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视频创业是个坑,说得过去的模式走不通的路
含章 可贞 2017-10-17 08:21:01

编者按:大部分人都认为,短视频作为新的信息载体,是目前内容创业的一大风口,众多原创者和平台前赴后继地扎了进去。但当今日头条、微博、腾讯、阿里等巨头拿出真金白银,拼补贴、拼政策、拼流量,乃至拼技术的时候,留给绝大多数创业者的角色,是不是最廉价的生产资料提供者?而当这种角色都需要“明抢暗夺”才能得到的时候,生态就已经发生了本质变化。

丰哥几杯酒下肚后,开始说话:“对不起大家了,不是我,大家可能不会搭进去这么多钱。”

本来是丰哥离开后大家的再聚会,他的这句话让在场的人瞬间沉默了,大家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在开始做短视频创业这件事时,我们都认为一定会成功。这种自信不是凭空而来的,猪在风口上都能上天,我们至少还算是有资源、有实力的“聪明人”。在短视频的风口上,我们的期待值也不只是赚个小钱,而是融资、再融资直到上市。

三水打破了尴尬,“还提这个干什么?既然做了就不后悔,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今天只谈情不谈钱。来,再干一杯!”

梦想和现实的差距,不只是一个融资计划,到成为上市公司的距离。我们的失败,可能是从没有开始,就已经注定了。

短视频是一项长工程

普遍认为,短视频作为内容创业风口的原因之一,是其投入小,门槛低,理想回报率高。但短视频又何尝不是优质内容的另一种表达方式?而持续优质内容的生产,或许就是机构化下,内容生产者的巨大工程。

2016年8月的时候,电影摄像师出身的丰哥叫上我和三水,张罗着想投钱在我们都熟悉的影视圈做些东西。原本我们是计划拍些网大(网络大电影),可是等到8月份我们碰头的时候,网大已经有点盛极而衰的意思了。

当时短视频的形势很乐观,今日头条开始贴补,其他的平台也陆续有好消息出台,但我们看出来补贴并不能挣大钱,能挣钱的是打响名号后的广告费。而且随着运营商不断降低流量的资费,进入短视频的时间节点也正好。

丰哥曾经是几部颇有影响的电影的摄像师,也跟过几个名导,私底下还有一帮子剧组认识的小兄弟,在圈里多少有些知名度。那时候我们都觉得,以丰哥导演兼摄像、三水编剧兼制片的技术背景,像这种三五分钟的视频简直就是小意思。所以我们没多商量,在平台上注册完账号,直接投钱开干。

第一次开机还是很仓促的,剧本基本上是在几天里攒出来的,除了演员以外,每个人都身兼数职,我也是第一次在片场当起了所谓的剧务。说实话,想在十天内拍出尽量多的片子,对于体力和脑力来说都是一种磨练。幸好,整个拍摄的过程还算顺利,没有出现太多纰漏,十天拍了近三十多条剧情类的短视频,最后3天还拍了几十个段子。

可还没等我们松口气,后期的问题来了。拍摄租机器的成本并不算高,但是后期外包价格却很昂贵——别看在二线城市,成本同样不低,拍摄10天,吃住行杂七杂八加起来已经花了近7万元,后期最少还要2~3万元的样子,这样算下来30条成片的成本要10万元。这个数字看起来并不算高,但这才是第一次拍,后面越拍越多的话,成本是一个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我们商量,必须把成本降下去,做好持久战的准备。于是打算一次性投入,买拍摄设备、后期设备,花的钱并不算多,只有十几万元。接下来我们开始招人,导演、摄像、后期、运营,陆陆续续招到了十几个人,想着揽括所有相关业务,尽可能地控制住成本。但团队的扩建,也增加了一项庞大的开支——每个月什么都不干,就有五六万元的工资等着我们去发了。

除此之外,我们也试着去签一些艺校的学生,结果双方对工资的心理预期差距太大,所以只好现用现找。但不管怎么样,整个拍摄成本确实压了下来,每条3分钟内的剧情类视频才不到5 000元,类似一条、二更的展示类视频2 000元左右就能拿下。段子的成本就更可以忽略不计了。熟练之后,我们一天能拍三四十条视频,2个演员一天的劳务不到1 000元,剧组、后期都是公司的人,平均一条连100元的成本都用不了。

10万+有什么用?

10万+阅读量,几乎成了所有优质内容的考核标准。但在泛阅读、标题党、假流量的加持下,阅读量也成了泡沫。“100万读者,不如1万粉丝”的呼声,也越来越高。而粉丝,代表的就是变现。

团队稍微磨合之后,我们的短视频终于在头条、网易、腾讯、搜狐、爱奇艺上线了,不但可以达到日更,甚至能够保持三个不同类型的自媒体同时达到每天更新1条的速度。

可是新的问题随即就来了:播放量不理想。

在最开始,各个平台的播放量只有一两千,不好的时候甚至只有几百。于是在费劲脑汁考虑拍摄内容、标题、标签的同时,和平台打好关系就成为我们新的突破点。毕竟有了平台的支持才有更多的曝光率。

那时候,各平台对于内容还是比较饥渴的,于是在影视圈都有些人脉的我们很快接洽到各平台,播放量也有了起色,从几千到两三万逐渐增多。

当第一条单平台10万+的视频出现的时候,我们整个团队欢欣鼓舞,似乎看到了光明的前途。公司上下所有人卯着劲儿要创造短视频行业的奇迹,我们甚至能感觉到离融资以及上市都不远了。

不过,在大家都对未来满心期待的时候,团队内部的问题也随着工作量的增大而显露出来:剧本、拍摄、后期、运营每一个环节的小失误或者矛盾,都可能成为蝴蝶效应的源头,给片子带来意外情况。

因为需要赶进度、压成本,剧本来不及打磨,拍摄要抓进度,后期要跟上节奏,就像一根套在我们的脖子上的绳子越勒越紧。最麻烦的是运营推广,因为这是我们最不擅长的。这不仅是一个技术性的问题——你没有钱就很难推广,推广不到位,点击率就上不去,点击率上不去,就影响到融资,如果融不到钱,我们之前的付出就都付之东流了。

但对于资本并不雄厚的我们,如果把钱投到推广上,那么就会影响拍摄,而拍摄经费少了,质量就更加难保障。所以我们不得不推动丰哥出去找钱。

这可难坏了丰哥。要知道丰哥虽然有一些影视圈的人脉,但是以前也没干过融资拉钱的活儿。在小范围的投递项目PPT后,丰哥感到形势并不乐观,尤其在耳边传来几个大的短视频公司动辄数千万融资的消息后,我们更加急上加急。但投资者并不傻,他们关心的是我们如何有利润。

确实,整个团队前前后后3个多月投入了五十多万元,进项却只是各平台那几百元的分成。我们这时候才意识到变现不仅是对我们,对投资人也是多么重要的事情。

我们要怎么变现?从哪里变现?这些问题像石头压在我们的心中,但留给我们摸索的时间并不多了。

说的过去的模式,走不通的路

阿里、今日头条等头部内容商的出现,不断压缩着短视频创业者的市场,最终他们的大多数都没有成为理想中的巨头,而是成为了巨头们的“牧场”。不在同一起跑线的优胜劣汰,有时让你输的没有脾气。

尝试融资失败后,我们瞄上了电商:电商已经开始注重内容了,像淘宝App在逐步用短视频替代原先的图文内容。而如果能与淘宝、京东、苏宁这些电商成为利益共同体,那么这是我们目前离钱最近的路。

由于我们算进入这条渠道最早的几个团队,与电商合作的开头还比较顺利。依靠着全网近四千万的播放量,京东和苏宁都为我们提供了比较公平,甚至有些倾斜的政策,我们得以参与到为两大电商平台产品提供视频的服务。

对于这样的局面,我们又一次憧憬起来。如果从短视频角度切到电商领域,可能不只是单纯的视频拍摄、提供商,更可能我们自己也成为电商,而这里面的经济利益,可以用无限大来形容。

可是没多久,现实又让我们感到了失望。可能是电商利用视频宣传产品的欲望还没有被激发,也可能是网购者还不习惯看视频买东西,所以电商并没有对这类短视频有多重视:一条展示商品的视频,价格才几千元;一条类似创意广告的视频,多则五六万元,少则才1万元,而且这样的活儿,还不是天天有。

更要命的是,一些流量更好的短视频团队或者个人已经崛起成为了大号。当有这样的小活时,我们还需要和这些大号去竞标。

价格算是我们的优势,但我们的质量对比知名团队,很难说是一流。而对于一些不差钱的电商来说,他们宁可高价位,也不想低品位。之后3个月,虽然一些电商给了我们展示视频的位置,但是我们却连一条广告都没竞标到,于是我们的变现之路又破灭了。

最终我们也没从电商手里赚到一分钱,但此时的支出已经超过了80万元。除了已经买了的机器,我们3个赔了七十多万元——因为干了这半年多,收入只有那可笑的几百元流量分成。

又尝试几次出去融资没有拉到钱之后,我们选择遣散团队,回到了起点。

在我们退出之时,还不停看到各短视频平台增加贴补的消息。不过在我们看来,这已经是一条愿者上钩的“假消息”了。除了少数获得千万融资的头部团队之外,有一批又一批的人在进入这个行业,也有一批又一批人离开这个行业,而他们之中99%的人都会像我们一样,最终成为了离开风口的那些“猪”。

(图片源自网络)

176
来源:商界杂志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j998_)
标签视频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6)

小宝范儿V爵爷
小宝范儿V爵爷2017-10-18 09:32:45
中国的经济拥抱了房地产和互联网,的确在短短的十几年间创造出一个所有人都感觉趋之若鹜的机遇神话,但是,看似辉煌的背后是种种危机问题的发酵!如果不因势利导很有可能中国还是会走向盛极必衰的局面,所以希望这次十九大的召开,能启动打造中国高技术核心竞争力为目标的时代……
王向红
商界朋友2017-10-18 09:16:48
支持转发
13892542345
138925423452017-10-18 06:25:40
支持商界
葫芦僧问路
葫芦僧问路2017-10-18 06:04:32
肯定有发展
商界朋友
商界朋友2017-10-17 10:22:34
也不一定
王奇
王奇2017-10-17 08:54:27
短视频究竟有没有搞头? 前几天,就这个话题我还与一个朋友做了一番探讨。在他看来,只要定位精准和目标明确,能持续生产优质内容,前期能跑到不错的流量,就可以找到一些风投。 之前也有朋友聊起想进军短视频创业,但两年多时间过去了,而今他仍然在一家影视公司呆着。“因为找不到好的变现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