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药黑市调查
none 2013-12-30 16:51:45

“真正无色无味,可混矿泉水、纯净水的昏迷水少量到货!另有力月西、三唑仑、舒乐安定、地西泮、赌博水等,购150元以上货到付款。专业老字!诚信负责!”名为“X先生”的QQ个人资料中,显示着这样几行文字。

力月西,马来酸咪达唑仑片,强效镇静催眠药,国家二类精神药品;舒乐安定,艾司唑仑片,抗焦虑、失眠,国家二类精神药品;地西泮,抗焦虑、镇静、催眠药物,国家二类精神药品;三唑仑,安定药,国家一类精神药品……专业的产品名之后,是“X先生”的销售网站和联系方式。

近年来,这些危险的违禁药品在地下渠道流通日益猖獗,似乎已经不算新闻。但对大多数人来说,这依然是个无法触及的神秘领域。

——从源头上,这些在生产、销售上都受国家严格监管的麻醉、精神类药物,如何“大量”流入地下市场?它们流动到销售终端,又从哪些人身上获利?通过长达两年的艰难跟踪调查,《商界》记者终于捕捉到一个聚合了生产、销售和秘密通道的地下禁药黑市网络。

公开卖“毒药”

“三唑仑有吗?”

“恩华的450元,香港的550元,要哪种?”

“有区别吗?”

“作用一样,恩华的是蓝片,香港的是白片。”

“不会有假药吧?能便宜些吗?”

“保证真药。5瓶以下不讲价。”

“怎么付款?”

“货到付款,你把钱给快递就行。”

通过一家名为“迷幻药业”的网站的网络客服软件,记者只和客服交谈了不到5分钟,并留下收货人姓名和地址,两天后,便收到一瓶快递送来的标注有“江苏恩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三唑仑片。这是一种强效镇定安眠药,是国家严格管制的一类精神药品。

与此同时,在百度上以三唑仑、力月西、舒乐安定等违禁药物的商品名或药品名进行搜索,轻易就能找到为数不少的销售这些药品的网站。经过调查记者发现,这些网站出售的药品有如下几类:麻醉药品,具有镇定催眠效果的国家一二类精神药品,抗抑郁药品,有令人兴奋、致幻作用的止咳露,各种没有品牌的麻醉剂、迷幻剂,以及一些精心“伪装”的危险药品—“将迷幻粉掺在烟丝里面而做成”的“迷魂烟”,可“使人达到深度昏迷状态”的迷药蚊香,甚至外观和雀巢咖啡、绿箭口香糖一样的“迷幻咖啡”、“迷幻口香糖”,等等。

从本来必须医生开具专门处方的一二类精神药品,到专业的医用乙醚,再到名目繁多的“赌博水”、“拍肩粉”、“乖乖水”、“昏迷粉”……这些药品的作用,大多是让人在短时间内失去意识,或是神智迷幻不清,如同小说中的“蒙汗药”。

2013年夏天,当记者带着从上述一些网站购买到的药品找到专业的药物学人士鉴定时,无比希望自己“受骗上当”,买到假药,然而鉴定的结果却是,十余种药物中,只有四种是其他普通的常用药,或是不知名粉末,其余的,都是货真价实的国家一二类管制药品,或者其中含有镇定催眠药品成分!

就是这样的药物,记者在购买时,从没有一家卖家询问过记者的用途,也从未遇到过一点阻力。这样的生意,无异于公开卖毒药。

查不到的隐身术

“新老客户请全部加QQ8755****,保持联系,加好后这个QQ可以删除了。”2013年夏天,记者收到QQ名为“商城客服”的卖家发来的信息。自从2011年底,记者以买药者的身份在他那里以200元的价格购买了一盒“力月西”片后,便得以进入其“客户”名单。一年多以来,这是他第四次更换QQ号码。

这样的违禁药品,如何能够堂而皇之在网上销售并躲过查处?近两年时间内,记者秘密追踪了好几个卖家,了解到一套颇为“专业”的“隐身之道”。

“X先生”是记者在QQ上追踪的另一名卖家。买家加他的QQ咨询后,可以从两个平台选择、购买“商品”,一是他的QQ空间,但需要他授权才能进入;二是专门的销售网站,从他发给记者的销售网站的IP地址记者发现,该网站服务器位于澳大利亚,记者通过技术手段找到网站的空间提供商咨询,得到“免备案,不限内容”的回复。

将网站虚拟主机设于国外,是这些药品卖家常用的手段,以此躲过国内的内容监控。即便如此,卖家还会不定期更换域名、服务器地址。一年多时间内,“X先生”便先后向记者发过数次消息,网站服务器从中国香港、美国、加拿大辗转换到了澳大利亚。尽管如此,他们在上传内容时还是会小心地加以处理,例如联系方式等信息,他们常将电话、QQ、网址用图片的方式来表示,以避免通过关键词被网监部门发现。

除了网上手段,这些卖家在交易时也格外警惕。货到付款的方式是他们最常推荐买家使用的。记者收货的快递单上,发货人大部分都只写着“某地某先生”的字样。这样,既解除了顾客的顾虑,又尽可能地隐藏了自己的信息。

从另一家记者追踪了近一年的网站“力月西批零”处,记者还辗转了解到,卖家之间一直保持着“战略合作”,他们有一份共享的“销售黑名单”。凡是可疑的买家、付款有问题的买家、质疑“商品质量”的买家,或是其他他们判断会带来麻烦的买家,都会进入这份“黑名单”,拒绝交易。

而至于宣传手段,卖家似乎从不担心。在“百度知道”、贴吧及其他各种互动社区甚至是一些专业的医药论坛上,记者以一些药品名进行搜索,都会发现大量诸如“地西泮哪里能买到”、“正常人吃一片力月西会昏睡到什么状态”、“药店可以批发舒乐安定吗”、“盐酸曲马多多少钱一盒”之类的帖子,下面紧跟着一个QQ号、联系电话或“需要的话联系我”的回复。

禁药从哪里来?

事实上,对于精神类药品,我国一直从生产、供应、运输、使用、进出口等各个环节和渠道进行严格管理。记者查询国家《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理条例》得知,“除特殊需要外,第一类精神药品的处方,每次不超过三日常用量,第二类精神药品的处方,每次不超过七日常用量。处方应当留存两年备查。”

在这样的严格监管下,每一个环节似乎都滴水不漏,既如此,地下市场上数量众多的禁药又来自何方?

记者首先试图从卖家入手,打探药品的来源。然而与销售上的明目张胆不同,各卖家面对“货源”问题都很谨慎。“X先生”算是记者接触到的卖家里唯一一个例外,在他的QQ资料里,写明了“XX大学医学精神科”的字样。在与其接触一年后,记者试图以“想要批发药品,担心质量”为借口,向其打探药品来源。

据“X先生”称,他的药品“全是来自正规医院,由医生处方开出,保证真药”。然而记者查看了他的网站IP浏览量,并咨询有精神药品处方权的医师得知,这样的数量根本不可能通过开假处方得到。并且,“X先生”所出售的药品都是以瓶、盒为单位,“以恩华出产的一类药品三唑仑为例,每瓶50片,每天的用量为0.25~0.5mg,即1~2片,一张处方最多能开出6片,成瓶的药怎么可能是从医院出来的?”医师向记者分析道。

医院环节被否定后,记者继续向供应链上游寻找,咨询或暗访了多位医药代表、医药公司的销售人员,得到的答案都是这类药品由各级医药管理部门指定的单位统一调拨或收购,极少有在供应环节流出的可能。唯一存在一定漏洞的是一些可以进入医院门市部凭处方销售的二类精神药品,一些医药销售机构有可能在利益的诱惑下违规销售。但是在这一渠道流出的药品,数量远没有终端市场上那么多,而且也几乎没有一类精神药品。

那么剩下的就只有最上游的制药企业。记者经人介绍辗转找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某国家批准生产力月西片厂家的中级管理人员,电话中,面对记者的问题他好像在听一个笑话,表示:“无论是公开的管理流程,还是员工想私下做手脚,都不可能将这些药品大量带出厂,因为原料供应、产品产量都有严格的相应规定,没有多余的药流出去。”

“那为什么市场上会有这么多数量的你们厂的力月西片?而且不是假药?”面对记者的追问,该人员回复道:“力月西只是一个商品名,主要成分是马来酸咪达唑仑,检测也只能得到它的主要成分是不是马来酸咪达唑仑,并不能证明它就是我们生产的‘力月西片’,包装什么的造假太简单。”

电话采访的最后,他看似不经意地说:“化学药品本质上还是属于一种化工产品,生产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复杂,只需要有原料和工艺。你可以了解下‘医药中间体’。”

神秘的“中间体”

盐酸美沙酮:1000元/千克

联邦新泰洛其:1500元/100瓶包装

磷酸可待因:3500元/千克 止咳水

磷酸可非:2000元/50瓶

马来酸咪达唑仑片:6000元/100盒

这是记者按照上述药厂人士指点,从一家“医药中间体”生产厂家拿到的一份报价单。其中的马来酸咪达唑仑片即力月西片,美沙酮是国家严格管制的麻醉药品,联邦新泰洛其、磷酸可待因、磷酸可非,即被一些年轻人当做“软毒品”的处方药“联邦止咳露”。报价单上印着这样的字样:“不要问我货从哪里来,我也不问你做什么。保证质量,可提供样品。全国均可购买,送货到门……” 上述药厂人士告诉记者,这样的产品,并不是真正的“医药中间体”,其中有一部分是未经许可的“原料药”,还有一些是以“原料药”或“中间体”的名义直接进行大批量销售的成品药。因为“懂行”的下游零售商,都会到“中间体”的市场来寻找货源。

从“原料药”到黑市成品之间的利润有多大?记者找到一家抗抑郁药物盐酸氟西汀的原料药供应商,经过询价得知,盐酸氟西汀含量为98%以上的粉末状的原料药,价格为600元/千克。这些粉末被压制成片剂,装进特制的盒子后,就是“美国进口”的抗抑郁药“百忧解”。每盒成品药中,盐酸氟西汀的含量仅为560毫克,售价便达到300元左右。

那么这些大批量的原料药和成品药又是从哪里来?记者对多家这样所谓的“医药中间体”厂家进行暗访,回复的绝大部分均声称是“有专业工厂加工”。

在前述药厂管理人员的指点下,记者发现,这些药物的生产工艺流程其实并不难找,先制备出各种化学制剂,再将其按一定的工艺进行合成,便可得到成品药物。而初步制备的这些化学试剂,才是真正的“医药中间体”或“化学中间体”。这些材料属于化工产品,不需要药品许可证,在普通的化工厂即可生产、销售。例如生产力月西的流程中,需要8种中间体,记者通过查询发现,都可以在化工中间体市场上找到并购买。

FM2是终端卖家手中一种热销的“强效昏迷药”,别名“约会强暴药片”,本来是欧洲市场上的一种镇定药剂,主要成分为氟硝西泮。按照其成分名,记者很快就在专业的化工产品供应商处找到了其中间体供应商。

并且,在对一些中间体供应商和代工厂家的调查中记者发现,市面上五花八门的各种麻醉剂、迷幻剂,其实在生产环节并不需要如此众多的不同的中间体。“你拿西地泮的原料去做舒乐安定又有什么不一样?又不卖医院,都是镇定剂,效果差不多就行了。”一位中间体供应商这样对记者说。

确定成分——寻找中间体——合成加工——定制包材,原来这就是黑市上众多违禁药物的诞生过程。

医药中间体行业本是一个正规的产业,但正是这种从原料到产品的漏洞被巨大的利益所利用。本来无害的化工产品和原料,经过这些隐蔽的工厂的化合加工,配上各个厂家、品牌的包装,便成为地下黑市最重要的源头。

经济利益链

不过,最关键的是,究竟是怎样的市场支撑着禁药这个灰色的产业,其中又有着怎样的利益链?

隐藏在某市市中心的一家“水吧”里,几个衣着时尚的年轻人,扯过一旁一位年轻男子说了句什么。该男子走到吧台边,要几听可乐,摆上玻璃杯,这才从随身的背包里拿出几个棕色的小瓶,把瓶中闪着诡异金色光泽的液体分别倒进几个杯中。可乐的气泡冲散了杯中香精的气味,几个年轻人一饮而尽,几分钟后,便融入了疯狂的音乐。

这是记者辗转找到几个“喝水”的年轻人,跟随他们所看到的夜色里真实的一幕。那个小瓶里诡异的液体,叫作可非,在这个时尚可爱的“面具”背后,它的真名是复方磷酸可待因糖浆,一种类似于“联邦止咳露”的止咳药,与可乐等饮料搭配,过量服用有催眠、致幻的作用,并有成瘾性。类似的止咳药水还有泰洛其、立建亭、佩夫人等。

酒吧、KTV、夜总会等娱乐场所,正成为违禁药物“天然”的市场。水吧的老板告诉记者,酒吧并不卖这些药物,是卖家自己带进来销售。这些卖家不止一个,也不是随时都在,常找他们买“药”的顾客自然知道他们的联系方式。

在“水友”的介绍下,记者在水吧一角找到了那个卖药的男子。他自称叫杨黎,三年前,因为工作压力太大,在朋友的推荐下开始从网上购买抗抑郁类的处方药“百忧解”服用,由此接触到这个地下的禁药市场,后来便自己开始卖药。

据杨黎介绍,为了增加销量,一些卖家都会把长期合作的买家作为“代理”,以此建立一个销售网络。这些“代理”手下再有一批像他这样的销售人员。他不用“进货”,只是有人要药的时候,打电话给附近的“代理”,从“代理”处拿到药转手给买家。平时,他们基本是通过“圈子”里的介绍销售,偶尔也会去一些娱乐场所坐一下,但不会主动开口找买家。

这样经过层层加价下来,这些药品最终的零售价格,往往比正规渠道翻了几倍甚至几十倍。医院里每瓶不到20元的三唑仑,“黑市”卖到450~600元;力月西医院价格每盒22元左右,在一些“医药中间体”供应商手中卖到50~100元,黑市零售价高达300元左右;其他各种由“中间体”加工而来,各种名目的“昏迷粉”、“昏迷水”等三无产品,售价一般也在四五百元。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从生产到分销,从“代理”到最终的消费者,地下禁药就此形成一个庞大的黑市网络。

0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j998_)
标签禁药  黑市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