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单车
何思妤 2017-11-17 10:12:00

风骤起被卷上天,风停了再狠狠摔下。

昨天,一则爆料称“小蓝单车宣布解散,员工工资继续拖欠至2018年2月10日。”舆论哗然。

“我不知道我的未来是不是完蛋了,但我会一直拼尽全力。”

就在刚刚,失联的小蓝单车创始人李刚授权36氪发表了一份声明称:“今日,小蓝单车与拜客出行达成了战略合作,将由拜客出行全权代理小蓝单车未来的运营,用户可以一直使用小蓝单车。在完成技术对接后,押金用户将免费使用小蓝单车。”

凛冬已至

小蓝“缺钱”的说法并不是今天才有。今年8月,小蓝单车押金退款难的问题集中爆发。那时起,有关这家公司可能会倒闭的传言不绝于耳。

10月份,有媒体报道称,永安行将收购小蓝单车,并已注资1000万帮助其渡过难关。然而,这个被收购的”幸运儿“最终并非小蓝单车。

时间回到今年1月,成立不过三个月的小蓝单车刚拿到4亿愿A轮投资,并且率先出海旧金山。当时小蓝单车CEO李刚称,已累积投放了15万辆,累计用户数量253万。从市场占有率来看,小蓝单车排名仅次于ofo、摩拜单车。

李刚是骑行的狂热爱好者,曾经骑行环台湾岛和海南岛。小蓝单车一成立便打着“最好骑的共享单车”的口号,成本仅次于摩拜,但资金却跟不上。今年6月份宣告B轮融资失败后,小蓝单车也曾向ofo、摩拜提出被收购意向,均被拒绝。

除了融资出现难题,小蓝单车的困境在8月份押金难退时便初现端倪,直至今日,小蓝单车的贴吧、官方微博下多为对押金退款问题的留言。

走向失败的道路上,小蓝并不孤单。共享单车的战争已进入尾声,想要在这场残酷的竞争中生存下来,团队,技术,资金缺一不可。

资金链断裂,也成了压死酷骑单车的最后一根稻草。

9月22日,酷骑单车的员工们收到来自公司的一封内部信,称由于资金紧张可能会影响公司的正常运营,他们可以自由选择去留。可4个月前,推出“土豪金”和“黑科技”的3.0班黄金单车才引发了刷屏,让酷骑单车几乎杀入行业前三。

其实,资金问题早在7月份便已初现端倪,到了9月底,酷骑单车的情况并没有好转,员工们等到的是资金不足、车间停产等、押金风波越闹越大等负面消息。本已到岗的CTO也因舆论压力离开。

9月27号晚,在酷骑总部通州万达广场B座门口,要求退还押金和充值的用户排起了长龙,维护秩序的警察不得不拉起警戒线,公司形势急转直下。9月28日,公司官方发出消息,鉴于管理能力不足,高唯伟的CEO职务被董事会罢免。

正在酷骑一步步走向血海的时候,9月29日晚间,根据澎湃新闻报道,“酷骑单车将被四川某集团10亿收购“,只是之后的消息我们再无从知晓。

行业进入洗牌期,有的玩家则选择抱团取暖。

10月25日,共享单车第一股永安行在官网发布新闻称,正式并购Hellobike(哈罗单车)。

这次并购案被称之为共享单车首次并购案,也被称为是共享单车第二梯队的并购潮征兆。朱啸虎则对此进行了评论,“规模也太小,可以忽略不计”,他表示,二者抱团取暖无法撼动既定的市场格局。

在摩拜和ofo单车两大寡头的笼罩下,被收购算是二三线共享单车平台最体面的告别方式,这也是不少共享单车企业都做过的尝试。据知情人士透露,小蓝单车、小鸣单车都和永安行沟通过并购一事,但永安行最终选择了Hellobike,悟空单车倒闭也前曾寻求ofo的收购但是被拒绝。

回首共享单车发展史,此前最高峰的时候有接近30家共享单车品牌,橙色的摩拜、黄色的ofo、绿色的优拜、蓝色的小鸣、黄紫相间的永安行......如今,不过一两年时间,实力玩家所剩寥寥。

凛冬已至,摩拜、ofo两强格局已定,第二梯队的酷骑单车、小蓝单车、哈罗单车,都在近日发生了巨大变动,往下的第三梯队以及小体量玩家又如何能够独活呢?

轰然倒下

今年3月1号,ofo对外宣布获得4.5亿美元的D轮融资的时候,悟空单车创始人雷厚义听到后脑子一下子蒙了。

“我原来预估他们(摩拜、ofo)还会留给我们5个月的时间,现在看来我们全国市场的铺设已经没机会了,这速度太快,资本也太可怕啦。”到了4月份,蚂蚁金服战略投资ofo,雷厚义更是对自家的项目绝望了。

失败远比他想象的来的快多了。

6月的重庆,早已足够炙热。身处山城的悟空单车过得并不好。

虽然是重庆市场最早出现的单车品牌之一,但在ofo、摩拜进入重庆后,悟空单车劣势明显:产品上拿不到顶级的供应链资源;中小商户不愿意投资造成资金链断裂;而ofo在重庆推行免费骑行对悟空单车又是致命一击。

6月13日,悟空单车宣布退出共享单车市场,成为行业首家退出的企业。而仅仅三天后,摩拜就对外宣布完成超过6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创下共享单车行业诞生以来的单笔融资最高纪录。

虽然项目失败了,但悟空单车创始人雷厚义并没有认输,他曾在媒体采访中提到:“如果在同样的时间,有同样多的资金支持,我未必会输给他们,像ofo的创始人,社会阅历其实没我强,打法也没我彪悍。”在他看来,共享单车的关键在于谁运营的好,看谁抢先拿到融资。

在共享单车的商战中,早早入局,又早早被踢出局。雷厚义自嘲道:“挺悲凉的,以为自己被大家知道那一天是因为成功,或是做成一个项目,结果是因为失败了。不过我觉得还好,事情都有两面性。”他反思,“小公司不适合追风口、追了也没有用,小公司适合小切口、形成独特价值。”

悟空单车倒闭只过去了8天。6月21日,共享单车平台3Vbike对外宣布称,即日起停止运营,而原因是由于单车大量被盗,令人哭笑不得。

为了能够避开和ofo、摩拜的正面竞争,3Vbike今年2月成立后,选择将三线城市作为自己的阵地。可是三线城市偷盗问题严重,投出去的1000多辆车中,只找回了几十辆。而且,因为金额较小,即使报警派出所也无法立案。

此时,卡拉单车创始人林斌正带着自己的“三无”团队,四处寻找投资人,垂死挣扎。

但在投资人眼里,卡拉单车则早已被判了死刑。早在今年2月,卡拉单车就因投资人撤资资金链断裂而关停了系统。

在他们看来,小的品牌不是没有机会,再大的公司都会有一些小的竞争者,但是机会不属于卡拉。“卡拉团队没有专利、没有好的学历、没有很好的创业经历,虽然创始人的性格比较好,但没有真的好想法或者好模式。他们想得到的大家都想得到,大家都想得到的不可能起到好效果,除非你进去得比较早。”

对于町町单车创始人丁伟来说,钱不是棘手的难题。

作为一个典型的富二代,父母公司作为输血方为他提供了町町单车所需的一切资源。4月初,立足南京的町町单车已经累积了15万用户,达到收支平衡,但是平静的海面下遍布着礁石。

町町单车投入市场两个月后,摩拜和ofo突然“杀入”南京。那天早上,丁伟去公司开会路上,满眼是红色的摩拜和黄色的ofo单车。“他们太快了。”丁伟始料未及。

后来,随着父亲的企业资金链断裂,町町单车不仅没有了输血方,丁伟本人也卷入了父亲的案子,在看守所待了近40天。随之而来的是町町单车的轰然倒塌。町町单车“人去楼空”、“卷款跑路”的消息满天飞。

在工商系统中,町町单车被列入了“异常经营名录”。15万町町单车用户,尚余1万用户的押金未退还,市面上留存的约10000辆町町单车也开始流离失所。

公司倒闭、家庭破产、女友分手,如今北漂的丁伟除了一身债务和一条狗,已一无所有。每晚9点,他都准时在某直播平台上开播,一晚唱15首歌,一直唱到晚十一点下播。他骂自己为什么要创业,搞的整个家都没了,沦落到卖唱的田地。有人问他是否想东山再起,他摆摆手,有点心灰意冷。“我也打算二次创业,但即使过个七八年能创业成功,那又能翻起什么大浪?”

一地鸡毛

单车企业倒闭背后,也有第三方受到了伤害。

一年前,共享单车的订单量如同雪花一般飞向王庆坨,镇上的自行车厂商“接单接到手软”,厂商们拿着甲方十几万以至几十万的大额订单乐得合不拢嘴。“一夜复活,满地是钱”有媒体曾这样形容当地的自行车产业。在共享单车群魔乱舞的这一年,一度惨淡的自行车市场重燃生机。

一位自行车组装员曾在工作台上写下“春天来了”,然而,春天真的来了吗?如今,王庆坨镇的自行车生产商们有不少被拖欠货款,金额从十几万到200万都有。“被坑惨了”“共享单车就是骗子”“不敢再碰共享单车”,在这个曾经因共享单车而鼓舞的自行车厂商聚集地,早已将共享单车视作荒唐。一夜之间,厂房不见一位工人,机器也落满灰尘。

在深圳市,有200多家单车企业包括整车生产、零部件供应的上下游配套企业,其中有一半以上的工厂给共享单车代工。如今共享单车停止市场投放,这些代工厂都将面临停工停产的尴尬境地。

除了对共享单车生产商带来的巨大影响,共享单车的疯狂扩张,对用户和环境的伤害也很直观的。仅仅打开小蓝单车的微博及贴吧,满目皆是用户要求退款的留言,酷骑单车则曾因排队退款引来警察拉起警戒线……

此外,存活企业乱停乱放、超载投放,已倒闭企业无人收车。为整治共享单车停放乱象,多地政府对单车管理态度逐渐明晰,甚至对单车投放按下“暂停键”,并对已经投车的企业提出更高的管理要求。这也标志着共享单车跑马圈地的时代结束了,共享单车将从增量转向存量市场的竞争。

尽管如此,一些中小共享单车公司,却开始在四五线城市换着花钱“圈钱”。例如,来自成都的DDbike共享单车,官网上招商广告词就写的很诱人,“20年前错过了互联网,10年前错过了淘宝,5年前错过了微博,现在,你还要错过共享经济吗?”

投资少、回本快是这些共享单车品牌在招商中着重强调的亮点。无论是斯洛登单车的4—6个月回本,还是小强单车的8—9月回本、DDbike单车的3—4个月回本,都是天方夜谈式的承诺。

事实上,在跑马圈地时代,对于中小共享单车而言,似乎还有梦幻希望,也许还有机会超越,但是一旦进入洗牌期后,只有两个结果选择——要么被收购,要么退出。

行业格局大势已定,或许对看客而言,行业唯一的大新闻就剩下摩拜和ofo两家合并了。此前ofo投资人朱啸虎就表示,虽然ofo与摩拜占据了绝大部分市场份额,但每个月仍然要投入大量资金进行运营。唯有两家合并才有可能盈利。而共享单车的前辈,网约车已经重复了这个过程。

47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小蓝单车  资金链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915)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