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要素重组到产业大裂变
《商界》 2017-09-18 10:38:25

改变潮水的方向

今年7月,住建部公布了第二批全国特色小镇名单,共有276个小镇入选,加上2016年10月首批入选的127个小镇,目前共有403个由官方认定的国家级特色小镇。这一场集聚了政府、企业、资本等多方力量的竞争已进入白热化阶段。

风口的源头来自国家政策层面的推动。2016年2月,《国务院关于深入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的若干意见》发布,提出加快培育特色小城镇,发展具有特色优势的休闲旅游、商贸物流、信息产业、先进制造、民俗文化传承、科技教育等魅力小镇。2016年7月,住建部、发改委、财政部联合发布相关通知,要求在2020年前培育1 000个特色小镇。

为什么要大力发展特色小镇?

中国迅猛的城镇化发展速度为带动经济增长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上一轮城镇化建设由于缺乏明晰的战略引领和产业规划,导致发展不均衡,城乡二元结构矛盾明显。在这种背景下,探索新型城镇化道路势在必行,而聚焦特色产业,兼具公共和商业属性的特色小镇将成为实现城乡一体化的重要路径和突破口。

不得不说,在中国经济转型升级和培育国家产业竞争力的关键时期,特色小镇扮演着重要角色。

大潮正在形成。1 000个国家级特色小镇开发,可以带动数千个省、市、县级特色小镇的开发,并逐渐形成30万亿元规模以上城乡一体化建设,拉动开发投资、实体产业、消费经济三大方面的增长。

国家层面的推动和政策红利,加上巨大的市场规模所释放的消费空间,吸引了大量企业、资本争相布局。据不完全统计,A股中的特色小镇概念板块有二十多家上市公司,另外有超过300家上市公司公布了参与特色小镇的计划,涉及房地产、建材、文化、旅游、体育等多个行业。

房地产企业来势尤为迅猛,纷纷布局特色小镇,加码开发投资力度。究其原因,一方面,房地产企业在资金、基础设施建设经验、开发资源、运营能力方面更有优势;另一方面,大城市土地供给量紧缺,已不能满足房地产企业的生存发展,而特色小镇恰恰可以成为其谋求转型升级,实现新增长的一条捷径。

政策引路,资本跃跃欲试,企业蜂拥入局,新一波经济增长引擎似乎已然发动。但浪潮背后,如何合理开发、建设特色小镇,仍然是一个需要理性探索的战略性课题。

产业决定想象力

如何定义特色小镇?

具体而言,特色小镇并不等同于行政意义的建制镇,而是依赖某一特色产业和特色环境因素,在3平方千米的规划范围内将产、城、人、文的理念与功能进行整合,打造具有明确产业定位、文化内涵、旅游特征和一定社区功能的综合开发项目。从长远来看,特色小镇是实现生产、生活、生态融合的未来城市发展方向。

这当中,产业是特色小镇的核心,也是其经济发展、空间规划优化、人口合理聚集、环境和谐宜居的重要支撑。

站在潮头的是浙江省。作为改革开放的先发地区,浙江形成了独具特色的产业状况:一个区域内专业化强,产业高度集中。因此,在特色小镇开发建设过程中,浙江利用这些区域特色产业基础,通过政府引导,市场化运作的方式,叠加文化、旅游、社区功能等要素,把特色小镇打造成了创新创业发展平台。

比如,余杭梦栖小镇,定位于“设计+”,以工业设计为主导,兼顾智能、商业设计等各类设计产业,逐渐形成特殊聚集中心;袜艺小镇依托诸暨大唐镇“全球最大袜子生产基地”,将袜子制造与文化、艺术、设计相结合,打造成全球唯一以“袜艺”为主题的特色小镇;湖州美妆小镇立足吴兴区埭溪镇的化妆品生产基地,形成一个围绕化妆品全产业链,包含设计、研发、生产、包装等环节的核心聚集区;

以产业链思维培育特色小镇,“浙江模式”成为了全国各地借鉴的样本和经验。目前各地特色小镇的产业规划主要围绕两个方面:一是以制造、文旅、教育、服务咨询为代表的传统产业;二是以互联网、物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金融等高端产业为代表的新兴产业。

“以产立镇,以产带镇,以产兴镇”,特色小镇应该从自然资源、人口结构、产业基础等条件出发,因地制宜实现特色产业的选择、导入、培育及运营。只有通过产业发展形成的特色,才具有可持续性,才能防止“千镇一面”,才能防止沦为单纯的房地产项目和旅游项目。

不只是一场情怀运动

从全国范围来看,目前特色小镇建设大致有三种模式:

第一种是“政府建设、市场招商”,以政府为主,由政府成立国资公司,全面负责小镇的建设,进行市场招商。比如玉皇山南基金小镇,由杭州市上城区政府主导建设,并成立基金小镇管理公司进行市场化运作和招商,让企业参与小镇建设。

第二种是“政府引导、企业建设”,政府通过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或特许经营权等形式将小镇的建设全面委托民营企业。比如南京溧水空港会展小镇,定位于苏浙地区的会展聚集地,当地政府与华夏幸福签订PPP开发协议,由后者进行全持有运营和项目开发建设资金投入。

第三种是“政企合作,联合建设”,由政府负责小镇的整体规划设计定位,企业在政府主导下开展小镇的建设招商运营。比如杭州云栖小镇,就是由杭州市西湖区政府与阿里巴巴云公司和转塘科技经济园两大平台共同打造的一个以云生态为主导的产业小镇。

以上三种模式各有特点,关键在于如何理顺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政府和企业的关系,从而优化资源配置,重组生产、生活要素。事实上,一个成熟的特色小镇,不仅与当地的经济发展水平、区位和空间特征息息相关,同时还与政策供给、文化特质、自然资源、资金支持、人才、创新环境等要素有关。

如何激活这些要素?

第一,服务。在特色小镇的开发过程中,应注重本地的生产、生活需要,为投资、创业、就业人群提供优质的公共服务,创造宜居宜业的环境。

第二,创意。特色小镇的创意营造不仅要将创意作为价值观和生活方式,还要将创意作为创造性表达的手段,转化为可以带动本地经济增长,创造就业的发展动能。

第三,文化。特色小镇走的是就地城镇化道路,需要历史资源、非遗产业、文化服务来实现文化认同和文化价值。

第四,创新。特色小镇建设需要在制度和机制上不断创新,持续探索利益主体多元、公众参与的现代社会治理体系。

第五,IP。特色小镇未来竞争力在于IP,应充分整合文化、产业资源,挖掘品牌核心要素,打造具有独特性和稀缺性的专属IP。

0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要素重组  产业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