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牛逼的大佬,人生都有遗憾
天地龙 2017-12-05 09:10:40

“那些年错过的大雨,那些年错过的爱情,好想告诉你,告诉你我没有忘记。……”

经常看到很多朋友,对过去的事情懊悔不已,深深自责。其实,大可不必,都是人,都会犯错误,坦然面对也不失为一种人生态度,投资界亦然。

在投资界,这些年有无数的独角兽成长起来。这些独角兽成长之初,还只是丑小鸭时,就像那年轻时的爱情,幼稚而不可琢磨。当这些投资机会摆到大佬们面前时,大佬们也会象常人一样犹豫不决而错过,直到看着这些幼稚的丑小鸭一点点成长为独角兽时,大佬们才捶胸顿足而后悔不迭,看着成长中的独角兽,心中扎心的痛却再也不会忘记。下面我们来盘点一下这些年大佬们错过的独角兽。

马化腾:当初没有投资淘宝,我悔都悔死了”

当年淘宝网成立之后,马云曾找马化腾希望能获得投资。但他一来没看懂模式,二来认为占比太少要投资就占股50%,双方最终没有谈拢。这次错过,可以说是马化腾这辈子最大遗憾了,用马化腾的话说就是“悔都悔死了”。

从那之后,淘宝网几乎是以火箭的速度,成为阿里巴巴集团赖以生存和发展的根基和拳头,也支撑起了现在阿里巴巴超过2500亿美金的市值。马化腾的腾讯则在电商领域一直挣扎,摸索,失败,最后投资了京东,才算在电商领域保留了一些颜面。

有些事错过就是错过了,机会向来是留给有眼光有远见的大局者的。

李泽楷:“抛掉腾讯,错失了成为华人首富的机会”

李泽楷曾经在1999年投入220万美元资金、持有腾讯两成股权,这也是腾讯当年创业维艰时获得的最重要的一笔风险投资。但隔不到两年,李泽楷就将此股权以1260万美元卖给南非的MIH控股集团。20%的股份,到今天400亿美金,完全可以超越老爸李嘉诚了,也差点就掌控了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

李泽楷虽然被称为小超人,但是这个失败的投资案例将会伴随他一辈子,他本可以轻松超过他的父亲李嘉诚成为新一代华人首富成为创奇人物,然而,命运就是如此,他错失了这次机会。

确实可惜,然而投资就是如此,就像互联网域名之王蔡文胜说的那样:投资就是反人性的。人都是会把赚钱的股票卖掉,留下亏钱的。当时李泽楷就是这么做的,然而却留下了一个终生遗憾。遗憾就遗憾吧,反正他们李家的钱是一辈子也花不完的了。

张朝阳:“你这东西,根本就不值50万”

张朝阳曾经在内容部会议上提到QQ,说过一件事:1999年,马化腾要把QQ以100万人民币的价格卖给搜狐,但是搜狐因为忙于其他事物没有收购成。张朝阳顿了顿说:“但是现在看来,我们只有击败了新浪之后,下一个对手才是可怕的QQ”。

时年2006。

另一个传闻的版本说,当时搜狐压价60万,而马化腾底价是80万,因为20万的差距,这哥几个一气之下接着做了,8年后,市值一度是8个搜狐。

张朝阳当时的经典语录是:你这东西,我找几个大学生不超过3个月做得都比你好,根本就不值50 万。

雷军:“说的项目这么大,怎么看都觉得是骗子”

众所周知,雷军走上人生巅峰,成为金山公司的CEO时,马云还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创业者。马云创立阿里巴巴后,曾经找雷军投资。当马云找到雷军的时候,手下却告诉雷军:“这人獐头鼠目的,满嘴跑火车,是不是做过传销?说的项目这么大,怎么看都觉得是骗子!我就给拒绝了,我又不傻,会让他圈我们的钱!”马云走后,雷军对助理说:这人说话太激情了,跟搞传销的一样,所以我不敢投资这个人。

现在很多人都可惜,如果当年雷军能适当对阿里巴巴投资,现在阿里巴巴也不会受制于日本孙正义的软银集团了。

不过也有成功从雷军那里拿到钱的,如雷军投资YY,据了解YY创立之初,作为天使投资人的雷军于2005年4月给予YY创始人李学凌100万美元的天使投资。雷军用了三年时间观察李学凌的为人处事,才肯把这笔钱投入。

周鸿祎:“这个团队不行,根本不像是来融资的”

在2005年的时候,王兴团队经历了多多友和游子图两个创业项目的失败,而后开发出了校内网,也就是如今的人人网。就在校内网正式发布一个星期后的一天,红杉资本找到王兴,让他过去聊一下。

就在见面的当天,就在王兴到红杉资本办公室等待时候,有一个人推开正在等待的门,看了王兴一眼,这个突如其来推开门的人就是周鸿祎,凭着瞬间的一眼,周鸿祎竟然就断定王兴是个没有本事,而且非常自大的海归大学生。

而后发生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红杉资本直接拒绝了投资王兴的校内网,在周鸿祎的建议下,投资了校内网的直接竞争对手——占座网。

多年后,360周鸿祎和美团网的王兴都从各自的角度还原了这个故事。

周鸿祎说,那天他刚好去红杉中国开会,沈南鹏说:“隔壁有几个做校园网络的创业者,你帮我去看一看怎么样”。于是周鸿祎推开了王兴等待的那道门,打开门的瞬间,他看到一个带着眼镜、学生打扮的年轻人对他的出现出奇的冷淡,然而,这个年轻人就是王兴。周鸿祎用“眼睛几乎长到天花板上”来形容当时正在等待的王兴,他告诉红杉资本说这个团队不行,牛逼哄哄的,不接地气,根本不像来融资的。

看看王兴又是怎么样复盘这段往事的呢?他说,那一天他突然接到红杉的电话,因为临时接到通知,没时间准备就临时做了个计划书,更糟糕的情况是这个计划书还在出租车上弄丢了,到了办公室,他不得不重新找张纸大致画了个轮廓,就在这个时候,等待的门被打开了,有个人探着脑袋进来看了看就走了,什么也没说。后来才想起来,那个人是周鸿祎,之前有在媒体上看到过。王兴是这样说的周鸿祎说他们团队太过于傲慢,“可能是周鸿祎觉得我们团队对他没有像见到明星一样兴奋。”

总之,这个故事,双方各执一词,是王兴太过傲慢无礼?还是周鸿祎优越感太强?我们无从得知,也不必过于细究。

王兴:“我看了一眼说了两个字:垃圾!”

程维走上创业之路与王兴不无关系。“创业前期需要冲动,但不能一直只靠冲动,最后要形成自己对商业的判断。”他提到,“当时美团的CEO王兴鼓励我出来创业。当时王兴已经创业三四次了,他有经验,对商业有自己的价值判断。”

作为从阿里出来的创业者,程维在创业之初便非常清楚“自己业务能力偏线下”,而创业过程其实是不停补短板的过程。当程维还在支付宝做团购时,就曾跟王兴聊过,王兴注重技术的特点给其留下了深刻印象。

他回忆道,在产品做出来后,“我曾经把我的产品拿给王兴看,我对产品自信满满,结果他看了一眼说了俩字:“垃圾。”理由是,“你看看现在的互联网产品,哪里还有需要注册的。”根据王兴的建议,程维做了相应的调整,并立志“产品一定要做到70分以上。”

可以说,是王兴的一句“垃圾”骂醒了程维,让滴滴走上了精心打磨产品的道路。此后,滴滴团队不断壮大技术力量,滴滴的体验也得到了不断的提升。“产品刚开始要被骂一骂,才能跑起来。”程维总结道。

柳传志:“当年李彦宏来找过我,我没敢投”

李彦宏归国创业时曾找过当时刚成立风险投资的联想,但因战略目光不够长远和资金等问题,联想不敢投。

柳传志坦言,“百度要的120万美金对我们是巨大的数字。刚开始成立风险投资时,资金一共3500万,要分到很多项目上。而且确实是没有那种眼光,能像当时美国的VC看的那么远,实际上确实不敢投”。

当时的谷歌已经在搜索领域已经有了较强的影响力,而且谷歌将来是否会进军中国市场还存在不确定性。考虑到这些因素联想最终放弃了对百度的投资计划。

沈南鹏:“错过京东,让我开出40年来最大的一张支票”

2008年红杉错过了京东的上一轮投资,后来沈南鹏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那一年正好开CEO峰会,在北京郊外一个会议酒店,来了30多家公司CEO,一天聊下来,所有人都讲2009年的情况看来很不妙。

当行情好的时候,1+1是叠加的状态,市场悲观的时候,相互之间却是感染的,沈南鹏就是受这样的情绪影响,当时没有去投京东。仅两年半后,京东的估值就涨了40倍,沈南鹏肠子都悔青了。

做投资决策总是挺不容易的。在京东之后的一轮融资里,沈南鹏开出了40年来整个红杉投出的最大一张支票,1.5亿美元!两年半40倍的估值落差,压力山大的沈南鹏坦言:“如果出状况,我真的没办法面对LP,还好比较幸运,后来证明投资是正确的。”

徐小平:“每次听到它们的好消息,我就心如刀割”

2017年9月27日,柔宇科技完成达8亿美元D轮融资。这个曾被徐小平错过的公司正以百米赛跑式的姿态冲向成功的那一端。

2012年10月,在斯坦福附近的肯德基里,徐小平见到了柔宇科技的创始人刘自鸿。但当徐小平听到刘的报价后,刘自鸿说是A轮,另外一个清华校友已经投了他,A轮要3000万美金。徐小平一听,A轮的项目这么贵,“虽然我是个光荣的天使,但是我丢不起这个人。”

一方面嫌太贵,另一方面徐小平嫌那个柔性显示屏看不出什么东西,没前途,最后就没投。可徐小平怎么也没想到,柔宇竟然成功了,而且是非常成功。

“(柔宇科技)是我做投资以来,一个真正错失的项目。”徐小平说,“每次看到他们的好消息,我都心如刀绞。作为天使投资人的骄傲,被碾压得粉碎。什么是天使投资人的骄傲呢?投到柔宇科技这样的项目就是最大的骄傲,而不是什么估值、风险和轮次。”

张颖(经纬中国创始人):“我发自内心恨自己,为什么当初没有投”

经纬中国的掌舵人张颖曾经投出过像滴滴快的、猎豹移动、陌陌、这样的独角兽公司,但也经常有看走眼的时候。

当年错过YY是张颖觉得特别狗屎的经历。那时经纬中国5个投资人到YY公司总部去了解YY这个项目,从早到晚聊了一天,李学淩当时讲了他们的业务数据,商业模式,完完整整地把所有的要点都介绍了一遍,但是五个人完全没有理解,那时候YY估值仅为6000-7000万美元,但是经纬中国5个投资人都没有投。

可谁知道,拿到钱的YY就像开了挂一样,不仅早早就登陆美国资本市场,更是在当年开启了直播的风口,引领娱乐潮流,同时也让早期入股的雷军等人赚了个盆满钵满。

杨致远:我明明可以做”Google”和”Facebook”的爹

2000年,雅虎的员工已经有4000人,可其中只有6个人做搜索业务。搜索团队的主管曼波很抓狂,要求再招一批人,研发雅虎自己的算法搜索产品。

然而,管理层拒绝了他,而是让他找一个最好的搜索供应商。于是,曼波找到了当时山景城新创办的一家小公司,决定用他们的搜索技术。

那家小公司很激动,这可是个大赚一笔的机会。他们专门打了个电话给雅虎,询问在宣布合作消息的当天,雅虎的联合创始人杨致远和戴维·费罗能否到这家小公司露个面,讲个话,毕竟“致远和费罗跟我们的创始人还是斯坦福的校友呢”。

雅虎接电话的那位年轻女士,保持着大公司的礼貌,并强调会把这件事当作最紧要的事来办。结果如何呢?杨致远和费罗甚至都没有知道这件事。因为那位接电话的雅虎员工的上司根本不看重这次合作,直接让下属礼貌而坚定地拒绝了那家小公司的请求。对雅虎来说,这当然只是不值一提的小事。

可是之后,这家小创业公司成长为了互联网行业最令人瞩目、最有价值的公司,它的名字叫:Google。

一年后,也就是2001年,雅虎终于意识到:他们得有自己的搜索。于是,2002年,时任雅虎CEO塞梅尔去了Google,问它是否考虑出售。Google说,10亿美元吧。塞梅尔于是跟财务团队商量,看到底值不值这个钱。财务团队告诉他:10亿美元简直太便宜了!于是塞梅尔回到Google,说我们准备拿出10亿美元收购你们。可是Google的CEO拉里·佩奇说:抱歉,现在改成30亿美元了。塞梅尔只好再一次和团队开会,依然得到了许可,他又一次回到Google。这一次,价码变成了60亿美元。塞梅尔疯了,他对员工们说:“见鬼,这事压根儿办不成!”实际上,雅虎不是拿不出100亿,只是他们终于明白:Google根本不会出售自己。事实也是如此,当时Google已经在疯狂盈利了,他们正准备着上市。

这种狗血的事,碰见一次就够了,但雅虎又遇到了第二次。2004年,一个20岁的小伙子在哈佛大学的学生公寓里做了个网站,很快就被雅虎就注意到了。雅虎认为,它将来可能成为互联网最具价值的资产,现在值得收购。

于是,2006年,还是那位雅虎的CEO塞梅尔,去见了这个小伙子,提出收购,而且网站可以作为雅虎的子公司独立运营,小伙子来当最高负责人。

小伙子一开始不太情愿:我还想看看自己能把这网站搞成什么样呢。不过,他的董事会和其他管理层都表示反对,希望促成收购。于是,小伙子说,好吧,不过雅虎要出10亿美元。

之前,雅虎董事会通过的收购价格是12亿美元,比10亿美元的报价还高,所以,达成交易似乎只是时间问题。这时候,塞梅尔觉得,他似乎可以把价格再压低些。于是他告诉那个穿得跟大学生没两样的小伙子:10亿有点难,8.5亿吧。小伙子一言不发,脸色很难看。不到30分钟后,他就离开了会议室。第二天,他和雅虎联系,说不想再谈了。

这个小伙子的名字叫:马克·扎克伯格。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

高盛:全体员工把下面这件T恤给我穿上

错过Google的又岂止杨致远,连大名鼎鼎的投行——高盛。也栽了跟头。

2004年8月19日,高盛在谷歌上市的这一天,给公司每个人发了一件衬衫,上面写到:“I turned down Google”(我拒绝了谷歌)。没有投资谷歌是一个很蠢的决策,当年高盛拒绝的原因是:“他们觉得这种没有赚钱特质的公司,看起来有点另类,不是一个纯粹的生意人。”由此,高盛一句话终结了自己与Google的缘分。

而高盛的经历也告诉所有的投资机构,如果仅仅从纯粹的赚钱立场上看,评价一个公司,往往会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扎克伯格:“拒绝这位工程师,我付出了192亿美金的代价”

2008年底,前雅虎工程师简•库姆和布莱恩•阿克顿向Facebook投简历,但双双被拒。几个月后,WhatsApp在山景城诞生,并迅速引起硅谷资本的好评。尽管一开始扎克伯格并没有对此太重视,但2012年2月,他还是忍不住向库姆抛出橄榄枝,然而库姆等人却完全没有回应。

库姆的团队全心投入到WhatsApp这款免费、方便的通信应用软件。在借助苹果应用的推送后,WhatsApp开始被大量装机。此后三年,WhatsApp迅速成长为一家百亿美元级的独角兽公司。

对手的崛起引起了扎克伯格的不安,2012年2月,扎克伯格开始接触库姆,但库姆和拒绝所有投资人一样,并没有给扎克伯格多大的面子;2013年2月库姆的用户增加到了2.2亿,而此时,公司员工才30人;2014年2月,扎克伯格最终开出了192亿美元的价格,并承诺保持公司的独立性,库姆和投资方红杉资本才同意了这桩“骇人听闻”的收购。

巴菲特:“没有投资亚马逊是因为我太蠢了”

20年间,投资亚马逊的收益接近50000%,假如20年前你在IPO当天买入2000美元的亚马逊股票,20年后,你将拥有98.2万美元——也就是说,假如你20年前能够投资2000美元,那么今日你将成为百万富翁。

巴菲特在公开场合曾表示,我太蠢了以至于没有预料到亚马逊发展得这么好,没有觉得它会像现在这样取得大规模的成功。但是亚马逊做的这些像云方面的业务,都是具有很大的潜力的。他说,当我们打造零售帝国的时候,我们发现亚马逊会带来颠覆性的变化。在技术行业,对我来说这种投资当时是非常长线的投资,我当时也低估了它的发展潜力。我们可能低估了他们执行力的优秀程度。

如今,亚马逊的市值已经超过4600亿美元,巴菲特滚了50多年的雪球,贝索斯(亚马逊CEO)仅靠自家公司股票5年的暴涨就将其超越。目前,两人的差距已经达到143亿美元。

投资公司BVP:连续错过Intel、苹果、ebay,脸书,谷歌,PayPal、特斯拉、联邦快递…

Bessemer Venture Partners(BVP)是美国一家创办有近100年历史的著名VC,他们已经成功帮助100多家企业在纳斯达克等全球各地的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即便如此成功,他们也错过了一大批知名的公司。

面对苹果:“这什么公司,估值6000千万美金?(IPO之前),高的太离谱了,pass!”

面对ebay:“一个卖邮票钱币漫画书的网站,愚蠢的点子,pass!”

面对facebook:“目前市场上已经存在类似的交友软件,别再做同样的事情了,那压根没戏。”

面对Google:他们当时租了BVP一个合伙人的朋友家车库办公,BVP的合伙人听了这个朋友的推荐后,说:“除了从车库走,我还能怎么离开你们家?”

BVP居然错过了这么多独角兽,看起来,投资这个行业,有的时候并不仅仅看经验。

每一个投资人,都曾经有过痛心疾首的时刻。投资机构的钱,天生就带着短期的基因,错过就错过了,无需捶胸顿足。其实,也正是这些错过,在刺激着每一家投资机构向着新的独角兽不断探索,得到的要珍惜,失去的总结经验教训,我们都在路上……

12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大佬  事业  机会  机遇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113)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