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房屋”需求高速增长 有效供给成痛点
数据抓取 2017-08-22 09:23:28

  目前国内前三的共享房租平台许多房源比较偏远闲置率较大,有效供给大概只占到20%到30%左右,月均交易量仅相当于携程体系的三十分之一。

  旅途中,与选择“传统酒店”相比,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喜欢个性化的“共享房屋”(也被称为“分享房屋”)。

  共享房屋是伴随共享经济诞生的一种住房经营方式,是一些租赁平台或房东将闲置的房屋资源盘活的一种行为,有媒体将其定义为在线短租业务,涵盖了公寓、别墅、民宿等短租类住宿产品。

  伴随房地产进入存量房时代,一度有企业以800%的速度增长,引起行业高度关注。国家信息中心数据显示,2016年住房分享市场交易额约243亿元,同比增长131%。主要住房分享平台的房源数量超过190万套,用户总人数约3500万人。伴随着“共享办公”的高速发展,对其经营模式、合法地位、安全性的讨论在业界展开。

  消费者:温馨、方便、有家的感觉

  Julia是个青岛女孩,很喜欢旅行,在国外读书时曾寄宿在当地一户人家,去其他国家旅游也是提前约好,住在当地人家里。“以前以为国内这种共享房屋的形式,没想到像成都、西安等都可以找到当地非常有特色的住的地方。”在Julia看来到一个地方旅行只有住到当地人的家里,才能真的了解当地的风俗民情,了解当地的文化。以前和家人、朋友在国内都是预定酒店,现在开始习惯与在一些租赁平台找房东。

  “目前我遇见的房东人还都比较好,而且也没有遇到过什么安全问题。”在Julia的眼中共享房屋的靠谱程度还是非常高的,而且她认为随着一些平台制度的完善,市场上说的一些安全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

  来自南京的小乔选择共享房屋则是因为相比酒店,住在当地人的家里,更感温馨,不会有一个人来到一个陌生城市的孤独感。“遇到热情的房东,可以减少很多麻烦,他可以帮你指路,介绍当地有特色的东西,聊得来的话还可能会成为朋友。”小乔说,虽然有一些平台上房屋的照片经过美化,真实的房子设施老旧一些,但大体想差的也不太多,卫生、环境都还行,住起来也还是挺舒服的。

  “现在有很多闲置房源并没有人住,这是房屋分享能够产生的基础;房屋分享还有极强社交属性,在房屋分享的过程中,房主和房客之间还能产生互动,经验的分享、情感的分享、知识的分享等等。”小猪短租创始人陈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这些都是房屋分享经济的附加价值;同时能很好地满足个性化需求,比如做饭、洗衣、聚餐、在客厅看电视等。

  网友“爱上柠檬”认为共享房屋的理想很丰满,但安全性值得商榷。他表示,自己遇到的多数房东人是都还不错,但很少有入住核验身份证件存在管理制度不完善和一些安全隐患。“毕竟大家开始都是陌生人,万一发生点什么事,到时候后悔就晚了。”

  市场:安全、合法地位等诸多问题待解

  “在平台发展初期,因为房源等问题,确实存在对房东的培训、监管不到位,房源审核宽松等问题。”一位平台负责人表示,随着市场的发展共享房屋市场的安全性问题正在完善。

  国内的一些如小猪短租、途家等相对较大的共享房屋平台,正积极投入信用安全保障体系建设,包括信息验真、在线交易、入住保障、安全保险、信用记录、双向评价等方面,基本覆盖了从选房、交易、入住、退租、评价的全过程。

  实际上,除了租客与房东的信任关系问题,在国内共享房屋的合法地位也受到质疑。《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11年修正)》第225条对非法经营是这样定义的:未经许可经营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专营、专卖物品或者其他限制买卖的物品的;买卖进出口许可证、进出口原产地证明以及其他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经营许可证或者批准文件的;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非法经营证券、期货、保险业务的,或者非法从事资金支付结算业务的;其他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行为。《治安管理处罚法》第54条第1款第3项之规定:“未经许可,擅自经营按照国家规定需要由公安机关许可的行业。”

(某短租平台,租客与房东的互动留言)

  目前共享房屋,一般分为B2C、C2C两种模式。对于C2C来说,国内很少有房东为闲置的一两套房子办理经营性手续。B2C的房屋来源也主要是民间房东的住房。从上述的法律条文看,共享房屋的合法性就很难界定。

  可同时,共享房屋作为共享经济的一种方式,近年来得到了国家政策层面的支持。2015年11月19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快发展生活性服务业促进消费结构升级的指导意见》,肯定了“共享房屋”这种业态发展:“积极发展绿色饭店、主题饭店、客栈民宿、短租公寓、长租公寓、有机餐饮、快餐团餐、特色餐饮、农家乐等满足广大人民群众消费需求的细分业态。”

  2016年2月17日,国家发改委等十部门联合出台了《关于促进绿色消费的指导意见》,,“支持发展共享经济,鼓励个人闲置资源有效利用,有序发展网络预约拼车、自有车辆租赁、民宿出租、旧物交换利用等。”

  同年5月17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加快培育和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的若干意见》:鼓励个人出租住房的优惠政策,鼓励个人依法出租自有住房。规范个人出租住房行为,支持个人委托住房租赁企业和中介机构出租住房。

  2017年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印发《关于促进移动互联网健康有序发展的意见》,也对共享房屋的发展摆出支持姿态,积极鼓励和规范引导基于互联网的约车、租房、支付等分享经济新业态。

  7月20日,住建部等九部委联合发布《关于在人口净流入的大中城市加快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的通知》,要求在人口净流入、住房租赁需求旺盛的大中城市,加快发展住房租赁市场。

  “政府已出台了一系列鼓励性引导性政策,共享住宿盘活了大量闲置房屋,并成为房地产市场去库存的创新模式。” 途家网联合创始人兼CEO罗军指出。

  专家:有效供给不足 发展难

  政策日渐明朗也吸引了国外发展共享房屋相对成熟的企业进入中国,如Airbnb。它被时代周刊称为“住房中的EBay”,2015年进入中国,是一家联系旅游人士和家有空房出租的房主的服务型网站。其官网显示它的社区平台在191个国家、65000个城市为旅行者们提供数以百万计的独特入住选择,不管是公寓、别墅、城堡还是树屋。今年,Airbnb首次实现盈利。

  “但在中国,酒店行业的产品线比较丰富,共享房屋还不能提供差异化的产品、服务,没有差异化的定价能力,缺少有效房源。”链家研究院院长杨现领表示,当前最缺少共享房屋的区域是像金融街这样的地方,但这里的房源却最紧缺,即便是Airbnb,其发展最快、收入、利润占比最高的地方也还是纽约,所以他对共享房屋的发展持观望态度。

  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国内前三的共享房租平台,小猪短租、蚂蚁短租、途家,房屋管理量在50万套左右,其中许多房源比较偏远闲置率较大,有效供给大概只占到20%到30%左右,月均交易量在100万间左右,仅相当于携程体系交易量的三十分之一,美团系的十七分之一。从侧面为杨现领的观点提供了证据。

  福建农林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王文烂则比较看好共享房屋的发展。他表示,共享房屋,不仅是一种新型业态,也为公众住宿提供了更多选择,尤其是对处在创业时期的年轻人提供了便利的条件,减少购房成本;另一方面,它赋予了闲置房间变现的能力,分享的形式突破了传统的生产组织,在法律、税收和社区管理等方面,都对现有体系构成了挑战。

  目前,共享房屋领域的消费习惯还未形成,且规模有限,多集中在一二线城市,个性化服务对衡量和提高服务质量、用户体验带来困难。不过业内普遍认为,共享房屋未来市场潜力巨大,需求旺盛; C2C领域房源供给侧将会出现越来越多的“职业房东”,带动保洁、维修、保险等专业化团队建设;平台盈利模式也会走向多样化,通过为房客的潜在需求提供增值服务探索新的盈利方式。

0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j998_)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