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农不佳、债务上限逼近,美元多头将死?
数据抓取 2017-09-04 11:20:00

非农不佳、债务上限逼近,美元多头将死? - 金评媒

来源: 第一财经APP 周艾琳

金评媒(https://www.jpm.cn)编者按:机构普遍认为,“强美元周期”在终结前将仍有最后一跃,欧洲央行退出QE预期的暂时淡化或打压欧元,从而推动美元反弹。

近一两个月来,美元多头在挫败中试图反弹,然而每一次反弹都被另一些利空重重压下。近一周,美国通胀数据和非农就业数据不佳,债务上限又将逼近,美元多头究竟还能撑多久?

最新数据显示,8月美国非农就业增长15.6万,低于预期的18万,失业率回升0.1%至4.4%,高于预期的4.3%,薪资增速放缓也打压了通胀预期,不过美元对这一短期数据的反应并不剧烈。“只要在93.6之下,都要谨慎对待美元的反转行情。只有回到93.6的美元,多头才可能有更高的目标。”KVB昆仑国际首席外汇分析师魏巍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截至北京时间9月3日,美元指数报92.82,本周离岸人民币(CNH)对美元大涨815个基点,涨幅达1.23%。机构普遍认为,“强美元周期”在终结前将仍有最后一跃,欧洲央行退出QE预期的暂时淡化或打压欧元,从而推动美元反弹。不过,市场在9月将受到美国债务上限的扰动,尽管美国国会最终大概率会上调债务上限,但提案讨论的过程难以一帆风顺,特朗普政府继医改投票后再度面临严峻考验。从过往经验来看,债务上限危机发酵期间会推升美国主权信用风险,进而对资本市场产生重大冲击。

美元多头连遭暴击

美元多头近期运气不佳。周初,地缘政治风险重挫美元,不过此后受益于亮丽的美国第二季度GDP和ADP就业数据,美元指数收复93关口,但美元指数的短线反弹行情在周四(8月31日)北美时段再次戛然而止。

“美联储青睐的核心PCE物价指数年率录得2015年以来最低水平,且美国财长再次发声表示弱势美元更有利于美国贸易,导致美元对一篮子货币全面收跌,原本反弹的信号再次落空。”FXTM富拓中国市场分析师钟越对记者表示。

寄希望于非农数据能令美元反弹的多头再次以失望告终。周五(9月1日),美国劳工部公布的非农就业报告显示,8月新增就业15.6万人,低于市场预期的18万人,也低于下修后的7月份数据18.9万人,8月失业率再度从历史低位的4.3%小幅回升至4.4%,而劳动参与率则基本持平于62.9%。此外,薪资水平增速也弱于预期,8月环比增长0.1%,低于预期的0.2%和7月的0.3%。

此次数据基本上全面低于预期,因此数据刚公布后,美元一度大幅下行,而黄金明显上涨。不过由于有外媒报称,欧州央行在调整QE上可能会晚于市场预期,进而打压了欧元。此后公布的美国8月ISM制造业PMI指数也明显好于预期,这都使得美元收复部分失地,但上行空间仍然受阻。

“从非农数据本身来看,8月非农全面弱于预期,但在已经接近充分就业的状态下,对于单月新增就业数据的波动,无需做过多解读。在连续两个月强劲增长且好于市场预期之后,8月非农新增就业数据再度出现波动、且弱于市场预期,也再次显示了其波动性。”中金公司海外策略师刘刚表示。

此次数据也并非完全没有亮点,建筑业(2.8万vs.7月份的-3000人)和制造业(3.6万vs.7月份的2.6万人)新增就业人数在8月均明显增加。只是,薪资增速在上个月小幅改善后再度转弱且不及市场预期,这可能会增加投资者对工资疲弱无法有效推升通胀的担心,同时也打击了年内再加息一次的概率。

根据有“加息风向标”之称的Fedwatch工具显示,12月加息概率已经下降至40.8%。历史经验显示,在该概率不大于70%的情况下,真正加息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92的支撑会决定美元震荡上行最重要的底部力量。而围绕这个价格的震荡上行,将视为美元反击的基本节奏。当然,美元上方的阻力也显而易见,在93.6之下,都要谨慎对待美元的反转行情。只有回到93.6的美元,多头才可能有更高的目标。”魏巍对记者表示。

债务上限或再扰动市场

当然,美元多头的劫难还没完结。9月,美国债务上限将成为市场的关键词。2011年和2013年,国会就债务上限的讨论曾经陷入僵局,留给资本市场惨痛的回忆。

美国现行法律规定,为履行政府现行的法律义务,包括社会保障、医保福利、军队薪酬、国债利息、税退及其他支出等,财政部可以通过发行债务的方式融资,而可以向公众及其他联邦机构发行的最大债务总额就是债务上限。

值得注意的是,设定债务上限和设定支出或者税收政策是不同的决策。提高债务上限并非是批准政府新增开支,而是批准政府筹措更多资金来支付先前已被批准的开支。政府的收支差额决定了政府的债务变化,其中支出已在财政预算中获得国会批准。

其实,自一战期间国会设置债务上限以来,国会提高债务上限在历史上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水到渠成”。毕竟,提高债务上限并非新增政府支出。“不过近年来,债务上限日趋成为国会两党斗争的政治筹码,都希望以此为要挟,增加其他附加议案通过的几率。因此国会就债务上限的讨论往往陷入僵局,推升政府违约的概率,进而对美国经济和金融市场形成真实冲击。目前来看,特朗普上台后,两党的对峙有增无减,预计此次国会上调债务上限的过程也将争议不断。”招商固收首席分析师徐寒飞表表示。

眼下,美国法定债务上限为19.81万亿美元。公众持有的联邦政府债务占GDP的比例为77%,仅次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的水平。

在刘刚看来,此次提高债务上限的难点与挑战包括:首先,时间紧。国会为期一个月的休会期结束后,仅有两周多时间来解决这一问题;其次,与2018财年预算重叠。此前2011和2013年两次债务上限危机虽然也造成了一定麻烦,但并没有完全叠加政府预算,但此次与10月1日新财年开始完全重叠,可能会使得情形进一步复杂化;最后,共和党内部对于毫无附加条件的提升债务上限依然存在一定分歧,而且在参议院需要至少60票才能通过,由于共和党仅控制52票,因此还需要民主党支持。

今年3月16日,美国政府债务因重新触及上限而无法继续借债,财政部开始采取一系列非常规措施(extraordinary measures)如停止国债拍卖等维持正常开支,但这些非常规措施,如在财政部长努钦今年7月28日给国会领导人的信中的估计,也将在9月29日耗尽,因此需要提高法定上限。

此次,美元和全球股市或难免遭遇冲击。根据2011年的经验,虽然债务上限最终得以上调,但标普公司仍然下调了美国主权评级,导致市场情绪受到明显冲击,标普500指数在两周之内较7月底高点跌幅高达16.8%。

人民币保持强势

随着美元多头暂时陷入困境,人民币近期维持强势。

8月30日,在岸人民币对美元官方收盘价涨破6.6至6.5927,创近一年新高,此后更是一路高歌猛进;9月1日公布的非农就业数据不及预期,美元持续疲软,在岸、离岸人民币双双涨破6.56关口,刷新逾一年高位。

央行参事盛松成此前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如今单向贬值预期已基本扭转,“我个人认为,这波人民币强势升值完全是市场因素,并不存在官方干预,干预了外汇储备就会下降,但现在外汇储备稳中有升。”

截至2017年7月末,中国外汇储备余额增至30807.2亿美元,环比增加239.3亿美元,为连续第六个月回升,并创2014年6月以来最长上升周期。

资深外汇人士韩会师表示:“2015年以来,美元虽然波动剧烈,但其大体的下限就在92~93附近,当美元跌至这一区间附近时,难免令部分投资者产生抢反弹的想法,银行的职业交易员也不例外。一旦交易员保留了美元多头头寸,到了第二天开盘就会本能地比较紧张,万一美元没有反弹,而是继续下跌,而且人民币开盘价也比较强势,交易员此时便面临抉择——是否尽快平仓止损。”

可见,交易员普遍可以预期到,在今年乃至明年的大环境里,美元很难一路上攻,结汇好时机随时可能消失,这就打破了持有美元一定赚钱的预期,而这种预期的变化可能促使结汇需求在美元反弹期间逐步得到释放,进而抵消购汇需求增加对人民币的贬值压力。

(编辑:郑惠敏)

来源: 第一财经APP 周艾琳

0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j998_)
标签融资  国债  非农数据  利息  一两  余额  通胀  评级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