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段感情,改变了三大传奇豪门的命运
华商文 2017-11-30 10:53:49

豪门的感情与婚姻,远比想象中复杂。

爱情是个永恒的话题,它经常走向长辈、事业、名利的对立面,使得芸芸众生挣扎其中,难以两全。籍籍无名者如是,功成名就者亦不能幸免。

在当下的舆论看来,各类矛盾中,金钱占据绝对的统治地位。有了钱,便不存在感情问题,父辈也不会棒打鸳鸯。

但事实并非如此,有钱人一样困惑于爱情。某些超级富二代的大胆追爱,不仅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甚至影响了家族的前途与命运。

01

从香港最大地产商、亲密无间的三兄弟,到家族决裂、对簿公堂,这出“死斗”的起因,竟是一位红颜知己。

1990年,新鸿基地产(下简称新地)创始人郭德胜逝世,集团由其三个儿子郭炳湘、郭炳江、郭炳联共同接手,大哥郭炳湘任集团董事局主席兼行政总裁。

郭炳湘

三兄弟性格各异,但都继承了父亲出众的能力与踏实勤恳的作风。兄弟齐心之下,新地的发展一日千里。1992年,新地市值超越李嘉诚的长江实业,成为香港最大的地产公司;1994年,新地单年净利突破百亿港币……期间,集团先后投建了中环广场、香港国际金融中心、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等一系列影响巨大的地标建筑,被视为香港地产界的标杆。

郭氏三兄弟被视为世界范围内二代传承的典范。三人年纪相仿、无话不谈,重要决策均共同制定,郭炳联曾说三人是“最亲密的战友,也是永远的战友”。

郭炳湘(中)、郭炳江(右)、郭炳联(左)在父亲郭得胜纪念铜像前合影

但是这段“其利断金”的佳话,却在2008年彻底破碎。

是年2月18日,新地突发公告,指主席兼行政总裁郭炳湘因个人原因暂时休假,其职务由郭炳江和郭炳联分担。其中的“个人原因”是郭炳湘“患有躁狂抑郁症”,不适宜担任公司管理职务。

3个月后,郭炳湘被正式剥夺主席和行政总裁的职位,转任非执行董事,其主席职位由时年79岁的母亲邝肖卿接任。

所有操作和任命都绕开了郭炳湘,他的权力被剥夺殆尽。不甘心出局的郭炳湘随即向香港法院申请“禁止变动令”,同时状告两位弟弟诽谤。

10月,持有42%新地股权的郭氏家族信托基金重组,邝肖卿被认定为基金受益人,郭炳湘则被排除在名单之外。重组完成后,郭炳湘被彻底排挤出了家族的决策圈。

手握重权的郭炳湘瞬间出局,亲密无间的兄弟转眼势同水火,然而,事情并未就此结束。

随后的几年时间里,郭炳湘两度向香港廉政公署举报,称新地与香港公积金管理局前行政总监许仕仁存在利益输送问题。矛盾就此从家族内部斗争,发展成了刑事案件。

持续数年的举报与调查引发了香港政经界大地震。2014年12月,这起牵涉甚广的“世纪贪腐案”正式宣判。其中,许仕仁被判7年,关雄生(港交所前高级副总裁)被判5年,二哥郭炳江被判5年,并在5年内不能出任公司董事。除此之外,另有两名新地执行董事被判入狱,7人执行董事组一夜之间入狱近半数。

郭氏兄弟如此级别的富豪被判入狱,在香港商界实属罕见,许仕仁更是特区成立以来获刑的最高级别官员。

豪门内斗发展至如此地步,令所有人瞠目结舌,更不可思议的是,这出“死斗”的起因竟然是一位女性——郭炳湘的“红颜知己”唐锦馨。

唐锦馨和郭炳湘

唐锦馨是香港机器大王唐全的长女,比郭炳湘大三岁。据传两人相识于少年时期,曾萌发感情,但由于早年郭德胜的强烈反对,感情无疾而终。后两人因生意再度相遇,藕断丝连,关系颇为微妙。

很长时间内,这段微妙的关系在郭氏家族看来是可接受的,但一次重大变故后,郭炳湘对唐锦馨愈发依赖,以至于其他家族成员不可容忍的地步。

1997年9月,郭炳湘遭张子强绑架,要求他致电回家要赎金,遭到拒绝后,张子强等人每日对他施以暴力,期间,郭炳湘被脱去衣服锁在小木箱中,只能蜷曲着身体。经过几番斡旋,郭家支付了6亿港币的赎金,郭炳湘这才回到家中。

虽然平安归来,但恐怖经历令郭炳湘身心受创。2008年家族内斗时,他曾亲口承认因绑架患上“躁狂抑郁症”,经过1年时间的治疗才康复。

按照郭炳江的说法,大哥郭炳湘在绑架获释后性情大变,不再信任周围人,甚至经常无端怀疑新地的管理层成员。但他和唐锦馨的关系却越来越好,对方成了他最信赖的人:“只要唐女士说的,郭炳湘都会相信;她说谁可疑,郭炳湘就怀疑谁。”

这样的关系引发了家族其他人的担忧,郭母邝肖卿觉得唐锦馨野心大、所谋求的是整个郭家的产业,并最终会借助郭炳湘渗透入新鸿基。

郭炳湘曾安排唐锦馨成为新地的管理人员,并在家庭会议上直言双方是男女朋友关系,他还多次要求母亲会见唐锦馨,但一直没有得到邝肖卿的承认。邝肖卿极度反对两人交往,反复劝说郭炳湘回到儿媳妇李天颖身边,但郭炳湘不为所动。

为了防止“外人渗透”,邝肖卿还还要求三兄弟签署文件,限制唐锦馨在新地的身份。

郭炳江称:大哥之前还对母亲言听计从,但其后却“越来越受外人控制与摆布”。家族认为唐锦馨在幕后影响着郭炳湘的决策,后者还企图将这位红颜知己纳入新地董事局,令邝肖卿大为震怒。

质疑与不满伴随着一次“争权”而全面爆发。2007年,郭炳湘突然收回了郭炳江妻子梁洁芹把控的国金商场租赁的相关权利,并指其工作存在问题。

由于事出无因,郭炳江认为这一决定损害了妻子的名声,两人因此吵得面红耳赤。事后,郭炳江称大哥的决定完全出于唐锦馨“背后说坏话”,而邝肖卿亦觉得长子的行为越来越异于常人。

事件没多久后,郭炳湘便被“被放假”,失去了主席与行政总裁的职务。那之后,便是持续数年的死斗。

兄弟决裂给郭氏兄弟及新鸿基地产带来了难以估量的影响。郭炳湘称“无意重返新地”,郭炳江获刑入狱,曾经的三人组,如今只剩郭炳联。

而唐锦馨,则依旧是郭炳湘最信赖的“红颜知己”。

02

王文洋:“你还不是一样娶三妻四妾?”

王文洋是宏仁集团的创始人,但在外人眼里,他的“第一身份”始终是王永庆的长子。

王文洋

王永庆是台湾近现代最具知名度和影响力的企业家,其创立的台塑集团的年产值一度占据台湾地区GNP(国民生产总值)的11.8%。

王文洋本有很大概率执掌这家年营收近5000亿人民币的超级企业,但一次“感情意外”,令他与台塑再无关系。

王文洋自幼天资聪颖,学什么都快,24岁便拿到帝国理工大学博士学位,王永庆因此对之寄予厚望。

王永庆

在外人眼里,王永庆对王文洋的要求非常严格,甚至不近人情。王文洋毕业赴美工作时,王永庆与之碰面,直接抛出一大串成本问题,随即在咖啡厅里对长子大声斥责;回到台湾后,王永庆要求王文洋和其他基层员工一样“三班制轮班”,睡觉也必须是员工宿舍。

之所以如此严苛,是因为王永庆希望长子能真正由下至上了解台塑。那期间,他和弟弟王永在每个礼拜天都会和王文洋一起用餐,两位一代创始者不遗余力地栽培王文洋,周围人都看在眼里,“台塑确定接班人”的消息也因此广为人知。

王文洋在台塑历练了十几年,终于“熬出了头”。上世纪90年代初,台塑总投资7551亿(新台币,约合人民币1700亿)的“六轻”项目全面施工,王永庆将其中的石化园区交给了王文洋处理。

但六轻工程如火如荼之际,一场轰动全岛的“婚外情”却在瞬间将王文洋推向“深渊”。

1995年,台湾媒体披露了王文洋与台大硕士生吕安妮的照片,后者穿着旗袍站在王文洋身边,恋情随之曝光。半个月后,吕安妮对此公开承认。

这起“婚外恋”在台湾引发轩然大波,台塑的股票也随之大跌,王永庆更是怒不可遏。

王永庆对子女要求苛刻,对其他亲人却关怀备至。长媳陈静文(王文洋之妻)因胃癌住院期间,王永庆前往医院探视,出来时一反铁汉常态、老泪纵横。不论是出于家庭制度还是台塑发展,王永庆都不可能认同这段新恋情,但王文洋与吕安妮却无比坚决。

吕安妮曾写信给王永庆,表明自己不要名分,只要跟着王文洋。另有“王家人”透露,王永庆要求王文洋离开吕安妮时,不仅遭到拒绝,王文洋更是回应称“你还不是一样娶三妻四妾”。

这句话激得王永庆大怒,斥称“时代不同”,王文洋却说“人心不变”。

王永庆不再说话,挥手示意王文洋出去,不久后,他便下令革去王文洋的职务。

王文洋见到免职决定后眼眶泛红,其台塑的“导师”吴钦仁(台塑六人决策组之一)亦是泪如泉涌。

不过,一向说一不二的王永庆在这件事上却遭遇了“阻挠”。台塑一帮老臣们不愿见事态发展至如此地步,吴钦仁和王永在商量后,决定私自将“免职”改成“停职一年”,希望给王文洋争取重返的机会。这1年间,王文洋的办公桌从未有人敢动,因为企业上下都认为他1年后便会回来。

但王文洋再没回来。1996年,王文洋寻得风投资本支持,于广州创立电子和塑胶工厂,并在不久后创立宏仁集团,就此深耕大陆。

此后的时间里,王文洋先后创建了十几家工厂与一家上交所上市公司,业务涉及电子、塑胶、生技等多个领域。

自立门户后,王文洋回归台塑的消息越来越少,直至沉寂。而同一时间,王永在一脉于台塑的成绩则有目共睹。

王永在长子王文渊

王永在长子王文渊比王文洋年长4岁,更早进入台塑。王文渊自小与大伯王永庆同住,有着和王永庆一样的“牛脾气”,很快在台塑崭露头角。

“六轻计划”实施期间,时任台化副总经理的王文渊备受倚重,他作为主要领导者之一,完成了造价高达174亿美元的填海造陆与兴建工厂项目。伴随着六轻项目的顺利完工,王文渊在台塑的身份愈发重要。

而另一边,王永庆对于直系子女接班却毫无动作。他最出名的子女多集中在二房,包括王文洋、王雪红(威盛、HTC董事长)、王文祥(美国JM Eagle董事长)等均自立门户,无一回归台塑。

2006年,台塑迎来半世纪间的首次重大人事变迁,王永庆和王永在同时卸任,王文渊被任命为集团新总裁。同时,集团的权力中心也变更为“九人小组”,其中王永在一脉的王文渊、王文潮均在列,王永庆一脉则由三房的两位女儿出任。

一度看似定局的子承父业计划就此成空,甚至家族的权力重心还转移至了弟弟王永在一脉。

王永庆从未就此对外透露半句,以至于舆论至今对此多有揣度。曾有报道称,王文洋“你还不是三妻四妾”的反问并非一时兴起,他对父亲的婚姻态度早有不满。

1975年底,王永庆“二房”、王文洋生母杨娇因不满丈夫的感情处理方式,放弃了台湾所有的荣华富贵,赴美定居。到美国时,她连落脚点都没有,两位女儿拿出嫁妆钱,才给母亲凑了一栋小房子的首付。

据称,杨娇这一系的子女都为母亲抱不平且有所怨言。一位台塑的老臣称,正是因为这件事,才导致聪明绝顶的王文洋不愿在感情问题上有半分妥协。

王文洋创立宏仁,后称理解父亲苦衷

但王文洋却称事情根本没有外界想得那样复杂。“我从来都不是台塑的接班人。”王文洋说,有关接班人的信息,他都是从媒体上得来的,在台塑,他的身份只是一名员工。

在被问到是否会因“被赶走”而心生怨恨时,王文洋说:老板要员工走,员工心里能有什么怨恨?

03

张国炜回来了。

张国炜 (左)

2016年11月底,张国炜申请成立星宇航空,一场纠葛近1年的争产大戏终以“董事长被罢黜后自立门户”告终。

张国炜是长荣航空的前董事长,也是长荣集团创始人张荣发最小的儿子。张荣发被誉为“海上皇帝”,他白手起家创下恢弘事业,业务涉及航空、海运、内陆运输、货柜、酒店等多个版图,是台湾最重量级的企业家之一。

“海上皇帝”张荣发

张国炜是张荣发最疼爱的儿子,也被认为是一众子女中最像父亲的人。

在事业上,他和父亲一样亲力亲为、追求极致。张荣发当年被称为最懂船的航运老板,对每艘船的关键细节都了如指掌。张国炜掌舵长荣航空后,则被称为是最了解飞机的航空公司老板。他是全球唯一握波音777—300ER机师驾照、还会修飞机的航空公司董事长。

就连感情作风上,张国炜都和父亲如出一辙。张荣发老年时因为偏爱二房而遭到大房儿女们的强烈反对,在不胜其烦后,张荣发还一度“废掉”了大房三子张国政长荣海运总裁的职务。大房去世后,张荣发随即在子女们的强烈反对中,将二房明媒正娶。

和张荣发一样,张国炜也有过两任妻子,但类似的经历,却带来了截然不同的结果。

从加州大学毕业后,张国炜便进入长荣航空工作,此后,他的一切都围绕着一个“空”展开:爱空姐、娶空姐,爱飞行、修飞机、开飞机,最终因为“空姐”而丢失了家族权柄。

1996年,张国炜在飞机上认识了“自家”空姐、22岁的蔡菁珊,张荣发非常反对这一门不当户不对的亲事,苦劝无果后,张荣发选择妥协,却没有出席这对新人的婚礼。

婚后没多久,张国炜和蔡菁珊的恋爱激情便消失殆尽,两人渐行渐远,以至分居。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张国炜不爱也不离(婚),他把心思全部用在事业上,一步步做到长荣航空的总经理。

坐上总经理位置不久,张国炜便在一次巡机中遇到了重燃爱火的人——长荣空姐叶淑汶,随即展开猛烈追求。

台媒披露的叶淑汶(右一)旧照

当时张国炜虽然与蔡菁珊分居已久,但并没有正式离婚。这件事令张荣发大为光火:我已经妥协了一次,你小子居然还这般得寸进尺?

张荣发屡下禁令,但沉醉爱河的张国炜不为所动,将父亲的话当做耳边风。

在张国炜的一再坚持下,2004年,他和蔡菁珊正式离婚,与叶淑汶的恋爱关系也放置明面。

这件事令长荣航空备受争议,也令张荣发痛心疾首。为了劝阻儿子,他一度将张国炜革职,甚至摊牌称:要么你放弃她,回归家庭。要么,你与我、与长荣断绝关系。

岂料,张国炜的性子比老爹还刚硬。他不仅不要职位,还将父亲划拨到他名下的公司股份、物业等资产全部还回,捐给了张荣发旗下的慈善基金会。

之后,张国炜便单枪匹马提着果篮去叶家提亲,表明非叶淑汶不娶。2006年9月,放弃了财富和名声的张国炜,在无人祝福中与叶淑汶完婚,偌大的张家和长荣无一人敢出席其婚礼。张荣发甚至给整个长荣下了死命令:再也不要让这个人踏进长荣的大门。

张国炜依旧不以为意,婚后,他带着叶淑汶奔赴美国,不仅自谋出路,还疯狂上进,拿到了波音777—300ER机师驾照。

张国炜不仅会开飞机,还会修飞机

张荣发虽然屡发狠话,但心里实际从未放下这个最疼爱的幺儿以及眼中最佳的接班人。他悄悄关注张国炜的一言一行,看着张国炜一步步提升,张荣发仿佛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

最终,在得知叶淑汶怀孕的消息后,由于怕孙儿在美国过“苦日子”,张荣发派人给他口中的“小兔崽子”带去消息:先回来,她的事情以后再说。

本就心怀愧疚的张国炜也不再执拗,重回长荣航空,从修飞机开始,又一步步做到了董事长的位置。

在其带领下,长荣航空通过一系列创新成了区域内最具成长性与盈利能力的航空公司之一,还获得了“全球十大最佳航空公司”的荣誉,张国炜因此愈发得父亲赏识。

2015年底,长荣航空的年运量突破千万人次后,张国炜与波音签订了24架787与2架777客机、总计2700亿新台币的购机合同,踌躇满志地要飞向更高。但没多久,他就从高空跌落。

2016年1月20日,张荣发与世长辞,享年89岁。在遗嘱中,他不但将几百亿财产全部留给了张国炜,还点名要他出任长荣集团总裁,掌舵整个家族产业。而大房的哥哥姐姐们,连名字也没被提及。

张国炜拿着遗嘱走马上任,却被董事会拒之门外——大房的哥哥们手握长荣控股权,直接撤掉了长荣的管理总部,让“总裁”职位形同虚设,这一决定由董事会一致表决通过。

张荣发的遗嘱看似偏心,实际上也颇有无奈。在此之前,大房的儿女们已经分得了应有的家族公司股份,拥有绝对的控股权,而张国炜则因为“历史问题”,可谓“一无所有”。

由于几度出走,张国炜在长荣的根基远不如大房势力稳固,而控股权的薄弱则更为致命——出走美国前,张国炜将手中的一亿多股长荣股票悉数捐出,直接导致了他在控股权上没有丝毫竞争力。

2016年3月11日,张国炜亲自驾驶飞机由台北前往新加坡,期间,哥哥们毫无预兆地剪掉了他的翅膀:飞机刚起飞,长荣航空就召开紧急会议,罢免了张国炜董事长的职务,同时一纸文件清洗掉了他的全部心腹重臣。

更令张国炜愤怒的是,哥哥们还向他传来口令:长荣航空飞行安全部门经过评估,认为张国炜明天不适合开飞机,决定另派其他机师接替张国炜的飞行任务,张国炜将以旅客身份搭机回台。

张荣发去死不久,张国炜就被“驱逐出门”

被“驱逐出门”的同时,张国炜还面临更多麻烦。一位知情人曾告知华商君:大房计划乘胜追击,围绕遗嘱做更多文章,其中之一是要求张国炜捐出所有财产。

张荣发生前一直大力支持慈善事业,连续多年被《福布斯》评为亚洲慈善家。他曾公开宣言只会留一些股票给儿女,名下的主要资产都将捐给社会。

在遗嘱中,张荣发强调了家族依然要努力贡献慈善事业,但是并没有要求张国炜将其财产捐献给社会。但大房却拿着父亲生前的话下令,要求张国炜完成其遗志,捐出全部财产。

“总裁一生做事光明磊落,不捐社会观感不好。”大房的哥哥姐姐们透过发言人公开表示。

这一道德要求令张国炜进退维谷:财产全部捐出,他将不再拥有复仇的筹码;但如若不捐,对于一贯视金钱如粪土、却格外珍惜羽毛的张国炜而言,无疑将背负上沉重的道德枷锁。

2016年底,在经历了数月的沉寂后,张国炜宣布成立星宇航空,“王子复仇记”正式上演。

不论未来剧情如何,对于张荣发和张国炜而言,事情本不应发展至如此地步。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她一眼。

文学创作里从不缺乏“不爱江山爱美人”的桥段,现实生活中也时刻上演着天平两端的抉择。

取舍之道见仁见智,是非功过也任由评说。

59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豪门  命运  感情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417)

蜗牛人生
商界朋友2017-11-30 13:56:29
豪门之争!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