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彦宏又泼冷水!乌镇大佬们:开完会别走……
Max 2017-12-05 06:40:00

第四届乌镇互联网大会上,李彦宏再一次无情的diss了移动互联网下半场!

厂长的表达比较含蓄,大概意思是:明明是人口红利的终结,却非要用下半场这个语焉不详的词语掩饰对过去的贪恋!

一年前的互联网大会,李彦宏就发出警告:不管你care还是care ,移动互联时代已经终结。

李彦宏的警示遭到了很多人的diss,他们认为:移动互联网还没终结,而是刚刚开始。

事实上,那些不同意移动互联网终结的大佬,大多数是人口红利的既得利益者,依靠人口红利诞生,在粗放的竞争中存活下来并成为寡头。他们固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不断改良土壤,试图寻找更加细分的创新,但不管移动互联网的颗粒度再怎么细小,不管移动互联网的土壤再怎么改良,很难看到能够改变世界的力量了。

与之相比,人工智能则更像一片等待开发的新大陆。

1. 为何移动互联网的棺材板久久不愿盖上?

在李彦宏的演讲中有一张中国GDP增速和网民增速的对比图。十年前中国互联网网民增速在50%以上,但今天只有6%左右。过去的四年,中国互联网网民的成长速度都已经慢于中国GDP的成长速度了。这意味着互联网的人口红利的消失。

为了应对人口红利的失效,创业者无不陷入新战场的搜寻中。搜寻的思考路径一般是三种:

第一、寻找下一个人口红利市场,典型的是下乡出海以及从矮子里挑高个。

快手、村淘、Apus、直播、共享单车等公司的受追捧正是如此。

在新美大、滴滴等新兴O2O巨头占据了稳固位置,腾讯、淘宝、京东、携程等也完成了移动互联网布局后,在社交、电商、O2O等产生巨人的领域,基本没有太大的空间给后来者了。移动互联网创业的大风口已经过去,很难再有100亿美元级别的公司能诞生。

2016年上半年直播热,下半年单车共享受热,这正是找不到其他大主题后只能在矮子里选高个的无奈之举。其实无论直播还是共享单车,我觉得都只是10亿美金级别的事情而已,很难变成巨头。

第二、寻找高频、高毛利、高周转的线下场景,把原本粗放经营的线下市场重新激活。

电商极力鼓吹的新零售,事实上也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终结的真实写照。在移动互联网风生水起的年代,实体消费这样的领域,投资机构不屑一顾,现在却成为追捧对象,不能不让人感慨。

第三、以技术红利抵抗流量颓势,人工智能的兴起算是典型。

百度是all in人工智能的典型,过去两年,李彦宏一边diss移动互联网一边全面转向人工智能,可谓大刀阔斧。

2015年到2016年的资本寒冬、投资主体缺失等种种迹象表明移动互联网时代已经趋向终结,但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为之鼓与呼?

毋庸置疑,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确造就了许多不可能,创业者很容易拿到风险投资,很容易上市。移动互联网时代产生了太多的一夜暴富,因为人口红利,创业者沉醉在粗放的竞争中,因为人口红利,创新变得不那么重要。微创新和群体效应让中国人迅速把世界上所有已经被创新的模式彻底啃干净,抄近路的模式甚嚣尘上。所有的互联网公司,包括BAT在内的核心业务,有很大一部分还是最简单粗暴:但的确很赚钱的广告服务,在商业模式上,并没有太多的创新。然而这种依赖于人口红利的优势并不可持续。

李彦宏在《智能革命》中引用了风投鬼才彼得·蒂尔曾说过一句话:We wanted flying cars,instead we got 140 characters(我们需要能飞的汽车,结果只得到140个字符)。140个字符的推特一度热闹无比,但彼得·蒂尔清楚地看到互联网喧嚣背后缺少什么。

彼得·蒂尔批评人类放慢了进步速度,风投热衷于投资轻资产企业,其中大部分是移动互联网公司,却对未来没有清晰的规划和信心。他说20世纪初的美国人愿意尝试新事物,敢于规划几十年周期的登月计划并去实现。然而现在人类没有这样的计划了,只有风投在到处寻找眼前的增值和及时的痛快。

事实上中国创业者对移动互联网的贪恋同样如此,更深层次是创新的缺失与懒惰,是缺乏对未来判断的表现。

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微创新不算难,然而人工智能呼吁的是颠覆式创新,依靠人工智能开辟新天地,是大部分移动互联网创业者所不具备的能力。但从长远来看,用技术应对人口红利消失,才是可持续的。

2. 移动互联网时代受过伤的百度为何能迅速转身?

那些年,百度也曾追过移动互联网的风口。

众所周知,在移动端App分发平台和O2O市场已被瓜分殆尽时,百度在2013年7月以19 亿美元收购91 手机助手以及2015年将200亿砸向糯米强势入市。

当然,移动互联网也曾是百度难以言说的痛。

也许正是因为百度在移动互联网风口上受过伤,百度对移动互联网的贪恋要远远小于其他企业 ,这也决定了百度在面对人工智能大潮时转身的决绝。

事实上,李彦宏对于移动互联网的一直是一种不冷不热的态度,李彦宏追求的是创新变革,而诸多公司的选择还是渐进式改良,这种渐进式的改良阻碍了创新的步伐。

到今年,百度一季度的财报中已经不再出现糯米和百度外卖的数据了,而8月,百度外卖将自己打包卖给了饿了么,成为昔日竞争对手旗下的全资子公司。

在前几年移动互联网热时,百度曾专门设置了“移动官”,负责思考和规划如何让百度的服务移动化,但随着移动互联网思维的普及,这个职位已经取消。

移动互联网时代走向终结,百度迅速亮出王牌,用人工智能抵抗流量红利的消亡。

今年7月的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百度宣布将“All in AI”,打造AI生态,并且推出对话式人工智能系统Duer OS和自动驾驶系统Apollo两大开放平台,将百度的AI面向开发者开放赋能。

11月15日,科技部宣布首批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百度凭借自动驾驶入列其中。在百度世界大会上,李彦宏宣布,金龙无人车小巴将在2018年量产;2019年,百度计划与江淮汽车、北汽联手实现L3级别自动驾驶车的量产;到2020年,百度计划携手奇瑞实现L3级别自动驾驶车量产。

你可以说李彦是移动互联网终结论危言耸听,但你无法否定人工智能的时代真的已经到来。

当然,All in 人工智能是在移动互联网人口红利殆尽之后,百度掌握尊严的最好方式。

3. 任何互联网企业,终将变成人工智能企业

去年李彦宏提出移动互联网时代终结,引发了互联网大震动。马化腾回应:“人工智能只是一个新技术和工具,它会结合在所有领域,通过大数据,提升各个行业发展,绝不会因为人工智能来了,移动互联网就毁掉了。”而58同城姚劲波也认为“移动互联网的黎明才刚刚开始”

今年的的互联网大会上,李彦宏说了这样一句话:“所以去年我在这里说移动互联网已经结束了,大多数人都不同意,很多人讲,没有结束、只是进入了下半场。今年我看到,原来讲“下半场”的人都开始讲人工智能了。”

去年10月,李彦宏首次对外宣传,百度要转型为一家人工智能公司。

今年6月的一次演讲中,陆奇提出震撼观点:百度已经不再是一家互联网公司,而是一家人工智能公司,一切以人工智能思维来指导创新。

“人工智能是我们的核心能力,我们用它来整体提升公司的核心业务,用它来建立一系列强大的新业务和新创新。

在李彦宏看来,我们能够想到的每一个行业,都会因为技术的创新而改变,都会因为人工智能技术的不断演进而改变,从房产到教育、医疗、物流、能源等等,我们可以想到的产业都会因为人工智能的技术而发生不断地变化。

AI的起步门槛很高,移动互联网的交互方式并不能完全满足人工智能的冲击,在移动互联网像人工智能转变的过程中,商业模式也会被重构。

李彦宏说的移动互联网时代终结的警告,其实已经逐步变成现实,只不过可能太多的互联网公司还没有真正进入状态!

对于移动互联网的人口红利,赶上了的不必沾沾自喜,也不必贪恋过去;没赶上的,也不要捶胸顿足,死缠烂打。唯有面向未来,才是拥抱人工智能新时代的正确姿势。

因为,

任何互联网企业,

终将变成人工智能企业。

95
来源:金错刀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j998_)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619)

商界朋友
商界朋友2017-12-07 05:08:15
没你前妻的鞭子,你能得瑟到现在?
商界朋友
商界朋友2017-12-05 10:01:09
学习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