诉36氪,这款外卖产品试水的第一个城市极有可能正是南京。

腾讯科技也证实了这一消息——一位接近滴滴的人士对腾讯科技表示,滴滴研发外卖业务已有一段时间,目前负责该项目的产品与技术开发人员已经搬到单独的地点进行秘密办公,内部通讯录中甚至查不到这些员工的个人信息。

此外,滴滴还在招聘做机票和火车票方面的人才。但针对以上所有信息,滴滴官方表示不予置评。

就在一个星期前(12月3日晚),程维出席了王兴与刘强东做东的“东兴饭局”,二人之间的距离只有马化腾、刘强东和张磊那么远。但实际上,二人之间的“战争”早于今年2月便拉开序幕。

今年2月,在网约车市场被滴滴垄断的局势下,美团“悄然”在南京上线了打车业务。当时就有不少媒体认为,美团的“意外”入局是有意与滴滴分抢市场;7月,美团宣布在南京获得网约车运营资格证;9月,美团APP首页上线摩拜单车入口;11月,美团的分时租赁共享汽车业务(“美团租车”)在成都展开试点运营;12月1日,王兴通过内部信宣布了公司组织升级的消息。美团点评将聚焦到店、到家、旅行、出行四大LBS场景。

极客公园在11月底的一篇报道中写道:“美团对大出行领域的饥渴已经不再掩饰。一位美团前高管告诉极客公园,在美团内部,出行已经被列为 2018 年公司重点布局的业务方向之一。”

而对于美团挑起的“事端”,滴滴选择伺机而动。

8月,滴滴租车宣布上线“分分租”业务,入局短时租赁市场,在武汉、成都、上海三地进行试运营;11月24日,滴滴出行战略入股饿了么的协议签署和股权交割宣布完成。

本月初,程维在本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被问到“滴滴是否会在诸如餐饮之类的与生活服务相关的场景中做新的业务探索”,他说:“一切皆有可能,最重要是要做对用户有价值的事情,这也是关键。”

现在,他嘴上的可能已经成为现实。

据36氪昨日的报道,那位接近滴滴的消息认识表示,“滴滴内部的团队研发外卖产品其实有一段时间了,之所以一直没有上线发布,可能是在等美团的动作。”36氪认为,如果美团在打车业务上收手,那么滴滴也可能不需要花重金去趟外卖大战的混水。

那么,美团挑事的居心何在?

10月份,美团刚刚宣布完成了新一轮40亿美元融资,公司估值达到了300亿美元。然而,王兴并不想止步于此,于是,王兴有了更宏伟的目标,美团也有了更多敌人。

虎嗅曾于11月发文指出王兴画饼的荒诞行为:“最近一轮融资投后估值300亿美元,一票投资人以40亿美元取得13.3%股权。王兴说‘上市是件很远的事’,那么在‘很远的未来’美团上市时的估值怎么也得1000亿美元。”

在新零售、地图、无人驾驶方面与阿里、百度对战;在出行方面迎战携程、滴滴;在外卖行业与饿了么抗衡。

但根据常识,美团不可能同时挑战阿里、百度、携程、滴滴。

王兴的做法让人想到了贾跃亭。该文写道:“美团不是乐视,既无高管大规模套现也未将巨额资金投向海外,但王兴的确是在‘画饼’,一个1000亿美元的大饼。画给投资人、画给合作伙伴也画给美团员工。”

优米网创始人、前央视主持人王利芬曾在本月初的虎嗅F&M创新节上表达了自己对于公司野蛮扩张行为的看法:“这样一个所谓的 ‘生态化反’很有意思(指贾跃亭),(它的核心)并不是所谓的生态,而是因为他自己要做大、做强,要去追逐他的野心。而在这个过程中,际上用了资本的衍生,也就是杠杆的力量,也利用了大家在所谓喧嚣的时代里面不顾一切要赚大钱,热钱的心态。”

她最后说道:“有心魔的企业家是走不长的,因为你知道一个体量大了,体量大了之后,在空中飞行的时候,有一只鸟,有可能让你这个飞机就坠落了,正好那只鸟那么轻的力量撞在最重要的部分的时候,那么一点点的错误,心里一丝的抖动,这个企业就没了。”

0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美团  滴滴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